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述评丨文化服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独家述评丨文化服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佳音   2020-01-17 13:30:03

图说:上海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走在全国前列。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孙佳音/文

过去这两年,上海共完成了5546个村居综合文化活动室的服务功能的提升达标,实现了整座城市的全覆盖;新建改建了112条市民健身步道,76片市民多功能运动场。过去这一年,浦江游览客流总量第一次超过500万人次,较2018年增幅达30%;努力试点文化旅游场所的夜间开放长效机制。首批106个景区场馆、商旅文综合体等文化旅游场所实施了夜间对外开放。还有,程十发美术馆、上音歌剧院、奉贤区博物馆、九棵树未来艺术中心等已经欢喜“迎客”,上海博物馆东馆、上海图书馆东馆、上海少年儿童图书馆新馆工地正热火朝天着;再有,2019年上海老建筑开放1237处,是2018年开放数量的10多倍,实现了应开尽开……

昨天下午,在市人大“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推动公共文化服务高质量发展”专题审议会上,市文化和旅游局局长于秀芬带来了许多鼓舞人心的新数据。可以说,作为上海城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自“十三五”以来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已经走在了全国前列。不过,听完全场18位代表的发言,不由让人发出感叹: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要更好,不能只图数量。“很多时候,即便算上政府专项拨款,也不能支持一台大戏的完整呈现。我们送戏到社区,只能看菜吃饭,一再降低标准、减少内容,然而这样,群众就难以接触有质量的演出。”宝山沪剧团团长华雯直言,这样的现状,对于整个大众审美的引导,对于群众艺术品位的培养,乃至对于传统艺术的传播,都形成了不少阻力。静安区文旅局局长陈宏对此也颇有感慨:“2019年,上海出品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成为现象级的文艺精品力作,取得了广泛好评。不仅是剧场,走进基层公共服务阵地,同样需要高品质的内容来吸引市民。”随着文旅融合向更深层次推进,我们期待有更多既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结合上海文化特点的优质公共文化产品出现,让市民在公共文化服务中感受、增强文化自信。

要更好,得要因地制宜。2019年市区两级公共文化内容配送总金额约2亿元,市级配送继续向三个远郊地区倾斜,这三个远郊的配送额度占全市配送总量的20.3%;持续向基层村居下沉,基层村居的派配送的总次数占总的配送场次的76%。但,市民的文化体验感、参与度和获得感是否足够好呢?来自基层居委的龚顺美代表希望加大配送频次。因为冬天的配送,活动室最多只能容纳百余人,“如果夏天放在室外,居民的文化普惠率能得到很大提升。”另外,不少乡镇文化中心的剧场外观求新求异,却在建造时忽视了舞台演出的需求,舞台的高度不够,布景无法吊装,设备无法架设,很多艺术手段不能充分展示。于是很多大中型演出到了现场只能减配,舞美装置因陋就简。演出是完成了,资源却有些浪费。

要更好,人才相当关键。不少代表在发言中都提到公共文化服务中人才的“不配套”。上海科技馆副馆长王莲华说,科普场馆缺乏专业的科普人才队伍,高校中科普教育的专项人才远远不够;来自高校的王品玲代表却说,文化服务人员的专业水平不高,比如历史博物馆的讲解员知识储备不够;来自金山、青浦和基层居委的一线公共文化服务“老队员”们则希望配送授人以鱼之外更授人以渔,他们盼望丰富指导基层文艺团队的师资资源,帮助社区居民提高“自娱自乐”的水平;盼望专业力量能够帮助挖掘乡村文化的潜力,盼望文化能作为引擎带动实现乡村振兴。

上海要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便要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公共文化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新路。未来,相信我们会有更多的公共文化空间,也相信会有更多的市民参与到公共文化生活中来。但如何进一步优化市民参与、共建、共治、共享公共文化服务的机制,如何进一步健全以市民需求为导向的信息反馈的及时机制,如何进一步完善各个部门资源,进一步整合、协调、联动统筹机制等等,都是摆在城市管理者和服务者面前的课题。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