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雷神山医院院感医生:你们守护病人,我来守护你们

走近雷神山医院院感医生:你们守护病人,我来守护你们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郜阳   2020-03-12 09:57:00

图说:傅小芳(右)不放过任何细节 新民晚报记者 郜阳 摄(下同)

“等一下!”傅小芳拦住了脚步匆忙准备进入ICU病房的护士。

“护目镜和鼻梁间还是有点空隙。”她边说边取来小棉球塞上,“这样就好多了。”眼前的年轻人就像自己孩子一般,她不允许自己放过一丝可能带来风险的隐患。“没问题了,加油!”

这场战疫,让我们认识了很多默默无闻的角色,如果说公共卫生人员的流行病学调查像破案,那么像傅小芳这样的院感防控者更像是中小学班主任——他们管天管地管空气,时不时出现在你身后,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规范之处。可正是他们的存在,逆行者们才能安心推开从清洁区到污染区的一扇扇门。

傅小芳明年就要退休了,是上海市第八批援鄂医疗队里年龄最大的专家。在雷神山医院感染二科ICU病区的“二更”区,她和记者聊起了自己的工作。采访是断断续续的,她不停地起身,为每位将与病毒做斗争的战士送上“定心丸”。“我们院感组一共7人,每人每天至少要检查几十位吧!”她说。

图说:傅小芳(右)为医护人员在隔离服上写名字 

队伍里最爱“挑刺”的人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如何进行“院感防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据官方通报,湖北省有3000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而且大多是非传染科医生。究其原因,这是新发传染病,初期人们对它的认识不足,再加上防护用品紧缺,导致防护不足,部分医务人员工作强度大导致免疫力下降;另外,院感防控人员配备严重不足。

院感防控,顾名思义,主要工作是对医院里发生的各种感染进行预防和管控,包括患者之间以及医患之间和医生之间的感染或传染。“最早的院感防控可以追溯到克里米亚战争,南丁格尔在战地医院通过改善卫生条件、病房通风、戴手套等措施,在短时间内,使得伤病员的死亡率从近50%降低到2.2%。”傅小芳介绍,“后来,李斯特医生做了第一台抗菌手术,所有接触手术创口的东西,全部都用石碳酸溶液洗过。”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国医院感染控制理念和方法逐步与国际接轨。SARS肆虐,医护人员感染、医院内交叉感染事件频发,也推动我国对院感防控“建章立制”。

从1月17日开始,傅小芳就投入疫情防控工作,每天连续工作14到16小时,过年期间很多天是24小时超负荷工作,指导隔离病房布局流程、终末消毒、工作人员防护等。此次支援武汉,医疗队总领队、仁济医院副院长张继东给院感组布置了不少任务:要加强自我管理、互相监督管理、驻地管理以及问题导向管理。

支援武汉的大部分医疗队,都设立了专职的院感防控人员,队伍零感染,是他们存在的意义。刚到武汉,一张简单清晰的示意图就传到了每位队员的手机里。“酒店也要‘三区’划分:走道属于污染区,进门换鞋、脱外套的地方是半污染区,队员居住的房间是清洁区。”傅小芳比划说,“驻地要分专门的出口和入口,入口处要手消毒液进行手卫生,有消毒地巾铺在地上给鞋底消毒……”

队伍前往雷神山医院进行对接,首次见面,傅小芳就开始“挑刺”。她一眼看到病房外的压力表显示为正压。“病房内的气压必须低于病房外的气压,只有外面的新鲜空气可以流进病房。如若不然,医护人员进入病房,风险会大大提升。”她立即找来了雷神山医院的工程师,对方解释是没有调整归零的原因。她不放心,找来随队负责后勤保障的队员施阳再三验证,得出确实是负压的结论,才让工程师离开。

图说:傅小芳(左)为即将进入ICU的医护人员调整防护面屏

所有细节都不放过

对于呼吸道传染病来说,“三区两通道”是最基本的要求。没有指示的病区,称为迷宫毫不夸张。傅小芳和院感组头两天的工作,就是要摸清每一条路。通往安全还是危险,他们要对所有人负责。在大伙儿的齐心协力下,一个个箭头和类似“只出不进”“只进不出”的标识贴在了每一道门上,一面面全身镜放在了每间更衣室里。

从收治病人的第一天开始,傅小芳几乎每天都守在雷神山医院里。医护人员防护服的穿脱,她都一个个盯着。惊险还是来了,因为要抢救病人,一位麻醉科医生没来得及等检查防护装备,就冲进了ICU病房。出来时声音有些颤抖,“我按习惯只戴了一层手套,怎么办?”万幸的是,手套没破。意外提醒大家,院感防控容不得半点疏忽。

“我们想到了无数种ICU里可能出现的状况。”傅小芳一一向记者列举,比如双层手套破损,当事医护人员须立即进入“一脱区”手卫生,摘下双手的两副手套再次手卫生,重新佩戴完清洁手套后手卫生,按规范完成脱防护设备流程,重新穿防护设备进入隔离病房工作。“当然还需要上报职业暴露。”她补充说,“还有被锐器损伤、防护服破损、防护面屏被喷溅、隔离区发生晕厥等,我们都做了应对预案。”

最让她担心的,是脱防护服的过程。从隔离区出来,医护人员要一层层脱下防护装备,顺序或方法不对,都会造成感染。“他们在里面四五个小时,出来的时候由于疲惫加上放松,很容易出错。因此我们也安排了专人在相关区域24小时监督指导。”

“你护目镜涂过防雾剂了吗?”见有队员又要进入病房,傅小芳上前问道,她回头向记者示意了一下,“这是防止护目镜起雾,影响操作。”有一回,医院发下的防护服领口没有搭扣,她立即要求更换。在她看来,院感医生虽然不在最前线战斗,但在这场疫情防控中,他们不可或缺。

“我经历过SARS,明白这里需要院感医生,我是一名党员,关键时刻就得挺身而出。”傅小芳说,“你们守护病人,我来守护你们。”她的心愿再也普通不过了,只有六个字:平安来,平安回。

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郜阳


编辑:包琴娜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