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位逆行者钟鸣今回家,他说:我会记得金银潭南楼高区的不凡,直到永远

上海首位逆行者钟鸣今回家,他说:我会记得金银潭南楼高区的不凡,直到永远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左妍   2020-04-06 09:13:00

今天下午,令上海市民牵挂的钟鸣医生要回上海了,他将和支援雷神山医院的470名医务人员一起乘坐包机回家。75天前的小年夜,他受国家卫健委委托,他独自一人率先出征,驰援武汉疫情最为严重的金银潭医院。临行前,女儿对他说:“爸爸,我们等你早点回家”。这原本是难得与家人团聚的美好春节假期。然而,来势汹汹的疫情,打断了一切,他这一去,竟已是冬去春来。

图说:钟鸣 采访对象供图

“重症医学就是危难时刻最需要医疗救助的学科。”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使命。金银潭医院是武汉最早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是疫情中的“风暴眼”。这里的ICU收治的都是最危重的病人,钟鸣带领团队收治的是重症中的重症。疫情最初,病毒的狡猾和捉摸不透,让有着将近20年危重症治疗经验的他也有些“措手不及”,过去积累的经验和方法似乎难以奏效,但钟鸣是一个不会被打倒的人。他不断尝试新的救治手段,密切关注病人的每一分钟,两个多月来,他逐渐积累了一些临床经验,也渐渐摸清了一些规律。

后阶段,钟鸣更多地参与了几个危重病区的病例查房和讨论,哪里需要他就去哪里,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负责临床的具体工作。作为督导,他要帮助各个病区分析讨论,提供建议,保证危重病人的救治质量。4月1日,中山医院的大部队回到上海,国家卫健委要求专家组继续留在武汉,对危重病人的救治不能放松。一个个病区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他说自己走过了十来个医院。

“现在,我们比刚来武汉时有了更多的治疗经验,效率也更高了。这次援鄂70多天的经历,对我的整个人生和职业规划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财富。回来后,还将继续总结经验,继续战斗。”几天前,他这样对记者说。

接到返程消息,收拾行装时,钟鸣发现出发时带来的行李箱竟然有点不够用了,要装到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多。在武汉的这么多天里,他收到了很多不知名的志愿者送来的东西,其中包括成箱的口罩、防护服,还有武汉志愿者煲了9个小时的汤送来给医护人员们补身体。钟鸣说,他守护病人,武汉也守护着他。

“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的战友们,我多数人认不出你们的容颜,记不住你们的名字,不知你们归往何处家乡。我想说一声再见,那意味着真是再见,天南地北的朋友们。我会记得2020年的冬春之交,金银潭南楼高区的不凡,直到永远。”今天凌晨,钟鸣在微信朋友圈发文。记者在微信上呼叫了他,平时思路清晰的他显得有一些“沮丧”。“刚结束了送别仪式,现在要回来了,脑子里反而空空的,一直没有平静下来。”他说,这70多天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消化。或许真的只有在彻底结束后,才能完整清晰地与人分享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左妍

编辑:杨硕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