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前南京“3·24”案亲历记

28年前南京“3·24”案亲历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斌   2020-02-26 15:27:15

2020年2月24日一早醒来,打开手机,一行标题让我血脉贲张,心情激荡——28年前的“3·24”案破了!

1992年2月20日,我受公安部派遣,到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挂职锻炼,任分局副政委。

3月24日傍晚,我冒着细雨,从派出所骑车回分局。刚进大门,就见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张鸣远,脸色冷峻,坐上刑警队的车,亮起警灯,疾驰而去。

快半夜了,我正在收拾办公室桌上的文件,张铭远“砰”地一声把门推开,走了进来,来到他的桌子前,一屁股坐下,端起茶缸,“咕咚咕咚”就喝了一大杯。

我和老张一个月相处下来,已经比较熟了。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家休息?“休息?我看这段时间谁也别想休息了!”见我有些不解,他便简要地告诉我当天出现场的情况。

当天下午,刑警队接到辖区内南京医学院保卫处的报警电话,说该校女学生林伶20日晚自习后失踪。刑警队立即派人去该校调查,最终在教学楼天井内的窨井中发现一具女尸,经辨认,正是林伶。法医初步检验,死者系被钝器击打头部并遭强奸后,倒按入窨井中死亡。

说罢这些,他又用征询的眼光看着我,说:“这几天你能不能跟刑警队一起跑跑,既熟悉熟悉刑侦工作,也多个人手。我这边要经常跟市局五处碰情况,有些事老弟你就代劳一下。”

3月初,老局长调往市局,新局长两天前才到任。就在这个当口,发生了这个案子,老张确实有些压力山大。我立马表示没问题。

第二天,老张就把我带到刑警队,逐一作了介绍。大家手头都有事,彼此照了面,就各忙各的去了。队长朱建国正好要去南医现场,便拉我一起上了车。他跟我同庚,长得有点像韩国演员宋康昊。他父亲是市局有名的老刑警,当过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大概是基因的作用,朱建国对刑侦工作既痴迷又敏锐,不少案子破得很精彩。

从大方巷的分局到南京医学院不远,三四公里路,十来分钟就到。案发地为回字型教学楼,中间天井里有一排窨井,死者就是在那里被发现。

朱建国陪我看完了现场,一同走进设在楼内的专案组。他从腋下夹着的小包里,取出一个小罐,抓出一撮茶叶,给自己泡了杯浓茶,向我让了让,说:“昨天一夜没睡,提提神!”然后清清嗓子对在座的刑警说:“这个案子的条件还是不错的,许多证据都保留了下来。五处有五处的任务,案子发生在我们鼓楼,自然要多吃点劲。这几天先走访校园内和附近20岁到35岁之间的男性,在20号那天晚上,有没有作案时间?发现可疑线索,立即汇总到这里来。”说完,便开始按片区分配任务,两人一组。

想起刚来的时候,老政委曾说过,鼓楼分局一共才411名民警,我就对朱建国说,你把我也当作你的兵,多一个人手。他见我说得诚恳,便把我和经验丰富的刑警陈洋安排在一起,会后立即开始由近及远,按名单逐一走访。原以为顶多排查十天半个月,疑犯就会冒出来,没想到断断续续查了三个月,先后查出好几个,最后却都被排除。这一期间,每天都在南医附近的大街小巷转悠,也记不得自己走访了多少对象。由于不断跟当地人说话,我那带有上海口音的普通话,不知不觉变成了可以乱真的南京腔。而据事后统计,全市民警共走访排查了1.5万人。

除了走访,就是集中在一起汇总线索,分析案情。大大小小案情分析会,从刑警队、市局,一直到省厅,我参加了无数次,每次都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收获最大的,是5月26日那天,来自淮阴、扬州、无锡、苏州的四位刑事技术专家,从物证角度作了精辟的分析。印象最深的,则是6月6日上午,省厅凌福根厅长亲率几位副厅长,到洪公祠1号南京市局听取“3·24”案件的工作汇报。凌福根过去一直做刑侦工作,从苏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逐级升任厅长。他说话带有浓重的苏南口音,那天说到兴奋处,忽地站了起来,把边上的一位副厅长拽了起来,演示凶手如何在受害者身后卡对方的脖子。他用力甚猛,卡得那位副厅长直咳嗽。重新入座后,他说:“这个案子有几个破案有利条件:犯罪时间段可以确定;目击者对嫌疑人有详细的描述;有痕迹物证。”最后,还叮嘱道:“要形成一个证据卷,保管好。目前破不了,日后仍有条件破!”

7月4日,南京市局在《扬子晚报》发布模拟画像,悬赏市民举报线索,大规模的排查就此结束。不知是成天奔波过于劳累,还是睡觉没有规律,饮食不够卫生,9月中旬我被查出肝功能不正常。在南京钟阜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仍不见好,11月被部里派来的同事接了回去。

多年以后,每次到南京,我都会问起“3·24”案。然而,一提到“3·24”,大家原本高高兴兴的神情立刻黯淡下来。这是一块心病啊!我们没忘,专案组成员更没忘!28年来,办案人员不知换了多少茬,案卷也越积越厚,但是接棒者依然一如既往,锲而不舍,最后终于如凌福根老厅长当初所言,利用现有证据,一举破获此案!28年过去了,当年那些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如今大多已离职退休,当他们看到“3·24”案告破时,我想也一定和我一样激动、高兴,因为我们终于可以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杨斌  写于2020年2月26)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