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上海援鄂医疗队90后刮起“青春风暴”

上海援鄂医疗队90后刮起“青春风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左妍   2020-03-21 16:05:54

图说:仁济医院潘雪红把“哆啦A梦”作为自己的标志 来源/采访对象提供(下同)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批年轻的白衣战士挺身而出。上海先后派出9批1649名医疗队员奔赴武汉,在好几支医疗队中,90后医护人员占半壁江山,还有相当一部分是“95后”。上海支援湖北医疗队中,90后党员有140多名。面对疫情大考,他们冲锋在前,让青春在战“疫”一线绽放风采。

“小确幸” 谢谢你们信任我们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护士张贤玲是一名90后党员,拥有丰富的重症实战经验。她是科室里第一个报名上前线的。“第一次进隔离病房,有过对未知的害怕,但我不恐惧。”张贤玲说,自己每次进舱都会跟患者交谈,陪他们聊天。现在即使穿着防护服,患者也能认得出来,进门就会打招呼。

有个患者被告知2天后能出院,一直对张贤玲说:“想走的时候跟你照张相,留个念!”可2天后不是张贤玲值班:“要不我过来看看你吧!”谁知患者考虑再三,“拒绝”了张贤玲的建议。“你们来一趟不容易,还要穿防护服,不值班的时候还是休息吧!”到最后,照片也没拍成。张贤玲说,自己很珍惜这份感情,也永远记得这个患者。现在,看着病房里各项工作越来越顺利,想到自己也是参与者就很有成就感。患者们也说,感受到了上海医疗队带来的温暖,还有年轻护士们的活力!

图说:中山医院的张贤玲(右一)在工作中

90后护士谢亚莉,已经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工作了8年。1月28日,她出发前往武汉支援,并未告诉安徽老家的父母。“后来妈妈流泪了,爸爸还给医院写了封信。”谢亚莉在武汉三院工作。她回忆说,ICU病房里有一位阿姨,起初情绪有些焦虑,一直说想回家。“我当然告诉她不可以啦,但又怕她消极不接受治疗,所以有空的时候就陪她聊天,尽可能地开导她。”那一天,这位阿姨要换尿不湿,别的护士要帮她换,她却说要等等。“阿姨,你认得出我吗?”谢亚莉很惊讶。病人说:“我记得你的眼睛,你的眼神看起来很温柔!”瞬间,谢亚莉的眼泪夺眶而出——能被患者认可,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小确幸!

3月19日,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四病区开病区满一个月了。而远在800公里以外的上海仁济医院(西院)老年科,收到了一面别样的锦旗,上面写着“新冠无情人有情,爱撒江城暖人心”。这面来自湖北武汉的锦旗,是刚出院的姑娘文文(化名)和她同病房的母亲寄给仁济医院护士潘雪红的。

文文是1992年出生的,而潘雪红是1993年出生的,同龄的姑娘们格外聊得来。在文文与她母亲住院的日子里,潘雪红只要进舱就会特意去和文文聊一会儿。文文因为想出院而心情沮丧,她又主动带去了很多零食。收到仁济西院同事发来的锦旗照片,潘雪红大吃一惊,也非常感动。她说,作为护士,本就应该主动关心患者,给患者带去阳光!

图说: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的谢亚莉写信宽慰父母

大情怀  抗疫最前线挺身而出

瑞金医院的90后麻醉科医生缪晟昊,有5年工作经验,他是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插管冲锋队”的队员。每一次气管插管,他都坚持把职业暴露风险最高的操作交给自己完成。现在,院区里只要有难度高的插管,大家马上想到请他出马。这一次,他在武汉火线入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他说,自己受到许多优秀前辈的影响,在与病毒赛跑的日子里,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看家本事”都拿出来。

像缪晟昊一样高强度工作的90后,在上海的援鄂医疗队里还不少。别看他们年纪轻,却个个都吃苦耐劳,甚至,能者多劳。中山医院心外科监护室的90后男护士李春雷新婚不久,因疫情推迟了蜜月旅行后,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前线。妻子也是一名重症科的护士,同是党员的她十分理解和支持丈夫:“国是大的家,家是小的国,只有大家好了,我们的小家才会幸福!”

李春雷说,进隔离病房要戴三层手套,找病人脉搏时几乎一点感觉也没有。难处还不止这些,在里面穿着防护服,连转个身都得小心翼翼,更不能像平时那样蹲下身找脉搏,就怕一不小心使防护服接口绷裂。扎针时也只能半躬着身子,扎一次针就要出一身汗。但李春雷表示,有困难男人要带头上,特别是需要胆量、力量的地方!一天凌晨,一个重症病人情况危急,他发现情况异常后,迅速通知值班医生,并冲到最前面给患者做心肺复苏。除了细心护理病人,李春雷还常常省下自己的水果和蛋糕,送给病人吃;还抽空陪那些失去亲人的患者聊天,疏导情绪,用年轻人的热情,安慰有时处于崩溃边缘的老年患者。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一批批90后白衣战士勇敢地将责任与使命扛在肩上。他们已经接过前辈手中的接力棒,成为守护人民健康的生力军。

大决心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以前,人们总说90后以自我为中心;现在,不怕吃苦、不怕牺牲,成为他们的代名词。

“如果有机会,我想申请第一批去支援武汉。”冯圣捷向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副队长贾波提出申请。之后没几天,他就随队来到了武昌方舱医院。如今,方舱已经完成历史使命,但冯圣捷还没有回来。冯圣捷出身于医学世家,从小就把当医生作为自己的志向,“家人告诉我,学医之路不好走,但我觉得治病救人很有意义:救治一个病人,往往就拯救了一个家庭。”1990年出生的冯圣捷马上就30岁了,他说:“我的生日在5月,希望那时,疫情已彻底好转。”

图说:杨浦区中心医院的杨森医生

杨浦区中心医院50名医护人员随上海第八批医疗队奔赴武汉,整建制接管雷神山医院C3病区,他们中,90后医护人员有13人。初上“战场”,年轻党员也会发怵:“怕自己做不好连累了同事,怕自己照顾不好病人。可是我是一名护士,一名党员,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就要冲在前线。”1994年出生的伍净净,在C3病区被病人当成闺女一样亲近,她让这些与子女分离的病人得到了宽慰;90后党员男护士安崇元,踊跃申请第一批进舱,当天收治了33名患者,安崇元忙得汗流浃背,搀扶着患者把大包、小包行李送到病房,并交代住院注意事项;神经内科的薛杰医生,特意两次参加雷神山医院电子病历系统培训——因为他知道,一个完全陌生的医院电子病历系统,对于医疗工作的正常开展,会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在熟悉了电子病历系统之后,他联合几位年轻医师迅速建立了所有常规药物、病历和病程模板,帮助其他医生尽快熟悉电子病历系统操作。等病区正式收治病人时,大家都基本能熟练操作新系统,病人的收治效率也成倍提高。

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90后战士们与这些英雄的人民一起并肩作战,在这场直面生死的战斗中,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责任、担当和价值。“疫情不退,我们不退!”铮铮誓言,道出了90后白衣战士们共同的心声。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编辑:陆佳慧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