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话题 | 超大城市治理怎样才算一流?市政协委员热烈讨论凝聚“上海智慧”

两会话题 | 超大城市治理怎样才算一流?市政协委员热烈讨论凝聚“上海智慧”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潘高峰   2020-01-18 11:34:56

一流的城市要有一流的治理。怎样的治理才算一流?既要符合城市的特点,也要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

昨天,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举行专题会议。在主题为“着眼五个坚持,不断提高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会场内,市委书记李强与市政协委员就这一话题现场交流,气氛热烈。

3个小时互动,21名委员发言,令大家对上海这座城市的特点、上海城市治理的规律和路径有了更深的认识。

交通管理:71路停运能否开放道路资源

作为一座超大型城市,服务人口超过3100万,交通始终是城市管理难题之一。第一个发言的市政协委员马驰透露,上海平均每公里道路上就有317.2辆车,虽然每年投入百亿元改善交通,但道路资源远远赶不上机动车增长的速度。在马驰看来,不仅要从技术手段提升城市运营能力,更要从社会治理角度重新考虑路权合理分配,建立现代化交通管理体系。

网络图

市政协委员杨雄关注的是交通执法中的人性化问题。他认为现在道路上禁止停车的黄线画得比较密,导致部分地段无法停车,不方便老人、残疾人乘车。在他看来,出行问题代表上海国际大都市的水平,交通精细化管理中要体现人文关怀,这是一个服务理念问题。

“我只讲一分钟。”市政协委员邵楠抢到话筒后,用“最短发言”讲了一个道路资源浪费的问题——占用上海东西向重要道路资源的71路中运量公交车,为什么夜间停运了还不能向社会车辆开放?“每天晚上71路停运时,延安路高架往往都在清洗维护,导致这条路经常出现半夜堵车的情况。”邵楠说,这个问题他提了三年,希望引起重视,可以更有效地利用道路资源。

基层治理:街道居委干部减负刻不容缓

“现在做街道和居委会工作太难了。”有着20多年社区工作经验的市政协委员陈建兴发言中为社区基层诉苦——只要与街道有关的事情就属地化,城管、民防、河道、拆违、食品、卫生、物业管理、企业服务、绿化市容等等,连特种设备管理也在属地管理。

陈建兴举了很多真实的例子,比如最近有部门给每个街道摊派指标,要完成ETC安装任务,一个街道2000到3000个不等,不少居委干部挨家挨户去敲门,甚至下到地下车库一辆一辆车去看,看到有车没装就找上门去,还被居民误会居委干部是在赚外快。

网络图

陈建兴说,因为负担过重,上海居委会社工流失率在20%左右,有的地方居委会干部片面强调居民干部的文凭、学历和年轻化,也导致一些居委干部走不进居民,个别居委会行政化趋向越来越严重。

在陈建兴看来,新时代社区干部既要讲学历也要讲阅历和能力,既要讲文凭也要讲做群众工作的水平,既要讲年轻化但是也不能一刀切,他建议对于那些懂居民、会协调,自己还想干的居委会干部,年龄虽大也不妨多留几年。“要让看到问题的人能够解决问题,让贴近群众的人更好服务群众。”

法治保障:编撰颁布上海的“城市法典”

城市治理科学化的前提是要法治化。市政协常委胡光建议,在“一网通办”和“一网统管”之外,上海应该率先编撰和颁布一部城市法典,形成“一法通识”,提升城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图说:浦东新区企业服务中心一网通办。徐程 摄

胡光说,“城市法典”并不是现行法律的简单叠加。在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第一部“城市法典”——《汉谟拉比法典》就是巴比伦古代城市文明的结晶。现代国际大都市像纽约、巴黎都有“城市法典”,把城市百姓的衣食住行、就学、就医、养老以及企业市场准入等最基本的规则编撰在一起,而且每年都会对法典进行更新和补充。

胡光举了一个例子,《上海市献血条例》规定,献血对于每个市民是自愿的,但是对于企业而言,是有献血计划的,企业不完成计划将会受到行政处罚。“很多企业可能并不知道这个,像这一类的法律法规就应该从单行本的法规中抽出来,集中到‘城市法典’当中,让每个城市居民和每个行政执法人员都知道,从促进依法行政。”

胡光认为,编撰“城市法典”不仅可以梳理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法律法规,系统化编定法律,更新旧法陈规,改变现在一些法规散落在不同的法律文件中的现状,编撰的过程本身对市民也是非常好的教育。

智能管理:“两网”运行要加强顶层设计

发言中,不少委员提到了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和城市运行“一网统管”。市政协委员刘其龙认为,加强城市运行“一网统管”,是一项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很强的工作,要出台专项规划,构建由小网到大网最后到全网的构想整体设计,探索形成精细化管理的上海模式。他建议“一网统管”建成后,应该把治理延伸到离群众最近的地方,真正实现做强街镇,做实基础,做活治理。

图说:网上办事,一网通办。孙中钦 摄

长期从事城市建设管理工作的陆月星委员认为,两张网的构建要有系统思维,既要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又要积极创新现代管理体制,真正形成现代治理模式。“要考虑横向整合,也要做好纵向连接。”他说,“一网统管”要“做全大循环、做实中循环、做强小循环、做活微循环、做深自循环”,每个循环要有内在良性的动力和活力,要注重激活每个细胞、每个单元的活力。

市政协委员臧熹调研发现,由于不少社区大脑建设都是各区街道先试点,标准模式不一样,数据之间没有办法联通,系统之间无法衔接。有的街道为了采集小区民情和网格化数据,自己开发了两个APP,只能自己街道用,造成重复建设、资源浪费。他建议对“社区大脑”各平台资源进行梳理,加强互联共享。

“一网统管”采集信息的保护也是臧熹关注的问题,他认为从长远来看,上海应该加强数据采集,尤其是涉及居民个人数据信息采集的立法工作,对于收什么、怎么收、谁来管、谁来用做出明确界定,确保社区智能化治理,在法治化轨道上运行。

新民晚报记者 潘高峰 江跃中 方翔

编辑:包雍尔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