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22) | 母子双人舞

战疫中的生活(22) | 母子双人舞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林筱瑾   2020-02-15 16:25:00

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然而,总有人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看春节临近,华夏大地有多少浩浩荡荡的回归儿女,天下就有多少留守的父母,不论是农村还是城市。

我的表姨夫妇已经93和88岁的高龄,一儿一女都在国外,老人们不愿意客居他乡,也不想去养老院,儿女尊重他们的选择,雇请了全职保姆,在自家浦东的公寓养老,二老图的是自在。老人年轻时从医多年且护养得当,体质状况稳定,加上一个喜动一个喜静,个性互补的伉俪,简直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现实版。而我家七旬的母亲不同,一双即将退休的儿女同城于上海从未远离,寡居杨浦的她,满足于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安稳。故她和表姨这对儿时的闺蜜时常聚在一起分享过去的美好和现在喜乐烦恼,不亦乐乎。姨家小辈每年轮流回国探亲,春节是最频繁的回归季。因为我家和表姨家相邻一条马路,除夕夜通常我们两大家也合二为一,喜欢围在老寿星身边过个团圆年……

表弟虽年过半百,依然是个暖男,每次省亲假期里谢绝朋友的邀约而宅在家,常陪着父母在小区花园散步,知道母亲喜看新事物,他用轮椅车带二老去更远的浦东滨江道,让老人领略最时新的上海气息。

这次腊月末,表弟夫妇俩抵沪省亲时正值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严重,乃至武汉封城的时间节点。原定计划中我们两家一起去世纪公园赏梅和外出看灯的计划均告暂停。但毕竟用自律限行、在家过节响应国家防控病毒号令迫在眉睫,虽近在咫尺而不得相见,表弟在电话里安慰着我们。

年三十晚上,高楼里的灯火依然辉煌,无数的大家庭分散成千千万万个小家,因为万众同心,华夏文明史上,这顿无法众亲聚首的年夜饭,无论相距一碗汤的距离还是远隔天涯,都一样暖在心头。围着八点档的电视荧屏,期待一年一会的春晚,我们一齐被没有彩排的主持人朗诵感动着,也深爱《晨光曲》里袅袅娜娜的石库门旗袍风情,这一晚,遥控器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中央台。一曲《难忘今宵》响起,各种蛰居的创意手机视频热闹着守岁的长夜。

新年里,不断更新的疫情信息、缤纷的彩屏和问候祝福伴着绵绵细雨润红了佳节。蓦地,手机中跳出一段视频:伴着电视中的欢快舞曲,平时走路略显蹒跚的表姨,此时在客厅沙发边上、在表弟的臂弯中踩着节拍亦步亦舞,她一头银发,不施粉黛的脸庞微微带笑,童心焕发的老人家还顺势轻舞一个360度的转身,让表弟惊呼连连。大家闺秀的表姨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校园里的一枝花,当过军医、下过乡,经历沧桑。岁月从不败美人,如今她依旧保持一颗达观的心。次日,表弟将结束假期启程,正用寸寸舞步带给老母亲最温暖的怀抱和战胜疫情的信心,来年春节再见……

屏幕外,有人顷刻雾湿了眼眶。细细地将之贴上文字制作成一段暖暖的美图视频,发给两位母亲,发给朋友圈,感恩天下的父母。(林筱瑾)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