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怀旧叫挂历

有一种怀旧叫挂历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建兴   2020-02-14 16:16:50

春节在家里闲着无事,便整理起收藏的电影海报,在书柜上不经意间触动了几捆纸筒。随着纸筒滚落,书房里弥漫起一阵灰尘,这才让我想起,这是几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挂历。一一打开,对往日的岁月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怀旧之情。

曾几何时,岁末年初,亲戚、朋友、同事互送挂历蔚然成风,挂历成了弄堂人家必不可少的室内饰品。

70年代初,过年时谁家有挂历,那是相当令人羡慕的。父亲单位发了一本挂历,让全家人高兴不已,至今我还记得挂历的内容,有纺织女工、少年儿童、技术革新、炼油厂夜景等。我常在日期上做记号,用红笔将全年的节日、暑假、寒假等全圈上了,盼着这些日子的早些到来;还要圈出父母发工资的日子,那是可以讨到零用钱的时刻;我也会记下父母的生日,这天会早早去粮店排队买卷子面。

有的挂历旁边会有一块小小的记事栏,于是我们兄妹中的借贷内容也登上挂历,你借我五分,我借你一角,借钱记上,还钱勾去,记事栏变成了借贷栏。有一次,弟弟问我借一角,过了几天,我在“一”下添了一笔,变成了“二”,粗心的弟弟竟然没有发现,在父亲发零用钱的时候,照着挂历上的二角还给了我,让我大喜过望,跑去烟纸店买了盐津枣、陈皮条、弹子糖,花掉了这凭空多来的一角钱。次日,弟弟想起来了,硬逼着我还钱,我只好乖乖地从储蓄罐中拿出了十只一分的硬币还了他。

每到年底,新挂历上墙后,母亲就会把旧挂历卷起来搁到大橱顶上。她舍不得把这么漂亮厚实的挂历扔掉,待我们新学期开学后,撕下来让我与弟弟包书。煤球炉的上方也贴着一张样板戏的挂历,被炒菜的油溅得油腻不堪。母亲还会用挂历纸做鞋样,垫在台子玻璃底下。

到了80年代,不少有办法的人弄到了电影明星的挂历,陈冲、刘晓庆、龚雪、张瑜、唐国强、杨在葆等的剧照挂历是最热门的。陈冲凭借电影《小花》迅速成为人见人爱的挂历明星,弄堂不少人家的墙上几乎都能看到。那年头是没有修图软件的年代,明星们的靓照倒流露出具有时代特征的自然美。

我帮人家值了几次夜班才好不容易得到一本刘晓庆的挂历,喜欢得不得了,在做作业时,常常盯着发呆。无论走到家里的哪个角落,她总是看着我微笑。那种感觉哦,好神秘,好开心。

女明星龚雪曾在我家附近的三官堂桥拍过电影《大桥下面》,引起轰动。弟弟对她喜爱有加,挂历月份过了也不翻。趁他外出之际,我在龚雪的脸上画了一撮小胡子。弟弟回家见此,暴跳如雷,追着我打,踢翻了家里的铅桶,撞翻了面盆架。我逃到了门外还哈哈大笑,弟弟无奈,只好一报还一报,在我的“刘晓庆”的脸上也画了一圈大胡子,让我后悔莫及。

当时港台影视正风靡大陆,港台明星也成了挂历上的常客,成了许多人崇拜的偶像。电视剧《上海滩》刚播完,帅哥周润发就出现在挂历上了,马路上也到处都是周润发扮演的许文强,头戴礼帽,身披长风衣,在马路上潇洒地走来走去,很是“拉风”。会剪裁的哥哥照着挂历上周润发风衣的款式,居然做了一件一模一样的风衣,邻家小青年都来借着穿出去兜马路。这件风衣至今还挂在哥哥的大橱里呢。

此外,杭州乡下娘舅的儿子金虎每次来上海,都要到我家讨回一卷卷的挂历,一张张撕开,将乡下家里的墙上贴得满满的,俨然明星肖像展。

如今,已经很少见到有人家挂挂历了。挂历,已是渐渐淡去的文化符号了。老挂历,就像一幅活生生的历史画卷,折射出时代发展的进程,投影出历史的沧桑,见证了我们生活的变化。(陈建兴)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