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感染人数285!流浪的“公主”成了日本政府和奥运会的最大威胁

新冠肺炎感染人数285!流浪的“公主”成了日本政府和奥运会的最大威胁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2-15 19:11:00

在被一系列国家拒绝靠岸后,漂泊许久的“威士特丹”号游轮终获柬埔寨许可停靠西哈努克港,在确认没有新冠肺炎感染者后,所有人得以下船。

相比之下,“钻石公主”号的命运仍然未知。截至今日,停靠日本横滨港“海上隔离”的“钻石公主”号上,约3700人中已有700多人接受检测,其中285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

触目惊心的数字预计仍将上升。但在全球疫情统计里,“钻石公主”号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特殊存在。日复一日“流浪”,恐惧和不安在所难免;但另一方面,仍然有人看到了希望。

图说:据日媒报道,“钻石公主”号日前回到横滨母港进行“海上隔离”。

突如其来

距东京不远的横滨,是神奈川县东部的国际港口都市。这个海风徐徐的清新港口,原本的悠闲宁静不见了踪影。

目光聚集在停在港口的“钻石公主”号上。那是一艘18层高、290米长、12万吨级的超级豪华游轮,造价约5亿美元。有移动的“海上城堡”之称,2004年下水,2019年12月刚刚经过翻新,隶属于全球最大度假公司嘉年华集团的游轮品牌“公主邮轮”旗下。后者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航线遍布全球。不过,“钻石公主”号悬挂英国旗帜,船长是英国人,游轮运营权属于英国。

对于船上的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来说,15天16夜的东南亚春季之旅看似风平浪静:1月20日,“钻石公主号”由横滨出发,途经鹿儿岛,25日抵达中国香港停留一天。部分乘客上下船后,游轮前往越南岘港、河内,中国台湾基隆,日本冲绳等地,最终于2月4日返回横滨。

图说:2月4日的邮轮餐厅一如往常热闹,如今看来颇为戏剧性。 来源:网友@daxa_tw

划破这种平静的消息,在2月1日到来。当天中国香港卫生署通报,一名80岁香港乘客曾搭乘“钻石公主”号,回到香港后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2月3日 日本医护人员深夜登船实行海上检疫。

2月5日,当天船上确诊感染10例,但游轮公司官网称影响不大。同一天,全船开始隔离14天。

2月6日,全船开始派发一次性口罩和卫生防护用品。

2月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表示,密闭空间或导致新一轮传染。

隔离至今,每日均有确诊,截至目前,285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成为中国大陆之外最多确诊的单一地点。

图说:船上发的防护用品 来源:网友@daxa_tw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钻石公主”号陷入麻烦了。

漫漫等待

据日媒报道,乘坐“钻石公主”号游轮的游客共有2666人,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日本游客1285人,美国游客425人,中国香港游客470人。此外,有船员1045人,共计3711人。

对于在游轮上隔离的人来说,此岸和彼岸,是两个世界。

空间限制是最直观的冲击。游轮上共有1337个舱室和5 种舱位。带阳台的舱室面积约为22平方米,内舱房仅有16平方米。而没有窗户、狭小的内舱占到总客舱数量的 1/3。游轮近日开始分批安排乘客外出“透气”。

图说:船长规定,允许内舱乘客到甲板上透气,但必须始终戴着口罩、彼此保持一米以上距离。 来源:网友@daxa_tw

食品和药品的供给,一度困扰乘客。但游轮管理方和日本政府已经开始解决这些问题。

图说:一位日本乘客记录自己每天在游轮上生活

图说:日本乘客挂出求药的布条

也许最大的不安在于未知。幸好,网络的存在让情况不至于太糟糕。

13日一早,英国游客大卫·安贝尔打开自己的“脸书”账号。这是他被困在船上的第9天。每日直播已成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他和妻子甚至被网友称为“钻石大卫”和”公主萨利“,直播日均在线观看人数近一万人次。74岁的安贝尔是率先在社交媒体上曝光船内情况的乘客之一。本来,他准备在船上跟妻子庆祝结婚50周年。

他曾在社交网站上公开提出四个请求:

一是要求信息公开透明化;

二是想确定隔离期是否会延长;

三是认为日方应改善应对措施,过去一周他们曾经历一段“空窗期”——没有健康检查、例行提问,不清楚其他乘客的状况;

四是想与英国内政部取得联系,获悉归国后的安排。但遗憾的是,截至13 日,他还没有收到回复。

图说:美国游客向特朗普求助

不少人尝试用网络向外界求助。有美国乘客向特朗普总统喊话。还有印度船员比奈·库马尔·萨卡尔在脸书上发布了一系列视频,向印度总理莫迪求助。他说,运营商公主邮轮公司几乎没有提供任何信息,只是要求他保持沉默。

日复一日的等待中,也不全是担忧与不安。

有澳大利亚乘客“机智”地让人给安排送了两箱葡萄酒——用无人机!还有人向所有船员和服务生表示感谢。

图说:澳大利亚乘客

还有温暖。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统计,“钻石公主”号上共有中国同胞300余人,其中内地同胞22人,香港同胞260人,澳门同胞5人,台湾同胞24人。截至13日,船上有14名中国人感染新冠肺炎,分别为来自中国内地2人、来自中国香港11人、来自中国台湾1人。

