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九天后申城再相会 武汉“睡衣大哥”驱车800余公里为上海医疗队送来毛绒娃娃

分别九天后申城再相会 武汉“睡衣大哥”驱车800余公里为上海医疗队送来毛绒娃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郜阳   2020-03-31 22:01:00

图说:郑君驾车800余公里来到上海  医疗队供图(下同)

图说:医疗队返沪那天,医护人员和郑君合影

【新民晚报·新民网】还是熟悉的横条纹睡衣,还是熟悉的依维柯,当“睡衣大哥”来朱家角为大家送娃娃的消息出现在上海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微信群的那刻,不久前并肩作战的日子又一次在大家脑海中浮现。

大家口中的“睡衣大哥”名叫郑君,是武汉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老板,也是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在江城认识的第一位志愿者。“实在、豪爽”是大家对郑君的共同印象,医疗队在武汉的日子里,他承担了接送医护人员上下夜班的工作。夜里有好几拨队员要往返驻地和医院,他总穿着标志性的加绒睡衣,热情地招呼大家。

有家武汉爱心企业赠送给医疗队员每人一个毛绒玩具,郑君在离汉通道打开后第一时间办全了所有证明,在核酸检测呈阴性后,驱车800余公里,历时9个多小时从武汉来到上海。到派出所备案后,在今天下午5时许抵达了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的隔离点。

“刚刚到武汉的时候物资还是比较紧张的,需要他开着依维柯带我们半夜里去火车站拉回驻地。”来自市东医院的翁超在医疗队中负责院感和后勤,与郑君最熟络。那天搬运完物资已是凌晨五时,郑君突然问翁超,之前有没有来过武汉。热心肠的“睡衣大哥”丝毫没有倦意,带着翁超和同行队员在空无一人的武汉街头观光,充满感情地介绍武汉三镇平时的繁华热闹。

随着医疗队在武汉市第三医院救治工作的开展,需要增排夜班医护人员。“睡衣大哥”主动揽下了接送的活,他把自己的手机号放在了群里,告诉大家有需要随时打电话。“上海医疗队的很多医生护士都比我年轻,但胆子比我大多了。”郑君笑着说,“我开到医院边上都有点害怕,可他们都毫无畏惧地冲进去。”有好几次,他半夜里接到队员们的电话,因为做手术没赶上班车,问他能不能送回驻地。“武汉三院到酒店开车大概10公里吧,有时候他们都在车上累得睡着了!”郑君的叙述里充满了心疼。他会在接送队员时拍下短视频上传,这些细心的举动成了医疗队在武汉奋战宝贵的回忆。

“虽然和‘睡衣大哥’交流不多,但下班很累的时候一出医院门看到车子,看到车子上的他,就很踏实。”来自普陀区中心医院的张琴琳告诉记者,“每个漆黑的夜里,看到他就很安全,和他道谢反而会不断说我们辛苦了。”

3月22日,医疗队回家那天,郑君驾驶大巴,载着武汉三院的“战友”一起到武汉天河机场为大家送行。他大声告诉大家,以后来武汉了千万记得打他电话,他免费为大家服务。

“回到上海没多久,我就接到了‘睡衣大哥’的电话。他说要为我们送一批毛绒娃娃。”翁超说,“当时他还让我协助办理一个证明。我还劝他通过快递方式寄来。”之后几天,郑君仿佛“消失”了一般,可在今天下午,他又联系翁超,告诉他自己已经在高速公路上了。“我怕他们隔离结束了,人散了找不到了。”郑君说。

冒着细雨,郑君在下午3时驾驶依维柯进入上海,在派出所完成备案后来到了医疗队隔离点。根据隔离点的相关规定,郑君没法与大伙儿见面,毛绒娃娃暂时也不能分到队员手中,郑君站在楼下,朝着从窗户探出头来的队员们大声说,群里夜班司机的电话就是他的,来武汉一定要联系。

“真的很感动,感谢他为我们做的一切,也向像‘睡衣大哥’这样的武汉人民致敬!”东方医院的蔡小红如是说。“抗疫一线睡衣哥,不分昼夜送我行。临别之际泪相忘,只因深深沪鄂情。如今我等凯旋归,沪鄂情谊不间断。生怕分离众难聚,千里驱车入沪口。此车承载满厢情,武汉人民最英雄!”张琴琳在朋友圈里这么写道。

“刚刚远远看了看东方明珠的夜景,很满足了!”郑君打算在车里将就一宿,明天一早开车回家,一如他在武汉接送队员时的每个晚上一样。

新民晚报记者 郜阳

编辑:沈小栋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