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19) | 一条街一个人

战疫中的生活(19) | 一条街一个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安诺   2020-02-12 17:16:00

满满的过年计划,就这样一下子勾销了。

一只只抽屉开开来翻,翻出一只不知什么年月的白色纱布口罩,戴好。

下了一夜的雨停了。这条走了不知多少次,终日人流不断的马路,今天因空阔而变得很长,很静,长长一条街上,空无一人,一眼能望到前面、再前面的两条横马路。轨交2号线地铁口、久光百货、恒隆广场、梅龙镇广场……一路走来,不见一个人影,只有脚踩在雨水洼里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响声。天空阴郁,空气介于湿润和似雨似雾之间,使得景物有点朦胧,高楼大厦静穆地肃立着,空空的街口红绿灯寂寥地兀自变换,商店的玻璃橱窗蒙上薄薄的水汽,模特深深的眼眸无表情地直视前方……这条熟悉的马路,此刻洗去浮躁,显出安静的表情,是令人既陌生又新鲜又喜悦的面孔。摘去口罩,深吸一口清新得有点甜的空气,一路走一路看,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静,以及从未有过的奇异感受——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一个人。奇怪,怎么还有这个兴致!

街角这家咖啡店是我的“看台”,朝街一面全是大玻璃窗,我以前喜欢坐在靠窗的桌前看街,看人,观察和研究过往人群,并欣赏他们的快乐。这里离地铁口不远,位于南京路交口的小马路,步行街,各色人来来往往,吃饭,购物,喝咖啡……快乐,悠闲,是一幅现代都市的清明上河图。拎着大包小包眼里闪着好奇和惊讶东张西望的是外地客;牵着手拥着肩搂着腰一杯饮料喂来喂去的是情侣;挽着臂叽叽喳喳笑闹的是闺蜜,一前一后走着的老夫妻有着日久形成的默契……他们的形态和表情透露着各自情绪和之间关系的小信息,使我乐此不疲。还喜欢看漂亮又气质好的女孩,和阳光帅气的男孩,会欣赏地多看几眼,养养眼。

推开门,平日一座难求的店堂一片空桌椅,年轻的侍应生无聊地靠着柜台刷手机,看见我,口罩上方的眼眸瞬间闪了一下,大概惊讶这时候怎么还有人来。在老位子坐下,喝一口咖啡,有点温。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南京路的一角,此刻它静默着,一辆空空的20路公交车驰过;一个竖起衣领戴着口罩的男人低头匆匆走过,一只野猫在悠闲地散步寻食,一对情侣经过时望向里边,女孩隔窗指指我,两人笑起来。

手机微信接连不断地响,宅家的朋友们隔空聊天,老同学发微信说发烧咳嗽,纠结要不要去医院,“万一把我关起来或者感染上怎么办?”我安慰说,看症状普通感冒而已,观察几天看看吧。一朋友听说我此刻在喝咖啡,发来一个惊讶的表情。还有打算出游的,聚会吃饭的,都在纷纷退订,互相通报。此外,各种防疫办法,大小道消息,搞笑段子,纷纷而来,是交流信息,也是惹大家笑笑轻松一下。看着聊着,寂寥的心情被驱散了一些。打开在“看一看”里置顶关注的疫情实时通报,武汉封城,世界卫生组织来人了,专家接受采访,全国各地医疗人员驰援武汉……窗外是空空的街,辽远的天空,一切都那么安静,但是,一场关于生命的紧张战斗正在远方展开。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样想的时候,心情却没有丝毫的轻松。

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戴上帽子和口罩快步往家赶,马路仍然空阔而安静,这空和静却逼得人心里发慌,不安……我开始想念,想念熙熙攘攘的行人,想念堵塞的车流,想念灯火辉煌的商店,想念跳广场舞的大妈……想念喧闹吵人却正常的生活。

药店开门了,门口立着牌子,上写“口罩售完”,但是人还不断往里涌,跟着登上二楼,啊,人都去了哪儿?原来都在这里呢!排队订货,排队付款,排队领货,营业员阿姨指着我的手说,“回家洗了手再开,你的手上都是细菌……啊呀反脱了,翻过来,这边兜住下巴,上边一头夹紧鼻梁……”

戴着新口罩来到街上……(王安诺)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