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网上蓝厅”上演“舌战群儒”,火药味隔着电脑屏都闻到了

外交部“网上蓝厅”上演“舌战群儒”,火药味隔着电脑屏都闻到了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深海区   作者:杨一帆,卫蔚   2020-02-21 19:40:00

【新民晚报·新民网】有的时候,隔着电脑屏幕,反而比面对面更有火药味。

例如,昨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

在中国依法吊销3名美媒驻京记者记者证之后,面对多家外媒“围攻光明顶”式的连击,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予以太极式的回击,有礼有节,刚柔并济,可谓精彩。

01

一切源于《华尔街日报》2月3日发表的一篇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评论。

这篇由美国学者沃尔特·米德所写的关于中国疫情的专栏文章,对中国抗击疫情的种种政策,以及疫情对中国经济与金融的影响品头论足。

老实讲,作者支持中国抗疫与否,是他的自由。可是,当“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这样的标题出现在一直标榜“种族平等”的美国的主流媒体上时,就绝不是蓬佩奥一句所谓的“新闻自由”能带过的了。

“东亚病夫”是什么内涵?不仅中国人十分清楚,作为学者的米德也应该心知肚明。在外网惯用的“维基百科”上,十分清楚地注明这个词与中国近代屈辱史的联系,及其种族主义的内涵——即便米德不知道,见多识广的《华尔街日报》编辑们难道也不知道吗?

所以,此文一出,便立即引发轩然大波,连一些西方媒体都看不下去。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凯瑟琳·乔伊教授的话批评道,美国主流媒体发表这样的观点会引发更多的恐惧和焦虑,以及对世界各地华人和其他亚洲人的敌对情绪,这是极其有害和错误的。

更有甚者,《华尔街日报》内部的员工也对此十分不满,甚至有员工以辞职表示抗议。

推特账户@Eva Dou的用户此前是《华尔街日报》常驻北京的记者。在20日的推文中,她部分透露了报社内部围绕此事产生的分歧,并表明自己递交辞呈与此事相关。

“令人难过的是,就这一标题,《华尔街日报》的中国新闻部曾向管理层传递了相当大的反对之声。但不幸的是,这一标题仍然使用——它对美国读者来说是一个双关,但对中国读者来说却是冒犯。我在这个期间递交了辞呈。”

在@Eva Dou的其它推文中,她表示这样的标题是宣扬仇外的,她还表达了对中国抗击疫情的关心,对种族隔阂的担忧,以及作为记者的无力感。这些信息清楚地表明,至少是在那个充斥种族主义色彩的标题面世后,即使是《华尔街日报》内部也对此存在巨大的分歧与不满。

然而,对这样巨大的错误,《华尔街日报》迟迟不愿出面道歉,其公关团队也等到19日才发布了一则不痛不痒的声明。

02

在这样的背景下,耿爽与多家外媒之间的正面交锋,在昨天下午的“网上蓝厅”上演了。

20日,耿爽首先主动出击,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谴责”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3名驻京记者的做法进行还击。

耿爽开宗明义地表示,这并非是蓬佩奥先生所说的言论自由问题。蓬佩奥先生动辄把言论自由挂在嘴边,难道发表公然侮辱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歧视性文章,并且拒不承认错误,拒不道歉,就是美方所谓的言论自由吗?

“请问蓬佩奥先生:如果你认为《华尔街日报》有张口辱骂别人的自由,被辱骂者有没有还击的权利?”耿爽反问。

2020年2月20日,外交部网上例行记者会上耿爽与多家外媒正面交锋。

接着,西方媒体惯用的混淆概念套路再度登场。有媒体提问,中方决定吊销《华尔街日报》3名记者的记者证,是否是为了报复美国国务院将5家中国媒体作为外国使团列管。此问暗里藏刀,意在质疑中方此举是借机报复。日前,美方把五家中国媒体驻美分支机构列为“外国外交使团”,实施具有歧视性的监管。

耿爽对此非常清楚地强调“一码归一码”:中方依法依规处理外国记者事务,同时保留对美国国务院举动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换句话说,中方的反制措施既然尚未出台,自然谈不上是报复。

之后,又有境外媒体记者无视耿爽的回应,用偷换概念、模糊重点的提问接二连三对发言人“发难”,强词夺理地提出了一个更可笑的观点:米德的评论出了问题,中国应该冲着《华尔街日报》在美国的评论部去,而不是驱逐在中国的新闻部记者。

对此,耿爽以不变应万变,再三强调:中方对《华尔街日报》的内部分工不感兴趣。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同时,耿爽表示,中方多次向《华尔街日报》提出严正交涉,阐明中方的严正立场,但《华尔街日报》一直推诿、搪塞,既未公开正式道歉,也未查处相关责任人——这也再次表明,中方严惩《华尔街日报》,是多次沟通无果后的自然反应,与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媒体的做法无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

临近末尾,还有外媒不怀好意地问道:你提到《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你指的是哪些国家、哪些人?

耿爽则棋高一筹,反客为主,直接驳倒了设问——任何有良知、有道德的人都会对《华尔街日报》发表的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文章予以谴责。

03

此外,耿爽还不忘对近日流行的阴谋论据理批驳。

日前,包括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在内的部分西方政客和媒体,竟然猜测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

对于这种言论,耿爽将其比喻为“政治病毒”,并直言:在这个时候,个别人和媒体却发表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不是居心不良,就是荒谬无知。疫情面前,我们需要的是科学、理性、合作,用科学战胜愚昧,用真相粉碎谣言,用合作抵制偏见。

美国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日前竟声称新冠病毒来自生化实验室,连《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都报道批驳,直让人怀疑美国国会议员的知识与信息是不是都是《故事会》读来的。

其实,世卫组织负责人近期多次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产生或系制造生物武器所致。

18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刊登了一封由来自英国、德国、美国和中国等8个国家27名全球顶尖公共卫生领域科学家签署的联合声明,旗帜鲜明地批驳各类阴谋论。专家们表示,数据迅速、公开且透明的共享如今正受到谣言和错误信息的威胁,“我们在此共同强烈谴责认为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 COVID-19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如此看来,相比自然界的新冠病毒,人为制造的政治病毒对于人类的危害更大,它不仅阻断了基本常识和理性思维,也更容易暴露出某些学界乃至媒体“精英”们智力短板和道德缺陷——美国的黑人、印第安人乃至其他国家的各族裔人士,心里会不会留下一个悬念:中国之后,下一个会是我们吗?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新民晚报深海区 杨一帆 卫蔚)

编辑:王若弦,尹尚胜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