明月谈|新型“恐高症”

明月谈|新型“恐高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沈月明   2020-01-17 11:01:33

昨天下午,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举行“城市公共安全和城市治理”专题审议。“草根代表”钱翊樑起立发言。平时很能讲的他非常简洁地谈了三个问题,第一个就是“高空坠物”。

图说:“完善城市公共安全体系 提高上海城市治理现代化水平”专题审议会现场。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刘歆 摄

他说前几天新天地有幕墙玻璃脱落,幸好没有砸到人。但这个隐患太大了。他建议请市住建委牵头,制订可行的整治、防范措施。

比钱翊樑更担心高楼外墙脱落的是市人大代表、静安区区长于勇。你想两区合并后的新静安得有多少高楼啊!于勇在昨天上午的分组审议中专门提到了玻璃幕墙安全问题。他说硅胶的保质期通常是10年。保质期一过,隐患就出来了。幕墙玻璃掉下来就是一颗“炸弹”。

林晶代表接过话茬说,其实越高档的小区风险越大,因为外墙贴的大理石、瓷砖之类很重,掉下来可不得了。

她这话给了我一点小小的安慰,看来追求豪宅有时还得承担一定的风险。当然,如果采用合格材料,并按规范工艺施工,外墙材料是不会轻易脱落的。

图说:越洋广场的保安用高倍望远镜观察大楼玻璃幕墙。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刘歆 摄

但所谓时间是一把杀猪刀,对人,对事物都是如此。

数据显示,上海30层以上的高层建筑有1700多幢,8层以上的楼房有47500多幢!其中相当一部分,楼龄已经超过20年,甚至30年。当年大量采用的GRC外立面、岩棉板、幕墙玻璃,随着时间的推移,松脱、坠落的风险与日俱增。

我自认为有轻微的恐高症。去年上东方明珠游玩,因为那个玻璃栈道,被我儿子尽情嘲弄了一番。虽然最后“拼死”走了上去,还是不敢往下看。自从对高层建筑的外墙材料和工艺有所了解后,我感觉患上了新型“恐高症”,不敢往上看。走在高楼下总是提心吊胆的,居民区怕上面掉下酒瓶、花盆、西瓜,商务区怕头上掉下块幕墙玻璃。

当然我的胆子比较小,但我很想说,当年那些设计师、工程师,你们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如此大面积使用易脱落外墙材料,这可不是火箭残骸,砸中人的概率还是很高的!

所幸这个问题已经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在今年的人代会上也成为代表们关注的热点。精细化管理,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水平,无忧无虑地走在任何一幢高楼底下,是最低要求。

沈月明/文

编辑:黄佳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