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45)|云教学的那些事儿

战疫中的生活(45)|云教学的那些事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爱玲   2020-03-13 15:43:00

年前我们全班一起写了《云上的生活》,没想到,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不得不开启了真正的“云生活”。

年前曾经跟孩子们读过一本绘本《天空100层的房子》,作者是岩井俊雄。讲的就是云上的生活,云上有雨雪之家、有雷电之国、还有彩虹乐园,看完了我们全班还同写了《云上的生活》,没想到,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不得不开启了真正的“云生活”。

比如现在,我在学校值班,刚刚云批改完班里孩子的作文。被他们的云生活逗得笑个不停,想想如果没有这朵云,真不敢想象我们如何熬得过这个冬天,又如何能忍住发痒的脚不去招惹这个春天。

说起云教学,我们真是紧张得很。用手忙脚乱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夸张。就我们那个向来定力十足、你急得火烧眉毛他依然云淡风轻的校长,也忍不住乱了方寸。初六就开始张罗着给我们几个分管教学的开视频会议,商量着怎么网上授课。

先是用希沃软件,没法互动,淘汰;再试qq直播,搞不定屏幕分享(那时候腾讯课堂还没到位),淘汰;再换一起作业网,配置太高,多数人家电脑不支持,淘汰;最后终于锁定了可爱的钉钉。建群、调研、安装、试播、备课,忙得那叫热火朝天。

说起开学第一天,那叫一个人仰马翻,我的还好,虽然有点小插曲,但还算顺利,第一天上午上完课,我们开始教学调研。卡机、刷屏、无声、断网……各种状况,花样百出,我们班一个小老师打着电话都委屈得哭了。晚上,看抖音上全国各地老师主播们“处女播”的各种姿态,又让大家伙好一阵儿开心。

后来,一切都慢慢好起来,老师们习惯了,孩子们习惯了,好吧,生活必须加点佐料。我突击来了一次云点名。云点名,就是我要是喊谁的名字,谁必须第一时间在回复区打1。结果,果然让我逮住了一个,全班50个孩子,有一个没上,而且这是一个教师子女。

这好玩了,还没等我找他聊天,他主动坦白了。可怜巴巴地传过一行字:“我爸爸、妈妈都在讲课,所以才没听。”我心里那个偷偷地得意呀,瞧瞧,墨菲定律,应验了吧,以为有云我看不见你,我一抓一个准,瞬间觉得自己就是胸前勋章满满的云侦探啊。

晚上他爸爸严肃地保证:“对不起,我们明天一定准时听课。”他妈妈也就是我的同事回复说:“叫他看弟弟,他也不看,让他爹弄了一顿。”我心想,这偏心眼的爹娘,偏自己的学生不管我的学生,还把我的学生当“保姆”用。我立马在朋友圈“声讨”他们。然后到她的朋友圈一看,“我们两口子上网课,老大在偷玩游戏,嘟嘟(3岁)在厨房擀面条”。那个场面啊,我隔空都能够看到怎一个狼藉。好吧,我就原谅了他们。要我说,两口子都手忙脚乱当主播,家里又有两个娃,没有老人帮带的,能顺利开课的都得嘉奖。

我家儿子的数学老师也有个两岁的娃,有一次正好要开课了,娃撕心裂肺地哭起来。看来别人也哄不好。妈妈还得淡然冷静地给学生们讲二次函数,那心肠啊,怎叫一个“硬”。娃拍门在外面哭的声音,我听着都心疼得不得了。一天天,慢慢地,小家伙大概也适应了,偶尔我会听到一声奶声奶气的“妈妈”,“找哥哥去”,小家伙就乖乖走了。

生活中,总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比如这次疫情,它把我们逼上云端,如果没有云生活,真不知道如何安放我们被困住的日子。(王爱玲)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