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瓷器、逛城堡,笔笔算在欧洲议会选举的账上,法国政客是有薅羊毛的“传统”吗?

买瓷器、逛城堡,笔笔算在欧洲议会选举的账上,法国政客是有薅羊毛的“传统”吗? 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深海三文鱼   2020-01-18 19:53:28

有空饷可吃、有通勤费可报、还有专车接送……这么好的“福利”,不去欧洲议会工作简直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所以,法国各政党党员挤破头地想要打入欧洲议会内部,薅欧洲议会的羊毛,“替法国说话”。

嘿,别太天真!你以为他们只是薅了欧洲议会的羊毛?他们可是把参观个教堂、喝瓶红酒这些压根儿跟参加欧洲议会选举毫不搭界的开销,都记在了法国纳税人头上。

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总部。

万一没人在意是不是和选举有关呢?

参观教堂,120欧元;购买红酒300欧元;投票日通勤费20欧元……这是法国共和党籍欧洲议员贝拉米的报销清单,几乎跟参与欧洲议会选举没啥关系。

不过,据说这位同学挺“上进”,交了2700欧元的“演讲培训费”;花了6.369万欧元出版了两本书政治哲学通俗读物;2.04万欧元用于做调查、2.9172万欧元用于了解人们的投票意愿。贝拉米觉得,这些开销总算得上是为了欧洲议会选举了吧。结果,报销申请交到法国国家竞选账务和政治经费委员会(CNCCFP),就被打了回来。“演讲培训费”在CNCCFP看来莫名其妙,两本书的内容压根儿跟竞选无关,两笔调查的费用CNCCFP认为按规也只能报销一半。

在开会期间“开小差”跑去参观游人如织的卡尔卡松城堡的门票,在法版“景德镇”——利摩日购买当地出产的精美瓷器的小票,这是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籍的欧洲议员巴尔德拉被驳回的两笔共计180欧元的报销申请。嗯,看起来真的跟欧洲议会选举没啥关系,巴尔德拉大概是心存侥幸,觉得万一没人发现呢?

万一没人核实是否真花了这些钱呢?

CNCCFP还驳回或者砍了好几笔有些匪夷所思的人力开销。

比如,在欧洲议会选举期间国民联盟的一名雇员领了21397欧元的薪水,但他明明请了病假。那么既然没上班,那么他凭什么领薪水?又或者,难道有别人冒领了薪水?

去年,异军突起的绿党可谓欧洲议会选举的大赢家。虽然在“法国站”,绿党只拿到13.4%的选票,排在第三,但也算是“碾压”老牌的右翼政党共和党和左翼传统党派社会党。于是,绿党主席贾铎给竞选团队的弟兄伙儿们开出了11.8万欧元的“特别奖金”。你说奖励就奖励?有问问纳税人同意吗?拿了选票还要拿钱?

而总统马克龙所在的法国籍欧洲议会议员卢瓦索制作政治短片花出的8万欧元报销款,被CNCCFP认为虚高,砍掉了2万欧元。法国社会党那边,更是斥巨资开会宣传做节目,25万欧元的报销申请最终只能报销一半。

  法国籍欧洲议会议员卢瓦索。

这些年,欧洲议会铺张浪费“名声在外”,早就被人诟病。

明明就是一个欧洲议会,可是总秘书处在卢森堡,而几乎所有的立法准备工作和议会委员会会议得去布鲁塞尔开,每月为期4天的例会又得到法国斯特拉斯堡去。所以欧洲议会议员大多数时候不是在干正经活儿,而是在忙着赶飞机、赶火车。仅花费在布鲁塞尔到斯特拉斯堡的通勤费,每年就高达1.1亿欧元。不仅如此,像专门用来举行每月例会的斯特拉斯堡办公大楼,每年超过300天是空着的,简直就是资源浪费。

而再之前,当时还叫国民阵线的法国极右翼政党,党主席玛丽娜·勒庞在欧洲议会当议员。于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身边的保镖、助手等一溜工作人员明明只是为玛丽娜·勒庞“打工”,但薪水却由欧洲议会支出,名义是“议员助理”。保镖勒吉耶2011年10月至12月这3个月时间里,就领了4.15万欧元。

这样看来,法国政客可是有薅羊毛的“传统”,从欧洲议会薅到法国国内,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但再“老道”的薅羊毛好手,终有一天会东窗事发,就不怕给法国国内的罢工“火上浇油”吗?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深海三文鱼


编辑:高飞 王若弦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