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39) | 援鄂小记,一 碗小米粥

战疫中的生活(39) | 援鄂小记,一 碗小米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程瑞杰   2020-03-03 18:43:08

我是喝着小米粥长大的,我喝惯了母亲的小米粥,醇香而解渴,一口干完,感觉好痛快,所有的苦累都扫光。

身为医者,适逢疫情,来到武汉,我们不怕苦累,不怕挑战,虽总被人称之为天使,但毕竟都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凡人。一周下来,工作环境适应了,异地的气候也不成问题,开始总觉得口中缺了点味道,那种味道,是家乡的味道,尤其是年迈的母亲、贤惠的爱妻和可爱的女儿嘘寒问暖之后,这种丝丝的情愫更加的浓厚。

今天是我的白班,因住所离开雷神山医院要近1个小时的车程,我照例6点多出门。一切都按部就班,下楼、取早饭、上车。发早饭的阿姨,一边娴熟地帮我打包,一边习惯性地介绍:肉包、鸡蛋、小米粥…… 咦,我没有听错吧,真的是小米粥,顿时像是获得了一个小奖励,心里美滋滋滴。

车上,我享受着这份美味,心里琢磨着,难道真的是“心想事成”?

前天的一幕忽然浮现入脑海,为了保障我们市一每一位奋斗在雷神山的医务人员衣食无忧,院内配置了几位后勤的老师,他们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大家都尊称他们“吴妈”。不仅如此,负责心理疏导的程文红主任,在疫情一线,不但服务于患者,而且在医务人员中开展“援鄂医护每日心晴指数”的调查讨论,其中有一个主题是:今天你最想吃什么? 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小米粥。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尤其是幸福的味道,一切又都是情理中的必然。这是同事间的关爱,是市一人的体贴和细致入微,犹如丝丝暖流,渗透入我的心田。

这股暖流,其实从出征的那一天,就围绕着我,时时刻刻。

清晰记得,知晓我和姚玉婷、徐梦丹三位医生赴鄂支援的消息后,科室里的几位大姐大,就开始忙前忙后。吴莹老师,放弃出夜班的休息,驱车到超市为我们采购,暖宝宝、维生素、老干妈、火腿罐头……,生怕我们在异地吃不惯、不适应。陆建红主任,一大早就赶到医院,帮着打包行李,出谋划策,细心的她帮我们每一个人的行军包上,用彩带系上两个蝴蝶结,既便于辨识,更是对弟弟妹妹的一种祝愿和祈祷。当陆主任和姜海琼老师拿着针线帮我们整理迷彩服的时候,我心里闪现的,就是那首《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出征那天,科里的几位大姐大和沈华主任,都来送行。他们夹道欢送,鼓励前往疫情一线的小弟小妹。我强忍泪水,向他们挥手致谢,不敢长时直视她们的眼睛,生怕被她们笑话,而我怎能不知,模糊的视线那头,亦是泪沾衣襟。

感谢身边所有关怀我们的人!

借用今年最火的一句话:一切的美好,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IMCC 程瑞杰)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