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4天疯涨13倍!防不住新冠肺炎,只怪韩国撞了“邪”!

患者4天疯涨13倍!防不住新冠肺炎,只怪韩国撞了“邪”!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深海龟   2020-02-22 19:39:00

我们的近邻韩国,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这两日急转直下。

19日之前,韩国仅有31例确诊病例。可是到今天下午,短短三天,这个数字就飙升到了433例,增长近14倍。

更糟的是,这个数字很可能还会急速上升:在社区,“超级传播者”已经出现;在医院,已发现医务人员集体感染;在军队,海陆空三军均已现确诊病例;就连总统府青瓦台,10多名警卫也被迫自行隔离2周。

疾病专家警告,韩国的疫情已从海外流入转入社区传播的前期阶段。但难以置信的是,病毒这令人惊骇的扩张速度,竟与韩国一邪教组织密切相关……

韩国疫情地图。

1

地域狭小的韩国,从来都不缺忧患意识。

从《流感》到《釜山行》,一部部的韩国影视佳作都反映出现代韩国对大规模疫病与国家安全的焦虑与关切。

尽管如此,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面前,韩国的防线似乎还是呈现即将崩塌之势。

身穿防护服的韩国防疫人员。

1月24日,韩国确诊首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在之后20多天的时间里,确诊患者数量日均增长还不到2例。但从2月19日开始,新增病例数量连续三天翻番。

19日这天,韩国新增了20例。20日,新增53例。21日,新增病例破百。

也是在19日,韩国出现首个死亡病例。死者63岁,19日凌晨因肺炎加重死亡。离奇的是,由于这名死者在过去20多年一直住在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并无外出经历,因此医院起初并未将其离世与新冠病毒联系起来。直到事后尸检,医院才发现其是死于新冠病毒肺炎。

无独有偶,韩国21日下午出现的第二例死亡病例,也是一名长期住在大南医院的病人。不同的是,这名女性病患住的还是精神病院。

同样是这家医院,21日,确诊精神病科5名护士感染新冠病毒——这是韩国首次出现医护人员集体感染。但问题是,尚不清楚是病人感染护士在先,还是护士感染病人在先。只是无论哪种结果,医院内的所有人无疑都已在危险的环境中暴露多日,医院也就此封闭瘫痪。

21日上午,庆尚北道清道郡及其北邻大邱市已被划定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但是,大邱市的情况比之前者只怕更糟。

在大邱半月洞某药店购买口罩和手消毒液的顾客络绎不绝。来源:中央日报

2

作为仅次于首尔和釜山的韩国第三大城市,大邱成为重灾区非但影响了韩国的经济出口与社会稳定,还把病毒带进了韩国的军营。

韩国军队确诊的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是在济州岛的海军军官。他在13日抵达大邱休假,18日下午乘机返回济州岛归队。20日,他因出现咳嗽等症状到医院就诊,接受病毒检测。但令人不解的是,他在接受检测后竟被允许重返部队。

韩国陆军的首个确诊病例大体相似,患病者是一名驻忠清北道的军官。据悉,这名军官曾在休假期间前往大邱市与女友见面,返回后发病确诊。此外,韩国忠清南道一空军士兵也被确诊。

受此影响,韩国军队已被迫在全军范围内展开排查,重点是本月内曾去过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休假的官兵。据军方消息,在第一轮排查中,本月10日后去过上述两地的官兵就有1000多人,全部调查后数量还会更多。

值得一提的是,在韩国军队还在忙着排查的同时,驻扎在大邱的驻韩美军率先采取了“关门大吉”的做法,很是符合韩国影视剧中美军“自保为先”、“翻脸无情”的做派。

除了采取强制的隔离措施外,驻韩美军还在20日抢在韩国政府前将上调疫病威胁等级,原则上禁止任何外部人员进入驻韩美军营地。

多少年来,隔“三八线”与美韩两军高度对立的北邻没做到的事情,被一个小小的病毒实现了。

3

人们很难想像,人口更密集、对外交流更频繁的首尔和釜山没有出现疾病传播失控的风险,反而是半岛内陆的大邱率先“沦陷”。

2月19日下午3点,大邱市南区大明洞胡同开展了紧急防疫作业。大明洞位于发生新型冠状病毒集体感染事件的大邱新天地教会附近。来源:中央日报

在今天上午新增的142例病例中,有131例发生在大邱市和庆尚北道。要解答这一点,就不得不提造成确诊病例井喷的“超级传播者”,以及隐藏在传播者背后的邪教组织。

其实,无论是封院的大南医院,还是风声鹤唳的韩国军营,都与名为“新天地教会”的邪教组织息息相关。

发生集体感染的庆尚北道淸道大南医院。图:韩联社

上文提到的韩国陆军感染者,是在大邱见女友期间不幸染病的。而他的女友,正是韩国邪教组织“新天地教会”成员。

至于大南医院的沦陷,则很可能始于1月底“新天地教会”大邱分会负责人之兄在该院过世。当时,该教会在大南医院的急诊室内举行了告别仪式,而被视为“超级传播者”的韩国“第31例患者”也在场。

大邱市大邱大明洞新天地大邱教会如今大门紧闭。

这名如今以“第31号患者”闻名韩国的61岁女性,可能已感染至少上百人。韩国疾控部门21日表示,在当天新增的病例中,绝大部分与“新天地教会”大邱分会有关,该病例群昨日已有至少144例确诊病例。

“新天地教会”成立于1984年,据信有超过12万信徒,他们坚信创始人李万熙是一位二次降临的弥赛亚(救世主)。2014年10月31日,该教被韩国基督教监理会认定为邪教。

但韩国的神奇之处在于,虽然该教被判定为邪教,却始终未被正式取缔。其教众虽然不再那么高调,但低调隐秘、甚至刻意隐瞒的行事做派更给疫情调查和防控增加了难度。在大邱,该教的信徒多达1000人以上,每周日都有集体礼拜活动。

“新天地教会”的集体礼拜活动。

据大邱分会的一位前成员透露,在约两个小时的礼拜中,所有的教徒都会席地而坐,用双臂拥抱彼此的肩膀唱歌——这加大了彼此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在教会活动结束后,大量人群从教会大楼高层走回1楼的楼道间的过程也要15-20分钟,也可能造成感染。

由于“第31号患者”近期曾多次参加教会活动,其导致的结果是,在大邱市近日暴增的确诊病例中,绝大部分被发现与她有密切接触史。

事发后,最气恼的无疑是韩国民众。在社交媒体上,针对“新天地教会”的责骂也被推上热搜。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有韩媒报道称,该教会居然不是主动配合防疫,而是向大邱分会的信徒们发布通知,让他们告诉家人自己没有去过教会,并对外假装自己不是该教的信徒。

邪教害人,果真五花八门,各不重样。但他们害人,却苦了大邱250万市民。该市市长已敦促全体市民,不要外出,防止感染——换句话说,为了保命,自我隔离吧。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 深海龟

编辑王若弦

编辑:王若弦,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