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的两棵树

老宅的两棵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陆继农           2020-02-11 16:00:04

人到老年,大抵有怀旧情结,连做梦也是少时情景。最近又在梦里回到乡下的老宅。这是一个只有3户人家的小村子,3家住户成品字形,我家在右下口字位置。老宅的东侧和北面被一条宅河围绕着,宅后是茂密的竹林。我家西侧有一排紫杨构筑的篱笆,每年初冬,总要请人“结紫杨”,用修剪下来的紫杨条加固篱笆。篱笆外是一条道路。

老宅周围植有多种树木,有杨树、榆树、臭椿、柏树、柿子树,印象最深的有两棵树,一棵是柘树,位于后宅河对岸自家土地河沿;另一棵是乌桕树,位于东宅河边,岸上是祖传的一亩三分地。

柘树混身是宝,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柘树也是园林绿化树种,具有耐寒、耐旱、防风固沙作用。老宅这棵柘树不算高大,却有一抱粗,树冠覆盖面积七八平方米,一半在河上,一半在岸上。据祖父说,已有四十余年树龄。柘树属桑科,落叶乔木,叶片呈卵形,是蚕的食料。幼时我喜欢养蚕,每年春天,我把蚕籽用布包好藏在内衣袋,用体温孵化,待那比蚂蚁还小的幼蚕孵出,柘树也长出幼芽嫩叶,可以喂蚕宝宝了。柘树木质坚硬,可与红木比肩。我家三代木工,制作刨、锯、斧、凿、钻等木工工具,必须要用硬木,柘木是上好材料。家里有一棵大的柘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今年锯掉一个杈枝,过几年又长出新技。柘木也是制作农具的好材料,大的如灌溉用的牛车以及犁、耙等,小的如锄头、铁搭用的木楔等。祖父空闲的时候,就在家做些木楔,以备不时之需。村里哪户人家木楔坏了,祖父知道了,总让祖母送去。祖母扭着一双小脚送货上门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东宅河水桥对岸是一棵乌桕树,长在河沿上,三四米高,树冠正好覆在水桥上空,挡住夏日炽热的阳光。夏天在水桥上淘米、洗衣,能感受到一丝凉爽。乡俗云:冬天烧火夏淘米。冬天烧柴灶可取暖,夏日淘米是贪凉。夏天,我总抢着到水桥去淘米,除了乘机赤脚玩水,还可抓些小鱼。淘米的时候,窜条、青果子等小鱼纷纷游到水桥边,争食淘米篮子漏下的米屑,我用网兜捞着作为猫食。待得时间久了,祖母不放心,就扯着嗓子把我叫回去。秋天,乌桕树渐渐退去绿色,开始是绿叶中点点泛黄,到了深秋,原先泛黄的变为红色,此时,满树绿的、黄的、红的,如一幅色彩斑斓的水墨画。初冬,则是一片红,红得耀眼。一片红叶间,点点白色点缀其中,那是乌桕的果实,泛出乳白色的籽粒,待叶片落尽,洗去一身铅华,则满树皆白,又是一番风景。乌桕籽可以榨油,是上好的工业原料。每年初冬,我总要爬树采摘,一棵乌桕树至多釆一二斤,到镇上卖了换几个钱,买些铅笔、橡皮之类学习用品。

如今,每当回到故乡,满眼都是水杉、樟树。不只是柘树、乌桕树不见踪影,许多树种如榉树、榆树、莲树、皂夹树、鸡骨树、啪拉子树……都不见了。其中有些已是国家保护植物。老宅的柘树,如活到今天,该是多么珍贵呀!(陆继农 )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