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该明白,救伊朗就是救自己!

美国该明白,救伊朗就是救自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3-06 15:09:00

新冠肺炎什么情况?从北京时间今天上午的数据来看,过去一天——

中国的情况确实在好转:除了湖北以外,新增确诊病例19人;即便湖北,新增确诊保持在一百人出头,逐渐平稳,甚至,在湖北,武汉以外,首次清零。

海外的情况:韩国新增518例,伊朗新增591例,都数倍于中国新增;美国新增44例,按人口比例来算,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然而,这时候,美国国内一些政客,却仍摆出一副四处为敌的嘴脸:

一方面,不想放松对伊朗的单边制裁;

二方面,还在国内继续蚂蚁缘槐夸大国,想用中国的台湾问题讹诈全世界;

三方面,对于新冠肺炎的名称,则依旧采取污名化中国的态度;

四方面,美国政府则重启在阿富汗用兵。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继续他的“洗手论”。在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连线采访时,特朗普竟然称,世卫组织(WHO)的数字“很假”。“这就是一场流感!”特朗普说。

海叔要说,地球是人类的家园。美国诚然是世界上目前首屈一指的强国,可这么怼世卫组织,特朗普确实该学习下中国一句古语——“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01

伊朗的疫情,上至高官,下至平民,都有感染,累计确诊病例已经排在中国、韩国和意大利之后,达到世界第四。与中、韩、意这样开放的经济体不同,伊朗受到美国为首的国际制裁,国内无论是经济条件还是医疗卫生条件,都捉襟见肘。无论是救治伊朗人民,还是对国际社会做出应有的守土有责的交代,伊朗都亟需国际社会的援助。实际上,世卫组织官员已在伊朗考察各种抗“疫”情况,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也正在支援伊朗。

而美国在做什么呢?负责外交工作的蓬佩奥2月29日在社交媒体发帖,一方面称“对新冠肺炎在伊朗的扩散,与伊朗及其邻国民众面临的公共健康风险深感关切”,并提出要向伊朗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他甚至大嘴一张称要“满足他们未获满足的需求”。可另一方面,蓬佩奥竟然还称伊朗为“世界头号恐怖主义和反犹主义者”,并声称伊朗人与受到伊朗政权影响的人都会感谢美国打压伊朗的行为。

图说:蓬佩奥2月29日在社交媒体发帖

听其言,观其行!

目前,美国对伊朗做了哪些人道主义援助?貌似除了蓬佩奥的几句谎言,美国啥都没做。

恰如伊朗总统鲁哈尼3月4日在内阁会议上所说的,有些国家说想帮助伊朗人民,那就应解除药品方面的制裁。伊朗食品药品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全国每周需要4000万个口罩,正在试图进口N95口罩。目前伊朗口罩周产约1400万个,每周口罩缺口达2600万只。这些口罩可不都是伊朗政府、伊朗官员所需,更该是蓬佩奥嘴里的亲爱的伊朗民众所需要的,就看美国有没有下一步的举措了!如果美国想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就该支援伊朗,就该立即解除对伊朗相关制裁,避免干扰伊朗及国际社会抗击疫情的努力,否则就有违人道主义精神!

02

不得不说,美国国内新冠肺炎的情况,也透露了几丝不妙的苗头。譬如其确诊人数已经跻身世界前十,死亡率却比确诊人数更高的德、法要高。一艘公主邮轮正困在海上。船上有3000多乘客和船员,此前,已有两名乘坐过该邮轮的乘客确诊新冠肺炎,其中一人死亡。换言之,日本此前遇到过的情况,正再次出现在美国。只不过,目前看,在美国的这艘公主邮轮面临的情况,恐怕比当时在日本的“钻石公主”号更糟糕。

一艘公主邮轮在加州海岸被隔离

在船上人下船后再被确诊后,2月下旬,该船又做了从旧金山往夏威夷的旅行。62名参与此前行程的乘客同样参与了这次夏威夷的旅程,他们被认为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并可能在邮轮上进一步传染给其他乘客。

