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企业撤离中国说,无非着急上火者在刻舟求剑

美日企业撤离中国说,无非着急上火者在刻舟求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4-16 13:11:00

我们不怕谁撤资,也更乐意与各国商人做生意,共同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文|海上客

不约而同,这两天,美企撤出中国说、日企撤出中国说,都在中文互联网上轮番发酵。恰恰4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暂停资助世卫组织(WHO)——某种程度上说,这也算一种撤资,且是实实在在的行动。这行动,要说在当下中国有什么直接功效,海叔觉得,首先就是信美日企业撤出中国等说法的人,似乎更信了。似乎“黑云压城城欲摧”了。

库德洛想出狠招想拉美企回国图:福克斯商业频道截屏

不过,海叔要说——千万淡定。咱们不妨看看最近鼓吹美企撤资最狠的是谁——80岁的白宫国家经济会议主席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当地时间4月9日,他对福克斯(Fox)商业频道表示,一种可能吸引美国企业从中国回流的政策是,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immediate expensing)。按照他的解释,这样就“等于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

日本政府文件《新冠病毒传染病紧急经济对策》

而美国彭博社在此前一天,正好又报道称,“日本将资助企业将产能撤回中国”,指称信源来自日本政府文件《新冠病毒传染病紧急经济对策》。然而,翻遍这份文件的原文,竟然只字未提中国。那么,是否彭博社单纯为了博眼球而在报道时故意为之呢?

1

单看库德洛之说,和彭博社之言,简直令人怀疑他们是不是背后还干着搬家公司的营生,想做美日政府的生意。何所谓“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难道不是送“搬家券”?然而,仔细分析下——虽然库德洛顶着白宫国家经济会议主席的帽子,可他这些说辞,无非是一种建议,且是对媒体吹风,远未到执行层面。

彭博社报道认为,库德洛言论的背景是美国政府要面对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顿的经济

在美国,且不论企业主是否乐意从中国撤资,即便他们乐意撤资,参众两院是否可能投票通过这种“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直接费用化”?海叔觉得,很难!毕竟,政府掏出的都是纳税人的钱。白白掏钱让企业回老家,且这些企业本身在海外可能是盈利的——无论企业主,还是纳税人,恐怕都不乐意。美国政府为何要去强扭此瓜?彭博社所报道的日本政府的紧急经济对策,似乎比库德洛所言更有的放矢,值得引起注意。原因在于,这份文件确实提到了以下几点——1.企业把对某一个国家依赖度较高的零部件和原材料产能搬回日本,政府将给补助;2.口罩、酒精消毒液、医用防护服、人工呼吸器、人工肺等与国民健康相关的产业回归日本国内,补助金会进一步提高;3.日本国内企业扩大产能,来生产目前高度依赖进口的药原料,政府将补助;4.为日本国内生产供应的零部件和原材料,如果对一个国家依赖程度过高,企业在东盟等国建立工厂实现多元化生产,政府将补助。总体来说,日本政府会对回迁国内的企业进行补贴,且列支金额高达2435亿日元,大约相当于人民币160亿元。然而,日本政府并没有说明要企业从中国撤资啊!且不论资本主义国家日本的企业,是否会随着日本政府的指令行动,在海叔看来——明明日本在美国的汽车厂最多。美国彭博社的新闻也许只是妄图破坏中日友好,为了转移日美“矛盾”,掩盖日本企业可能从美国撤退?

2

值得注意的是——将资本撤回国内,确实成为一些国家应对新冠疫情的经济对策,而库德洛之流的想法,却没那么单纯。4月15日,日本政府召开经济财政咨询会议。在会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新冠病毒传染病紧急经济对策”能让日本经济提振,GDP上升3.8%。在海叔看来,安倍政府此举,本身并没有太多意识形态内容,而只是为了应对疫情,守住经济增长的底线。但日本共同社的评论已经直指——由于疫情不知何时平息,产生效果的时间并未明确。三菱日联调查咨询公司高级研究员小林真一郎指出,紧急经济对策,给人的印象是对经济效果进行了夸大。

