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53)|当时只道是寻常

战疫中的生活(53)|当时只道是寻常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蒋璐   2020-03-25 16:27:00

年初六,一早起床,把昨天做烧卖剩下的白糯米饭挖出来,分成几小块,搓圆,压平,一边压一边回想“爷爷做的糍粑,是压得松松的,还是紧实的?”

爷爷做的油煎白糯米糍粑,滋滋冒油地出锅,蘸一点绵白糖,又甜又润,是我从小最爱吃的早餐之一,我想自己复刻,让娃们也尝一尝。

油锅热好,糍粑滑进去,围裙兜里的电话响了,我一手拿勺,一手接听,是爸爸:“女儿,爷爷凌晨三点走了。”心脏像被打了一枪,锅铲一丢,关了火,走进卧室,开始大哭。

年初八,送爷爷最后一程。一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一个活了96年的老人,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在一夜之间几乎就被完全抹去,那么,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是他做的糍粑,是他用独有的宜兴乡音喊我的名字,是每次我回家,晴天他坐在路口一边晒太阳一边等我,阴天他从窗前站起来,用微凉干燥的手,握住我的手说:孙女,你回来啦……

是他拐杖上长年挂着的两只小老鼠玩偶,一只金色,一只由红色花布拼成,每次回家,他都会解下来递到榕手里,榕笑着把玩,他拄着拐杖笑着看榕……

是松回家,他想和松握手,松往后缩,他不慌不忙从自己的零食罐子里拿出数字饼干递过去,松立刻热情似火,我在旁边笑:姜还是老的辣……

是我怀孕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说:你有动静了就要早点上医院,我前两天看了报纸,有个孕妇在公交车上发动了……

哦,是这些记忆的片段,让我不舍,因为永远不能再现。所以,或许人生的意义是和爱的人多创造一些共同回忆,一些让他们念念不忘的回忆。

这个年,因为疫情变得很不寻常,一切日常都不再那么“稀松平常”。

想喝一杯星巴克,外卖App打开五六次,最终还是取消。

阴雨后第一次放晴,带娃出门短暂放风,在大片的空地上骑会儿滑板车。孩子们在口罩里激动得大呼小叫,我的心却惴惴,警惕着每一个不戴口罩从他们身边经过的路人。

朋友说:现在看到一根树枝都觉得眉清目秀。

我也是,放风间隙围着臭臭的结香端详,想着:新芽已绽,春天来了,日子该恢复了吧。

只有此刻才明白,所有平平淡淡的日子,其实都弥足珍贵,只是我们太过把它当成“理所应当”。

想念端着一杯奶茶,边走边喝的日子。

想念孩子在前面骑车,我跟在后面气喘吁吁,停下来说“跑不动啦”,被松爸笑话。

想念一切平淡、无聊、无所谓,或者想逃离的瞬间。

窝在家里,做了很多顿饭,每天早上定闹钟买菜,想尽一切办法变着花样折腾吃的。给娃做了面包、烤了羊排,种种以前因为“没空”而无法满足的念想。

全家一起桌游,看电影,做家务。二年级的松每天清理猫砂盆,还学会了完全独立地煎蛋,每天早上我们坐在桌前等吃就好。

一本接一本地看书,做了很多笔记。

因疫情焦虑、烦闷的心情一点也没少,但却经常忍不住想,这被“打乱”的假期,或许才是生活本来该有的样子。

我们习惯了将快乐向外求,去各地玩,吃更新奇肥美的食物,买新衣服新玩具,力求每一天都过得“丰富多彩”,满满当当,效率十足,拒绝无聊与平淡。其实,一家人在一起,剥掉外界的五光十色,把目光投注在彼此和生活之上,踏踏实实做饭,吃饭,过日子。

这个新春假期的失去与获得,就是以上,更珍惜“寻常”,更懂得要经营好“日常”,再追逐“诗和远方”。(蒋璐)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