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油条店:连着一家人的生计,温暖着周边居民的“上海胃”

小小油条店:连着一家人的生计,温暖着周边居民的“上海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钱文婷   2020-03-24 10:36:00

“油条一根,椒盐葱花饼一块,再来碗咸豆浆。”住在姚西小区的秦老先生出门买菜看到延平路张记油条店开了,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还好,堂吃位子蛮空的。”也许是小店周末才刚恢复营业,还没有多少邻居知道,秦老先生报了“老三样”后称心落座。

不过,原来7元的配置,今天略涨了5角,秦老先生有点不高兴:为啥多了5毛钱?店主马银凤指了指贴在玻璃门上的告示说:特殊时期堂食外带一律用一次性打包盒,打包盒5毛钱一个。

烟火气归来

《早餐中国》的片头里藏了句名言:“人在异乡,胃在故乡。只需早起,就能找到故乡”。上海的早餐店是城市里最有烟火气的地方,像手里朴实无华的四大金刚——踏实,管饱,满足。油条下锅时青烟冒起,咸甜大饼刺激味蕾,热腾腾的豆浆熨帖身心,粢饭团里咸菜肉松内有乾坤,这份独属于上海的美好辰光是生活逐渐步入正轨的写照。

马银凤的早餐店开了十几年,经营豆腐花、麻球、糖糕等10多种早点,从浙江温州回沪隔离14天后,她就迫不及待地上工了。店里的服务员被困在了老家,马银凤只能让丈夫老马兼职帮忙。来来往往都是附近小区的熟客,看到马银凤就像看到了老乡:“想死了,你们怎么才来!”“好久没吃粢饭团了,我要买两个。”

也不是说延平路附近没早餐店,余姚路边有面馆、昌平路上有包子,而且它们都比马银凤开得早,只怪上海人对四大金刚太执着,对这家街边小店有情结。就这样,马银凤夫妇每天凌晨3点起床中午11点收工,进货、揉面、蒸糯米、熬豆浆,煮豆花,忙得不亦乐乎。为了减少交叉感染,老马还把店里的不锈钢碗全部用胶带封好打包,以免食客误取。

这时一位爷叔带着两个塑料餐盒问老马盛点豆腐花,还要了“粢饭”,“多装点会额外收钱吗?”“不收,都是熟客啦。”将两个盒子打满豆腐花,老马弯了弯眼睛,一边夹紫菜虾米,一边聊起了和居民的“暗语”:本地居民通常把粢饭糕说成“粢饭糕”,粢饭团说成“粢饭”,这是商户和居民长达十年的默契。如今延平路张记油条店刚刚恢复营业,原来一天油条能做掉七八十斤面粉,现在虽然没达标,但马银凤还是坚持着老本行:“不急不急,春天来了,等学校开学了生意会更好。”

早餐市场回暖

近两周,上海的大街小巷、弄堂口、拐角处,熟悉的早餐店扎堆复工,菜场里也逐渐配置齐全,阳普鞍山菜市场、华环李园农贸市场、高陵路菜场等恢复了不少人气,千里香馄饨、兰州拉面、山东煎饼、淮南牛肉粉丝汤的卷帘门也纷纷打开,堂食打包,人烟辐辏。

豫园老字号餐饮店都已恢复营业

小店如此,大店亦然。一份上海市早餐工程产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24家企业中90%已经复工或基本全面复工。小杨生煎复工率达90%。大富贵酒楼小吃复工率85%,营业额恢复80%。老盛昌春节期间坚持开业未曾停工,牛奶棚门店已复工,销售额恢复了平时的80%。王家沙、鸿瑞兴、乔家栅、沈大成、虹口糕团食品厂等老牌餐饮企业已全面复工,上海清美绿色食品有限公司春节无休满负荷生产,营业额不降反升,充满烟火气的早餐已经回到市民的生活中。

金海岸工作

作 者| 钱文婷

编辑:梁群 卜春艳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