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国威:赵春翔先生

叶国威:赵春翔先生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叶国威   2020-03-25 17:01:00

我刚开始学习收藏的时候,有一册20多开的《蝉缓集》,内有青铜器墨拓、龙沐勋、陈立夫等人的书信外,在最后两页有台湾师范学院美术系的全体旅行师生名单,朱德群、林玉山、王壮为的名字后便是赵春翔,没注年月,但同学名单中有刘国松、李芳枝、郭豫伦,从而得知那应是1955年,因他们当时正就读大学四年级。而这也是赵春翔得到于斌总主教的推荐,获西班牙政府颁予奖学金赴马德里进修艺术的那一年。

赵春翔是杭州艺专毕业的学生,当他就读绘画系时,小他10岁的朱德群和赵无极则同时入学艺专的高中部,并受林风眠、潘天寿等人的指导。在“调和中西艺术”的教育理念下,他们都一步步迈向“创造时代艺术”,后来各自修行,都走出了个人的艺术风格,在艺坛发光发亮。然我起初只知道留法的赵无极和朱德群,并不知道赵春翔是何许人。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得了一张以淡墨在宣纸上画成三只鸟的水墨画,画角右上方签了“春翔Chao纽约79”,我查了一下,不得了,竟是曾游学西班牙和法国、最后侨居长达30年的大画家。同时这张画还有著录,印在1986年出版的《赵春翔画集》第48页,那是赵春翔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开馆邀请展后,自编自费所印的画集,收录的都是他的一时之选,封面题字是他的老师林风眠所题。

或许与赵春翔有缘,后来我又得了几张他的画作,且件件精彩。为了更深入了解赵春翔,日后凡看到他的画册或资料,都尽量搜集。当读到谢恩著的《绝对的艺术家——赵春翔的艺术世界》,对先生死后萧条,更感人生无常。于是在那年的清明节,我起了个清早,买了一束绿色的菊花,坐上捷运去善导寺拜祭先生。自此以后每年的清明节,我如在台北,都会前去祭拜。

同时我心中一直期待,希望有人能为赵春翔办一个大型回顾展,没想到终于在去年愿望成真,在台中亚洲大学现代美术馆举办了“远方的行星——赵春翔艺术回顾”,展出赵春翔一生重要的画作和手稿。这场期待以久的盛宴,我怎么能错过,在展场中的60余件画作,我几乎都曾在画册中看过,如今站立在画作前细认每一方寸笔情,好像旧友重逢。

赵春翔曾说:“把握自我即兴的冲动,任性豪放之下,挥笔狂书,自是超形象的抒情灵性展示。艺术不是图解插图致用之事,是超然的纯真,把自己的灵慧思想直注下来吧!就是成功之路。”他对绘画都求纯求真,不先作意识判断,放弃“意在笔先”,任像为象,任形为型,时得天机意趣。

故不论是水墨或是油画,他以泼流散晕,及中国水墨的鱼鸟兰竹太极八卦,和西方的几何方圆菱形光点光晕等种种,表现他“以东方艺术为经,以西方艺术为纬”的主张,呈现出的气韵色彩,更教人目眩神迷。(叶国威)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