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18) | 年初一,我拉着十万个口罩去武汉

战疫中的生活(18) | 年初一,我拉着十万个口罩去武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慎才   2020-02-11 16:00:00

我今年49岁,退伍军人,是中通快递安徽宁国网点的司机。开了十多年货车,走过许多城市,拉过各种各样的货物,这次是我第一次来到武汉,第一次运送救援物资。走之前,我觉得疫情离我很远,到了武汉以后,才发现疫情离我如此之近。

大年初一中午12点,我正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吃饭,公司经理打电话过来,要我送一批物资到武汉。我觉得很突然,便问经理:送啥?“救援物资,十万个口罩”。

没事,跑一趟就跑一趟,我回复他。

吃完午饭,我告诉家人要出趟远门,送一批要紧的货,第二天就能回来,妻子听到后给我装了水果、零食和一些泡面,“早点回来!”妻子嘱咐道。

来到公司,我检查了一下车况,接上副驾驶,一起前往乡镇的仓库。仓库里面满满当当地塞满了装口罩的箱子。两个戴着口罩的装卸工把十万副口罩装进货车,我要了几个口罩,自己戴了一个,剩下的塞进仪表盘。装完货,仓库的人塞给我半包烟,说我胆子挺大,还敢开车到武汉去。“没多大问题,保护好自己就好。”我说。

下午六点,我们从宁国上高速,驶向武汉。导航显示,从宁国到武汉最近的是沪渝高速,全程600多公里,预计要8个小时才能到武汉。走在路上,我左思右想,还是跟妻子打了电话,坦白这次运输的目的地是武汉,妻子跟我讲,你是家里的顶梁柱,要保护好自己。

大年初二凌晨4点,我们终于抵达武汉市,在高速路口,警察把我们拦住了,得知我们是将救援物资送去医院后,开了一张通行证,就放我们入城。因为不熟悉路况,副驾驶还问了一下警察,这个车能不能上主路,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们径直往主城区开去。

这时的武汉城区基本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家超市亮着灯,零星见到几个戴着口罩的环卫工人在清扫地面。我真正感觉到,这次疫情离我如此之近。

因为不熟悉路况,我们迷路了,在一个红绿灯路口,碰到了一辆小车,我向车主问了一下去卫生健康委的路,他戴着口罩,给我们指路后,还竖了个大拇指。

凌晨五点,我们到了目的地,帮着工作人员一起卸下车上的口罩。物资卸得很快,当一车口罩全部搬下车后,我松了口气,换做平常,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运输工作,因为这次疫情,让这批货物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回家的路上,有好几个亲戚朋友给我打电话,询问武汉的情况,是不是和电视上说的那么严重,我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村里也有人发消息过来,让我不要回家,等疫情控制好再回去。

他们的担忧确实有道理,去武汉送货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回到家中,我就自行隔离,替乡亲们考虑。政府得知我从武汉运送救援物资回乡,也安排了工作人员每天来给我量体温,监测我的健康情况。

作为第一批运送救援物资到武汉的司机,我觉得自己是荣幸的,有些人说我不该去,我理解他们。作为一名退伍军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去帮助别人,从武汉回来,我有些后怕,但是我不后悔。(王慎才)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