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谈|“减负”论的分歧

明月谈|“减负”论的分歧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沈月明   2020-01-19 12:04:00

人代会开到今天已近尾声,有一个话题代表们讨论得很热烈但几乎没有结论,那就是教育“减负”。

图源网络

两天前旁听了崇明组的讨论,本来想听一点轻松的话题,比如怎么推广崇明老白酒,怎么吸引白领返乡之类,结果发现他们讨论最热烈的是“鸡娃”。

人代会真是记者的福地。一些代表平日里面对记者三缄其口的话,在这个场合就敞开说了。一位教育部门的领导,名字就不说了,他说今年元旦的时候听到一个事:一个家长向他反映,孩子被做不完的作业“折磨”得哭哭啼啼。原来学校老师误以为元旦放三天,就放手布置了三天作业。领导说:“真有三天假,你也布置个一天,善良一点嘛。”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儿子突然凑上来看,然后他说:“干嘛一天?应该两天呀。”看来孩子们已经比教育部门的领导“自觉”了三分之一。

但领导讲的这个“悲剧”不会在团里另一位代表身上发生,因为他把家长群“屏蔽”了。“各种布置作业、各种安排活动,太烦了!”这位代表对多做作业、课外培训深恶痛绝。他举了个例子,他有个同事,以前很爱打扮,现在有点面容憔悴,一问之下,她给孩子报了4个培训班,面膜也不敢买了。代表的观点是,人生的路长着呢,何须争一时之短长。你考个985、双一流,不一定代表将来就能成功。

后来我和这位代表聊了聊,了解到他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副总裁,他的娃学习特别自觉,不补课期末考3个班级第一。我暗想,要是我娃也是这种“天使宝”,我也是大公司高管,我一定也把课外培训好好骂一骂。

相比起来,今年两会上一位政协委员的话我更爱听:“小学(分数)没什么用的,考100分还是90分没有太大意义。要关注到未来的成长、身心的健康、创造力的培养。让孩子有充足的睡眠,每天上学开开心心,这才是最重要的。”目前我们家基本就是这么操作的,虽然心里也没底。

然而今次两会上一位人大代表的话同样刷了屏:“我是‘快乐教育’的失败者,我儿子到四年级才缓过来,一直到高中前都是‘追赶者’。”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话,究竟该信哪一位?家长们都在期待答案。

沈月明/文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