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豪横什么

你豪横什么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袁占才   2020-03-23 16:45:45

今年春节,宅在家中,哪儿也去不成,索性奢侈一回,吃吃睡睡,瞄瞄微信,看看电视。热播的《新世界》,70集的电视连续剧,从头追到尾。感慨剧中那人物,虽秉性各异,但分明都在豪横地活着:金海的老谋担当,铁林的出人头地,徐天的仗义鲁莽,田丹的沉稳理智,小耳朵的江湖局气,沈世昌的阴险狡诈……虽然他们人生追求不同,情感炽烈有别,道路选择迥异,但是一个个,却执着得个性鲜明,倔强得死而不悔。剧中几个人物,反反复复,挂在嘴上的一个词:豪横。联想自己,几十年四平八稳,波澜不惊,此时此刻,面对嚣张的疫情,身无一技的我们,使不上一点儿劲,觉得窝囊、憋屈,这么一回味,看什么都不顺,脾气见长。妻子气恼,也跟着电视学,斥责我:“你豪横什么?”

仔细品磨,“豪横”一词颇值得玩味儿。有人说,电视剧演的是北京的事儿,这是北京方言么。但查一查,《后汉书》中就有“豪横盈极”的记载,《醒世恒言》中也有“不畏豪横”的话,连韩愈和欧阳修的诗里也都用这个词。韩愈《东都遇春》诗曰:“饮噉惟所便,文章倚豪横。”欧阳修《再和圣俞见答》有句:“腹虽枵虚气豪横,犹胜谄笑病夏畦。”可见,这个词古已有之,其根儿也并不在北京。

仔细揣摩,“豪”字,呈的是无限的英雄气概,天生的气魄宏大、胆略非凡,行为作风爽快,无拘无束。看一看用“豪”字组合起来的成语诸如“豪情壮志”“豪放不羁”,也就明白了。曾见一墓碑碑文上,刻墓主“性嗜酒,量甚豪”字,觉得传神。而提起“横”字,总让我想起螃蟹的霸道。

再怎么说,豪横,是别人给予的评价,自己总不能说自己多么豪横,那样的话,就是井底之蛙了。我们可以跷起大拇指,说“这个人豪啊”,极赞其豪爽;我们也可以嗤之以鼻,说“这个人横啊”,极言其骄狂。然,这两个字,出其不意地一组合,却又产生了奇妙的语境:褒,一半的豪情豪气,可比喻人的果敢刚强、铮铮傲骨,仿佛天塌了我可以顶着;贬,一半的蛮横穷横,可指人强取豪夺、目空一切、老子天下第一;他肚子里不一定都是坏水,但他身上长剌,仗势欺人,说了过头儿话,办了过天事。

要从历史的影子中去追寻豪横的人,大诗人李白可算一号。缺钱的时候,李白吆出儿子,让把五花马、千金裘卖了,赶快换来美酒饮用。为喝酒,李白烹羊宰牛,为的暂且一乐,乐便乐吧,他不饮上三百杯,不算过瘾。更有甚者,“天子呼来不上船”,喝得兴尽时,皇帝老儿喊李白也不行。那豪横十分了得。

衡量一个人豪横与否,不宜道听途说,不要冷眼旁观。卧薪尝胆,青梅煮酒,力拔山兮,九死不悔,我们要置身其中,不做看客,不以成败定论。总的说来,这个词褒贬各半。在那道德失衡、兵匪横行的旧年代,那些不按套路出牌,不按规矩办事,却又古道热肠,一言九鼎,能扛事的人,人们用这个词赞颂的多。他们牙打掉了,伸伸脖子,使劲往自己肚子里咽,再大的困难,也绝不乞求别人的施舍,也绝不人前低头认怂。

这样的豪横是真豪横。

疫情猖狂的紧要关头,有两个逆行人,窃以为就是真正的豪横。一个是钟南山;另一个,是歌唱家韩红,以一己之力,率先捐款捐物。倒是有另一类人,浪得一点儿虚名,就自我膨胀,豪横不已。网上多的是这样的例子。疫情管控正严呢,不少地方,竟出现一些人,拒不配合检查,且出言不逊,态度恶劣,蛮横无礼。豪横得没有一点儿道理,纯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袁占才)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