简单说:在日本,公主邮轮一船人遭殃;在美国,公主邮轮两船人遭殃。

这时候,在美国出现了对新冠肺炎的两种视角。

一种视角,是对美国疫情前景的担忧。以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为例。克鲁格曼称,美国对新冠病毒的检测,远落后于一些国家。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联邦政府在认真对待新冠肺炎疫情。当联邦政府最终提出用额外经费来抗击这种疾病时,数目少得让人感到荒唐。

另一种视角,则以心大如特朗普者为代表。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连线采访时,特朗普称,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称新冠肺炎死亡率3.4%是个假数字。特朗普的理论依据竟然是“只是出于直觉,但我同很多搞这方面研究的人聊过”。

安东尼·福西(中)和背后的彭斯 图|福克斯新闻截屏

更荒唐的是,特朗普政府要求——美国国家国民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在公开发言前,必须通报彭斯。此前,福西一直向特朗普苦谏,称新冠肺炎比流感严重得多。

海叔觉得,从特朗普的理解,新冠肺炎死多少人,以及其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对于他选情的触动有多大,才是他计算的东东。至于具体死的活生生的人,可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美国不是一个封闭的存在,而是地球村的一分子。美国自己不去主动控制疫情,造成未来世界,特别是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因医疗卫生条件限制,而产生新冠肺炎更大规模流行,造成更大规模的伤害,这合理吗?

03

美国当然可以甩锅。譬如污名化中国,有的美国媒体称新冠肺炎为“新冠肺炎”,美国福克斯新闻的记者杰西·沃特斯(Jesse Watters)更是耍流氓称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中国,原因:“因为中国人很饥饿,中共不能让人民吃饱,因此人民很绝望,吃未煮熟的不安全食物,这就是科学家认为的新冠病毒的来源。”这厮还要求中国为新冠肺炎之流行,向世界道歉。

无耻之徒杰西·沃特斯(左)在电视里借新冠病毒,极尽造谣中国之能事

现实中的中国自然不是几个宵小、无耻之徒造谣诽谤的那般。别说平时,即使是在疫情时期,武汉封城之际,武汉也没有沃特斯说得那般人民忍饥挨饿吧?武汉作家方方在3月4日的日记里就写道,“疫情控制住,已是板上钉钉的问题”。她还写道,买菜,“团购的方式,越来越灵活”,另一方面,“年过六十岁的市民,可以下楼免费领蔬菜”。方方虽然年过六十,却不想去占这个便宜,可架不住楼栋长一个劲催,当天下楼去挑了四棵生菜。方方所见,是“很大两包菜,在旁边取个塑料袋自己想装多少就装多少”。

图说:央视报道疫情封城期间武汉的生活保障问题

确实,在武汉封城后,有一些没来得及出城的外乡人等等,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无论是志愿者,还是政府,都在想办法。像杰西•沃特斯这样恶毒攻击中国的,如今信他这种鬼话的恐怕已经不多。

回顾往昔,一个世纪之前的世界性大流感,从美国堪萨斯某军营首先暴发,可后来的名称竟然是“西班牙大流感”。2009年美国暴发的H1N1流感蔓延到214个国家和地区,当年就导致至少18449人死亡,这个流感也没被命名为美国流感,也没谁要求美国道歉。如今新冠肺炎尽管从武汉开始大规模暴发,可其病毒源头在哪里,至今还没找到。退一万步说,即便源头在中国,也不能伺机污名胡说啊!

在中国举国抗击疫情之际,在美国有疫情扩大的苗头之际,在世界疫情不容乐观之际,美国这些表现,并不令人惊讶。这不,美国众议院又抛出个“台北法案”,此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治病毒,在海叔看来,恶毒虽恶毒,也终究会像生物领域的病毒一般,被人类所战胜。病毒,终究是病毒,人类要生存,要发展,必须战胜之!中国如此,美国亦然!

海上客工作室

编辑: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