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疗队赴意,居然还有人挑拨离间!意大利网民:杠精走开,你见欧洲人来帮忙了?

中国医疗队赴意,居然还有人挑拨离间!意大利网民:杠精走开,你见欧洲人来帮忙了?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3-12 17:35:00

24小时内,累计死亡人数猛增196,至827;重症监护室不足,医生不得不考虑在老年患者和年轻病人之间做出选择;政府宣布关停所有商店,只留药房和食品店继续营业……

在意大利人做出艰难选择和决定的时候,一队来自中国四川的抗疫专家组正在飞往意大利的途中。

图说:中国红十字会赴意大利抗疫专家组由1名副会长带队,队员包括国家疾控中心1名专家,华西医院专家梁宗安、唐梦琳,四川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所童文彬,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吉晋,中国红十字会成都备灾救灾中心秦小利。 来源:红星新闻

科莫街曾经是意大利米兰夜生活最HIGH的一条街。但从今天开始,它是这样的。

由于疫情的蔓延,以及政府下令售卖非生活必需品的商店关门,这条街如今变得冷冷清清。

特伦托的一处果蔬市场摊位前的地面上画着标记,要求前来采购的市民记得保持安全距离。小镇的食品店里,出现了熟悉的一幕,人们也芬兰式排队等待结账。或是在超市门口排队,等待放行进店采购。

现在在意大利,人最多的地方是医院。

布雷西亚的一家平民医院是新冠肺炎病例的紧急检查站和分流点。3月11日是意大利自2月21日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新增确诊病例最多的一天,但意大利民防局解释说这是由于10日确诊了约600例新增病例,但直到11日才报告。

漂亮的意大利护士阿莱西·博纳里一天的工作结束,摘下口罩和护目镜,晒出自己满脸勒痕的样子。“我很害怕,害怕上班。我担心因为口罩没能很好地贴合脸部,或者我戴着被污染的手套无意间摸了自己的脸。”她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道,“读到我的这条帖子的任何人,请不要挫败我们所有的努力,别自私,好好地呆在家里,这样才能保护好那些容易感染的人。”

意大利医护人员发起了“我呆在病房,你呆在家里”的活动。

尽管意大利也建了方舱医院,但由于确诊病例人数急剧增加,医护人手、重症病房依旧十分紧张。贝加莫的一家医院每天要收治25名确诊病人,几乎每天都有医护人员感染。

10日是意大利新增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196人。

意大利麻醉、镇痛、复苏和重症监护协会(SAARI)上周发布的一本小册子,建议医院不要再继续采取“先到先治”的原则,而应转向“灾难医学”,将生存机会留给年轻人。

但也有医生认为,在决定是否应该将病人收入重症监护室时,年龄不应该成为唯一的标准,还应该考虑到病人的基础疾病情况。

关于这个问题,意大利医学界依旧在争论。但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卢卡·弗朗西斯是一个演员。这周,他患有癫痫的姐姐特雷莎出现了新冠肺炎症状。特雷莎病情很快恶化,出现了呼吸不畅的症状。“我的姐姐昨晚走了,可能是因为新冠病毒,至今我还在等答案。”卢卡在视频中说,自己不得不强烈要求工作人员上门给已经过世的姐姐做检测,“但他们拒绝给我做检测”,理由是除非特雷莎被确诊了。

卢卡很惊恐,因为当时“为了保住姐姐的命,我不得不给她做人工呼吸”。

看着床上姐姐的遗体,愤怒的卢卡拍下了视频po到网上:“我们被毁了,意大利抛弃了我们。”

在后来更新的视频中,卢卡说家中另外3个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而他还不知道自己年迈的父母是否被感染了,“噩梦还在继续”。

意大利坎帕尼亚大区议员伯雷里说,特雷莎是意大利第一个在家中死于新冠肺炎的人。

意大利人正在困境中努力与病毒抗争,但却迟迟等不来欧盟“兄弟”们的援手。甚至一些国家还为争抢口罩、呼吸机翻脸。

而今天,意大利人将迎来一队来自中国的医疗专家团队,其中来自拥有众多一号难求的医学大牛的华西医院派出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学科主任梁宗安和重症医学科小儿ICU护士长。

梁宗安说:“我们不会忘记,在我们最黑暗的时刻,意大利为中国提供了宝贵的支持。现在我们愿意与意大利人民站在一起。”

另外还有一批物资也在路上了。

看到消息,有意大利人想起了疫情爆发之初那些将病毒和中国划等号、疯狂带节奏的意大利政客和媒体:“侮辱他们的我们,是多么不文明。”

“谢谢你,请原谅侮辱你、不尊重你的意大利人。再次感谢。”

“这应该让人们重新思考他们对中国人的普遍看法。”

当然也有人对我们释放的善意视而不见的。

“这不是捐赠,是我们买的。”

“它们会是特洛伊木马吗?”

没错,1000台呼吸机确实不是中国送意大利的。因为正如王毅外长所说,中国自身对医疗物资也还是有较大的需求,但我们愿意“克服困难,向意方提供口罩等医疗物资,加大力度向意出口急需的物资和设备”。

请记住,意大利的欧洲邻国可是一直拒绝出售口罩和其他医疗设备的,现在意大利有1028个重症病例急需呼吸机。

意大利贝加莫一家医院的新冠病毒危机部负责人斯蒂凡诺·法久利就说,他所在的医院每天新增25个病人,并且几乎每天都有医护人员中招。而物资紧缺是更糟糕的事,尤其是呼吸机,他们可以在一个月内但没法在一天内,让100个病人都用上呼吸机。

而在意大利的另外一些医院,医护人员甚至不得不自己动手,缝制口罩等防护装备。

意大利驻欧盟大使毛里齐奥·马萨里就撰文写道,意大利已经要求激活欧盟民防联盟机制,以确保医疗设备的供应。“但不幸的是,没有一个欧盟国家响应委员会的呼吁,只有中国在双边层面上做出了回应。这不是欧洲团结的好兆头。”

有意大利网民在社交媒体上po出了马萨的这段评论,下面有人跟帖道:“也许欧盟没有它看起来那么团结一致。”

“欧洲!你必须始终记得,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谁永远在你身边!谢谢中国!”

“作为一个意大利人,我衷心感谢中国的帮助,希望两国的友谊永在!我们会赢!”

紧跟意大利,丹麦成了欧洲第二个宣布“锁国”抗疫的国家,未来也许还会有更多国家采取更严格的措施抗疫。但正如梁宗安医生所说,病毒是无国界的。有医学专家就警告说,英国和美国变成意大利大概也就是两周的时间。

这个节骨眼上,救人就是自救,中国人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向意大利伸出援手,也希望更多人放下架子,摘下有色眼镜重新打量中国的善意。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深海区工作室

编辑:杜雨敖,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