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打不动了!美国和塔利班要签停战协议了,可阿富汗能就此和平吗?

都打不动了!美国和塔利班要签停战协议了,可阿富汗能就此和平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深海区   作者:杨一帆   2020-02-29 18:24:00

【新民晚报·新民网】上周,身为美国媒体大佬的《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呼吁阿富汗和平的重量级文章。吐槽阿富汗战争,早已不是美国舆论界的新鲜事。但本文的特别之处,在于发文章的人不是美国人,而是希拉杰丁·哈卡尼——塔利班的二号人物、美国官方以500万美元赏金通缉的恐怖大亨。哈卡尼刊文一天后,美国与塔利班达成一份迎来和平曙光的协议,约定从本月22日起实施为期一周的停火。若协议得到严格遵守,双方拟于停火期结束当日就正式签署和平协议。若一切顺利,在今天这个每四年才有一次的日子,美国有望给其史上最漫长的战争画上句号。

《纽约时报》截图

01

人类的军事史一再表明:当杀红了眼的双方在都投入巨大资源,付出惨重伤亡,仍不能取得胜利后,和谈就是唯一的选项。

当然,这绝不是双方有多热爱和平,只是因为都打不动了。

美国18年来花费了7500亿美元,付出了上万人伤亡。塔利班这边人员损失数倍于美国,就连哈卡尼的好友与副手都死在美国的空袭下。因此,无论双方如何用华丽动人的辞藻表达自己对和平的热爱,看看就好,不必当真。

将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众多美国大兵命丧塔利班的枪口炮火下。

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的求和之意就是假的。恰恰相反,希拉杰丁·哈卡尼能在《纽约时报》发文,本身就表明美国与塔利班的和谈就是“郎有情,妾有意”般的事。所以,虽然27日包括喀布尔在内仍发生了多起爆炸袭击,且造成了人员伤亡,但都被双方默契地忽略了。因此,虽然停火协议还未真正到期,但远在彼岸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就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提前发布声明称将于29日派遣国务卿蓬佩奥前往卡塔尔首都多哈,在那里同塔利班正式签署和平协议。此外,他还指示国防部长埃斯珀与阿富汗政府发表一份联合声明。特朗普如此兴师动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着眼于谋求连任。

“当我竞选总统时,我向美国人民承诺,我将开始撤回我们的军队,并寻求结束这场战争。我们就这一承诺取得了实质进展。”特朗普这份得意,就差直接喊人来夸自己了。虽然协议内容尚未公开,但美媒普遍预计,在协议签署后几周内,驻阿美军将从大约1.3万人缩减至8600人。这是塔利班被迫所做的让步——尽管塔利班一直要求外国完全撤军是开启国内和平进程的前提,但在占据装备与科技优势的美军面前,塔利班最终妥协。

02

不过,塔利班取得的让步,显然比它对美国做出的还要大。

一直以来,塔利班坚决否认阿富汗政府的合法性,坚持要单独与美国和谈。而美国在和谈里最大的顾虑,就是自己撤军后,一手扶植的阿富汗政府怎么维持下去,经过数年扯皮,美国最终对塔利班让步,把阿富汗政府排除出和谈,并同意在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后,再由阿富汗国内各势力进行政治协商。

2019年6月,在卡塔尔参加第七轮和谈的塔利班代表团。

从这点看,虽然美军在战场上不落下风,但塔利班却取得了政治上的优势。

然而,阿富汗政府十分孱弱,但作为这片土地名义上的统治者,没有它参与的和平协议无疑是不完整的,能否得到有效执行也是备受质疑的。进一步说,假使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顺利开启,阿富汗政府以何种身份参加仍是疑问。至少在塔利班看来,政府应该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参与协商。虽然名分未定,但面对最终被抛开的局面,阿富汗政府也只好硬着头皮追随美国。27日,阿富汗政府宣布将派代表团将赴多哈与塔利班展开“初步接触”。虽然由头是应“塔利班和我们的国际伙伴”邀请,但无法参与实际谈判。

塔利班的武装分子据法新社报道,如果美国与塔利班顺利举行签约仪式,可能会有约30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参加仪式,唯独阿富汗政府缺席——这可真是现实版的“缺谁谁尴尬”。但阿富汗政府也怪不得别人。自己实际执政能力有限也就罢了,关键是明明处在在同塔利班就国家未来的走向进行谈判的关口,却依然延续着内斗不断的“光荣传统”。阿富汗去年9月28日举行总统选举,直至今年2月18日才公布计票结果,显示现总统加尼获得50.64%选票,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阿卜杜拉获得39.52%选票。依据选举法,候选人获得超过半数的简单多数应当选,但阿卜杜拉以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这一结果,宣称自己获胜,誓言要组建一个“平行政府”与加尼唱对台戏。互不相让的二人原定于27日举行各自的就职仪式,但美国为了不使与塔利班的和平协议多生变数,硬是迫使二人同意暂缓就职,待协议签署后再进行调解。在与美国都能打得互有往来的塔利班面前,这样一盘散沙式的政府能在谈判桌上有怎样的作为?

03

然而,假使阿富汗政府解决了内部的摩擦,也绝不意味着阿富汗国内的和平进程一片坦途。这是由阿富汗政治的碎片化决定的。长期以来,阿富汗国内族群林立,军阀混战,人们先知道部族,其次才晓得国家。以在战火中崛起的塔利班为例,除了美国当年的大力扶持和军援外,占阿富汗人口近半的普什图人的坚定支持也是重要内因。当年苏联撤军后,阿富汗陷入军阀混战。广大普什图下层民众成为军阀轮番劫掠的对象,纪律严明、信仰虔诚的塔利班的出现,无异于当地百姓的救星。因此,虽然塔利班在外名声欠佳,但可以说是代表了一部分草根阶层的利益,普什图人聚居的坎大哈省到现在也是塔利班的大本营。然而,塔利班能代表的人群终归是有限的。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世俗化群体、或者曾受过普什图人打压的其它少数族裔,是肯定不是欢迎塔利班的群体。这说明了阿富汗和平进程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在一个缺乏主体民族和政治向心力的国家,如何尽可能多地汇聚不同群体的利益,扩大政治体系的包容性。

2019年 8月7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汽车炸弹爆炸事件中的伤者在医院接受治疗。

哈卡尼日前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提到,塔利班“致力于以真正尊重的协商方式与其他各方合作,达成一个新的包容性政治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每一个阿富汗人的声音都得到反映,没有一个阿富汗人会感到被排斥。”塔利班还主张,“共同找到一种建立伊斯兰体系的方法,在这个体系中,所有阿富汗人,包括女性,都享有平等的权利”。这当然是一个好的开始,但塔利班主张的伊斯兰体系能否做到这一点?女性等弱势群体的权利又如何保证?世界都在期待阿富汗给出答案。

(新民晚报深海区撰稿 杨一帆)


编辑:杜雨敖,尹尚胜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