安倍出席4月15日经济财政咨询会议

与日本政府貌似较为单纯的经济举动不同,海叔觉得,无论库德洛所说,还是彭博社对之的分析,实则都代表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里,确实有那么一些人,怀有一股思潮,想以各种退群,来改变现在的世界秩序。逆全球化,来搭建他们自己的小安乐窝。但此种逆全球化的举动,不仅会损害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更会损害到西方世界从资本家到中产阶级,包括蓝领工人的利益。由世界整体利益格局决定了,所谓的企业撤资,搬回老家去,没那么简单,甚至根本做不到。这些人的想法,无非着急上火者在刻舟求剑,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

3月份起,美国开始豁免来自中国的医疗物资的关税 图:欧洲新闻图片社

以疫情起来之后的美国来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更新文件,称豁免7.5%进口关税。当时的说法是——仅限医疗物资。可4月13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随着美国疫情蔓延,洗手液、消毒液、温度计等产品短缺,一些商家抱怨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让进口更加困难。过去三周以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已收到100多个申请,要求减免从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这恰好证明了——无论库德洛之流怀有怎样的心理,想法如何多,在当下的世界来说,早已形成的产业链,绝非一朝一夕能够打破的。想进行产业战略收缩,美国可能有一定的科研优势,却没有足够多的人力资源优势,甚至没有足够大的市场。想回迁企业,光给点搬家费,真心不够!

3

看看企业界的想法吧。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称: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中国展示了令人钦佩的精神和应变力。非常感谢我们的团队、合作伙伴和客户在这些充满挑战的时刻给予的支持。我们捐赠给了中国扶贫基金会2000万元人民币,支持包括雷神山在内的湖北地区的六家医院。

库克对中国政府抗疫评价颇高

比尔•盖茨也为中国抗疫点赞:最接近的典范是中国,他们正让民众复工,但他们戴口罩、量体温,他们也没有举办大型体育赛事。所以他们能够避免大幅反弹。海叔注意到,与美国政府对中国抗疫的态度不同,美国企业界在中国疫情起来以后,确实捐助不少。诸多原因中,起码有一点——他们明白,中美在经济上的联系,起码在当下来说,不是凭哪个政治人物的喜好,就能抽刀断水的。另外,如果放眼美日之外的世界,就会发现,情况更不相同。海叔只举一例:疫情之下,第三届进博会的筹备工作一直没有停转。4月9日,原本的线下海外路演改成线上。在首个网上的海外路演推介会目的地——德国,目前已有近百家企业报名参展,其中不乏大众、宝马、蔡司、西门子等知名国际大企业,还有诸多“隐形冠军”。

全国最早的“三来一补”企业东莞太平手袋厂。“三来一补”是对外开放后最早的引进外资的形式。

海叔更要说,外企来中国,本质上并不是为了同情第三世界人民的生活状态,致力于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他们来中国,就是赚钱来的。中国改革开放之前,欧美日资本就开始向亚太地区转移,这也成就了“亚洲四小龙”。譬如中国香港地区在20世纪中期经济迅速腾飞,很大原因是承接了一部分西方的产能,包括成衣、皮包之类,而后,这些产业又进入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内地。资本无国界,这些资本之所以如此流动,有其内在逻辑。工业,向亚太转移,在当时的美商而言,最大的诱惑是——成本。如今,尽管中国的人力资源成本比改革开放之初大大提高了,可纵观全球来说,仍是“性价比”最高的。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的工人能总体上达到中国工人的素质,有如此庞大的规模。更何况,除了人工成本以外,中国已经形成的强大的供应链优势,根本就是目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亚洲现在当之无愧是世界工厂,中国又是其中最大的一环

当然,即便如此,总有一些企业来,有一些企业走。平时如此,疫情之下也莫不如此。海叔觉得,不畏浮云遮望眼,这是中国人应有的态度。趁着机会,在全球独一份的齐全的工业体系下,中国该苦练内功。我们不怕谁撤资,也更乐意与各国商人做生意,共同创造更美好的生活。至于库德洛们如果老上火的话,实在找不到药了,可以考虑牛黄清心丸,管够……

编辑: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