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妈是个宝

上海大妈是个宝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传荣   2020-02-11 14:15:01

因为新房装修,需要购置大量灯饰,休息日一大早便和夫人去一家著名灯饰城转悠。看了几家店,询了几次价,最终也没落单。说实在的,也不是因为所看的灯饰不好看,也不是价钱高得离谱,而是看多了,眼花了,比较来比较去,心里反而更没谱了。

又闲逛至一家灯具店。接待我们的是个年轻时髦的小伙,一听口音,便知不是上海本地人。小伙话不多,没说几句话,他就把正在旁边做账的老阿姨请了过来。

阿姨一头银发,满脸笑意,见我们左挑右选横竖拿不定主张,便道:“嘎许多灯,哪能没看中的呢!来,讲给阿姨听听,你们想要买啥个样子的灯?”

阿姨这般问就等于白问了,因为我们自己根本就不知要买什么样的灯。见我们回答不出,阿姨又热情地说:“弟弟妹妹讲讲看,你们家是新装修还是老装修?是大房子还是小房子?房型是啥个样子,讲出来听听,我来帮你们参谋参谋!”

阿姨如此一说,我们心下悦动,便一五一十如实地回答了。听毕,阿姨略一思索便开始热情地介绍起来——

“喏,个款带点玫瑰红,可以变色额,主卧里厢用老赞哎,不要太有情调哦!喏,个只顶灯是新款,厅里厢用,老节能咯,你们屋里厢好像是暗厅,格款不管日里夜里,挺用!乃小人几岁啦?个只星星带月亮,老有童趣来,小人房间里用再适合不过了……”

阿姨一边说,一边手拿一根竹竿东指西戳,热气腾腾。我和夫人除了连连点头已毫无招架之功,觉得条条在理,句句切题,最终是热烈拥护,一致赞成。很快,选灯,开单,签字,付款,交易完成。

直到房子装修完多日之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才恍然大悟起来似的,这房子里的灯,好像也没比别家灯具好到哪去嘛!之所以从犹豫不决到爽快下单,似乎很大程度上全因老阿姨的能说会道。我如此一说,夫人立马附和:“就是,就是,如果不是那位老阿姨,我们可能不一定在那家买呢!”

当然,事后恍然,倒也并非存有后悔之意,反是非常佩服那位上海大妈,居然硬是能够把一桩没有什么希望的生意给做下了,实在是不得了了不得!

其实,上海大妈做事认真负责,热情能干,这是人所共知的。她们特别善于察言观色,能够迅速拿捏准对方心思,于三言两语间便可轻而易举地俘获对方的心。做生意的朋友,身旁如果能够有位上海大妈相辅,无疑是平添了一份利器。

我有个小表弟,在浦东开了一家电器维修铺。由于忙不过来,便雇请了三个小伙计一块帮忙。让我深感诧异的是,在维修店里,表弟居然还雇请了一位上海大妈。大妈又不懂电器维修,也不给小伙子们做饭,也就是稍微打扫一下卫生,有人来招呼一下而已。在我看来,养这样一个“闲人”,实在是毫无必要,三个伙计各自忙活,根本不需要人照顾,打扫卫生更不用说了,店面就那么大一块地方,哪还需要专人打扫呢?

就是这样在我看来几乎就是养着的“闲人”的大妈,表弟却把她当宝一样供着。每月开了份不算低的工资,而且上班时间也是灵活自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照了面,表弟都是笑脸相迎,左一声阿姨好右一声阿姨好的,热络得不得了。表弟还赋予大妈无上的权力,他不在的时候,店里有什么事,都是大妈说了算。

有次,我实在憋不住悄悄问表弟,这位大妈一不会修电器,二不给大家生火做饭,三又不能招财进宝,你为何要养这么个“闲人”?表弟一听,诡异一笑:“哪里话,哪里话?有了这位大妈,我这店就像店了,有大妈和没大妈,完全不一样的!”

我一脸蒙圈,忙问其详。表弟说,我不常来店里,想想看,就仗这三个毛头小伙能行吗?有大妈看着,他们就不会无法无天了。再说了,我们这维修电器,主要就是和上海本地人打交道,让大妈和他们沟通,在上海人看来,可信度高,更容易接受,这样生意自然就好做多了,多合算的事啊!

表弟还告诉我,退休后的上海大妈其实不缺钱,她们就是图个快乐。你尊重她,她就非常高兴,保管会百分之百地为你付出,哪怕不拿钱也无所谓。“就说我雇请的这位大妈吧,她每次出国旅游回来,哪回不都是给我儿子带回大包小包零食和衣服的,想想看啊,那些都是国外带回来的,要算钱的话,大妈说不定都亏了!”

听表弟如此一说,我这才若有所悟。上海大妈,一笔宝贵的无形资产呐!(陈传荣)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