使馆第一时间提供必要协助,及时将药品送达同胞手中,还发了一封慰问信为船上同胞打气,“我们坚信有爱就会赢”。12日,使馆收到来自游轮上港澳同胞的感谢信。港澳同胞在信中表示“感谢伟大的祖国“,“我们为身为中国人而感到自豪,因为在国外遇到困难时有我们强大祖国的支持”。

进退两难

由于目前还在检疫中,游轮仍处于流浪状态。但不管怎样,日本最终允许“钻石公主”号停靠横滨港,背后除了《日本检疫法》的支持,还似乎显示了某种考虑。

“钻石公主”号与日本并非毫无渊源:这艘船由三菱重工在日本长崎建造,为第一艘由日本造船厂建造的游轮。不仅如此,“钻石公主”号还是第一艘以日本港口为母港的超级豪华游轮。2013年,横滨港成为它的母港,日本从此有了定期航线的豪华游轮。更让日本政府无法置之不理的是——船上约半数为日本游客,其中多数是老年人。

但对即将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日本来说,“钻石公主”号的问题,是一个在不恰当的时间和不恰当的地点出现的烫手山芋。

安倍政府似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一定程度上,在日本已经出现感染案例的情况下,日本政府“海上隔离”的做法抑制了新冠肺炎在日本本土的进一步扩散;但另一方面,这种做法亦引发了质疑和争议。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一些专业人士认为数千人的集体海上隔离不是理想的处理办法。在空间密闭、采用中央空调且航行时间长的邮轮里,病毒的传播能力和范围令人颤栗。加上前期缺乏检测和隔离,船上感染者的数字接下来可能会继续爆发。

世界卫生组织数天前就对日本政府这一做法表达了担忧。“如果将数千人安置在一起的时间越长,继续交叉感染的概率增加。”纽约大学生物学和神经科学教授卡罗尔·赖斯认为,更好的隔离方法是将这些人分成较小的小组,分别隔离。此外,压力和焦虑会抑制免疫系统,使人们更容易感染该病毒。一些西方媒体则批评日本政府“海上隔离”的做法是侵犯人权,并要求日本政府准许船上所有人下船进行检查。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钻石公主”号感染不断扩大表示关切。《纽约时报》质疑,日本政府未能发布连续性信息,损害了对检疫的信赖度。还有俄罗斯外交官员批评日本“行动混乱,不成体系”。对此,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13日在记者会上反驳称“日本进行了妥善应对”。

但不断攀升的确诊人数和后续治疗,的确相当考验日本的综合应急管理能力。

日本政府13日召开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总部会议,汇总了第一波紧急对策。包括支援持续短缺的口罩增产,确保月产逾6亿只供应量,还将实施共计153亿日元应对措施。

14日上午,日本卫生、劳动和福利部副部长桥下彻登上了被隔离在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通过船上广播亲自宣读了声明,对邮轮上所有乘客的“理解与合作”表示了日本政府的“深切谢意”。他强调日本政府正在尽最大努力,包括正在设立电话专线,帮助船上有长期疾病的乘客申请药物。他还重申,政府正在为乘客下船做准备。

从14日开始,乘客中超过80岁的、有既往病史的、和一些内舱乘客将优先上岸。另一位日本政府官员称,目前已经有11人下船。

谁该负责

“钻石公主”号不是个例。靠岸被拒、被检疫和隔离……疫情之下,漂泊在海上的游轮成为不受欢迎的“流浪者”。类似成为孤岛的还有星梦游轮“世界梦”号等。

在疫情防控期间,各国在应对收治、排查游轮乘客等方面应负起怎样的责任?

专业人士指出,从道义上说,任何国家都有援助义务。

但从法律角度看,首先应当是游轮经营人所在国有义务“收留”这类流浪船,其次是船籍国。“钻石公主”号船旗国为英国,受英国法律管辖和保护,但所有权在美国嘉年华集团,因此美国和英国都应当出力。而对日本来说,进行全员排查是日本的权利,而非义务。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将联合国际海事组织,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向所有国家发布公报,要求尊重船舶“无疫通行”原则和对所有旅客给予适当照顾的原则。

不过有些改变已经发生。美国驻日本大使馆15日宣布,美国国务院将派包机接走游轮上的美国人以躲避疫情。包机将于16日傍晚抵达日本。同一天,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将对游轮70岁以上老人进行检测,结果为阴性且健康状况没有问题的人从19日起下船,下船时不会再次检查。

眼下,“钻石公主”号给日本带来不小挑战。但如何尽可能妥善地应对这样的紧急事态,却不是日本一家的事情,而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课题。

接下来还要隔离多少天?谁无法给出答案。这个时候,无论在船上还是船下,唯有齐心协力,共克时艰,才能等到灿烂的阳光吧。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深海区工作室 深海星

编辑:杜雨敖,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