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17) | 其实,从未一个人

战疫中的生活(17) | 其实,从未一个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林楣   2020-02-10 15:27:00

整个车厢就我一个人,似乎是乘着地铁专列去上班。大年三十,执勤撤岗后,凌晨两三点钟回家,路上,我一人。二十多年了,很多个春节,在家与单位往返,路上,我一人。这样的日子,并不稀奇。因为我的职业是警察。

遥望,列车窗明几净,座位被擦得透亮,车厢里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恍然,这个农历庚子新春,一个人的路途与往年不一样。

出站时,戴着口罩的驻站民警朝我微微点头。车站内人很少,但是他依旧挺拔地立于岗位,目光炯炯,佩戴着警用六件套、取证仪,手持PDA,扫视着每一个出入站点的人。

上海地铁网路,城市交通运行的一个重要窗口,全世界线路总长度最长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最高峰值达1300余万人(次)。在这个特殊时刻,守卫这条地下长龙的1500余名民警全部坚守在岗位上。巡逻、排查、救助,只为将疫情传播系数降到最低点。

其实,何止这一个“窗口”?

早上,收到金山伙伴小赵发来的微信,告知我由于连续9小时在高速检查站检查车辆,无法完成我交给他的“作业”——年前说好的一篇小文章。为了证明他的话真实可信,还以图作证。无法完成作业,我并不计较,可是他的那张图却有点小小地惊到我了。9个小时,立在雨中,虽有雨衣,却不能完全密闭,他的警帽湿透了,雨水顺着帽檐往下滴,鼻尖煞白。可能是没时间换帽子,也可能根本就没意识到帽子湿了。小赵说,不能有一丝松懈,过卡的车辆排成长龙,每辆车每个人一个一个查一个一个测,谁会关心大雨哪会察觉帽子干还是湿?说难听点,连尿意都没了,不知是不是身体机能会随着大脑一起进入“战时”状态。他不好意思地说,9小时没上厕所,真是破纪录了……

道口、车站、机场、社区,其实有很多个“小赵”。

刑警小于得意洋洋地发图给我看,他补充了装备,搞到护目镜,卡在口罩上,一副“哥,帅呆了”的模样。深夜里,他要去勘查现场,当然,这是一个要接触到尸体的现场。作为共事二十多年的好战友,此时的我,心还是抖了一下。接着我在他妻子的朋友圈里看到一条吐槽却又满含深情的信息:妻子是某医院的放射科医生,也在单位连轴转,春节到了,家里吃的已弹尽粮绝,怎么办?考虑到此时医生比警察更“金贵”,趁午休时,小于采购了一趟,将家里冰箱塞得满满的。晚上,妻子回到家,没见到丈夫,却看到了一冰箱的菜,她泪目了。“抛妻弃子”三天没回家的丈夫心里还是念着她和孩子,于是在微信里遥问丈夫好,还发了个嗲……

一路走着,很长的路上还是只有我一人。

进了办公室,推门而入,打开电脑,浏览网页,得知110报警服务台全员上岗在线在位,全市社区民警进社区走访排查安抚,智慧公安全力保障大数据支持支撑……我还看到上海治安稳定有序,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时期,蓦地,我心一暖,其实,怎会只有我一人?

此刻,不是我一人;每一年的春节,都未曾一个人!

今年,农历新春,有很多个“我”。可能,返程的地铁车厢里还是我一人,然而万家灯火的光会照亮我回家的路。(林楣)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