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了,我的城

归来了,我的城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居平   2020-04-16 16:50:47

在武汉抗疫前线奋战的上海医务人员回到了上海,二个月紧张工作的记忆,回到家乡的激动,对日常生活的新感受,一个又一个的心愿……请听他们的心声——

抱一抱,我的儿子

李庆云(瑞金医院呼吸科及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

  完成了武汉抗疫任务和隔离休养,终于回家了。在武汉期间紧张的工作,与病魔抢时间,没时间休息,忘记了时间,常常问周围的人,今天星期几?大伙儿都不知道的尴尬。现在回家了,坐在电脑旁,思绪万千。

这是一场战役,一场全民参与的战役。在医务人员的身后,还站着各行各业“支前”模范,他们是机关干部,社区工作者,交通,住宿,餐饮,医院后勤,媒体记者等志愿者,还有我们不同阶段的同学们通过微信群的长期相伴和鼓励。

年迈的父母每天都等到我“回家”,有时候工作到很晚,也要通个视频,否则他们不休息,妻子为我画的系列素描,儿子的卡通画及每日疫情报告的excel表,我的两个妹妹在父母身边的替我尽孝,全家人心连心,共同抗疫,我知道他们心里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回家了,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当我看到儿子进步很快,心里倍感骄傲。平时的思念换成见面时的无语,我抱起了十岁的儿子,心里在流泪。在修整期间想着的关于生活的各种计划,那些诗与远方,看来很难实现。想着我的同事,我的战友,他们在沪也很辛苦,我得马上回去,去工作,去看他们……;想着我的病房,我的患者,他们等着我去关心,我得马上回去,去工作,去看他们……;想着我的学生,我的科研团队,他们等着我去交流,得马上回去,去工作,去看他们……

健康活着,才是基本的

雷撼(上海市东方医院副院长、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领队)

武汉回来好多天了,回头看这两个月,恍若做了个梦。

首先我感到很高兴,在武汉,我时刻感受到压力,深刻体会到“使命光荣、任务艰巨”这句话的含义和分量,我们圆满完成了任务,我终于带领我的队员毫发无损平安地回来了,而就在隔离结束前的两天,我还整夜的睡不着觉,生怕有队员被查出核酸阳性,谢天谢地,一切如我所愿。

越是在危难困苦的时候,越能感受到人的善良和伟大。无论是在武汉还是上海,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爱,都能受到感动,我有时候在想,我已经看到共产主义了,每一个人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私利。我们的队员每天在努力工作,不畏生死,不畏艰难,虽然有害怕,也努力表现得平淡轻松,我们就是想恢复患者的健康,修复这个城市,让快乐回来。我们周围的人,都在付出真情,真心在支持你、帮助你、鼓励你,他们也同样承受着很多的困难、压力,甚至痛苦,没有人提到报酬,所有的人都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怀着一个共同的美好愿望。我们要记住他们,记住这些美好,记住那些瞬间,让我们感动,让我们感恩。

生命太脆弱,活着,健康地活着,才是基本的,其他都不重要。爱流泪,听到某种音乐某段文字某个画面就鼻子开始发酸。但时间一长就慢慢淡化了,人世间的繁杂喧闹让你淡忘。凡人啊,脱不了平凡。

一次比一次更爱这座城

李晓静(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重症护理)领队)

3月31日,是我要离开武汉的日子,之前盼接到通知,真正接到撤回通知的时候,突然有些不舍,我走遍了金银潭坛医院的每个角落,希望能够把她深深的印在记忆里。我站在病房空空的走廊里,看着墙上贴的满满的感谢信,在寂静中一动不动。

2月份的武汉很冷很冷,在防护服下汗水打湿了衣服,人就像在冰窖里一样冷彻心扉,只有出来冲热水澡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回到了人间。

在和疫情做斗争的时候,除了困难,我们还收获了很多感动。患者躯体能隔离,但是心却不能隔离,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他们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有了足够坚定的信心,我们进到病房,他们也在关心我们,关心天气热了我们会吃不消,恨自己不能早日出院,让我们早日回家。我带着我的50名队员回到了上海,我终于实现了我出发时的铮铮誓言“50人去,50人回!” 我的使命已经光荣完成。

天空似乎还是那片天空,味道却是上海的味道,上海以其独特的大气谦和的魅力和方式,迎接着出征的孩子们回家,在上海生活26年了,每次外出回到上海都有不一样的感觉,是一次比一次更爱这座城。

酒店的窗外是夏阳湖,虫鸟啾鸣,很多人在晨练,这一切,于他们而言是那么平常而又自然。在经历过疫情打磨后的我,看着这一切却泛起波澜,时隔80天,我就要回家了,看到门卫的时候,会忍不住大声喊“好久不见”;小区里的保洁员阿姨会告诉我家的油菜花都快谢光了,接下来该种点什么菜;对门的邻居姐姐应该搬进来了;隔壁姐姐家的泰迪poki还会跟我握握手;要去给宝宝报名学舞蹈,要看她去哪里读小学?要不要学校边上租个房子减少奔波?要每天督促着她写字,碰上不乖还会吼几句。回到单位,我继续熟悉我还没来得及全部认识的全院同事。这就是生活,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看似鸡毛蒜皮,让人厌倦,但于我而言,是那般珍贵,甘之如饴,因为我们看过了太多的失去,才会倍加珍惜,因为领悟了“想你得到的,就是幸福”。还因为我们知道这平凡的平静是需要有人护佑和担当的。

美容计划

吴怡颖(上海市中医医院呼吸科与内分泌科护士)

3月31日下午,上海第一批批援鄂医疗队圆满完成支援任务返程。从1月24日誓师出征算起,67天来,我作为首批援鄂医疗队成员支援武汉金银潭医院,一直战斗在北三重症病区。

3月25日,吃过晚饭的我将自己的行李打包好,就开始整理我的房间。我跟自己说,在我走之前,我要把我曾住过60天的小家恢复到我来时的模样。收拾完房间已是晚上10点多了,我躺在床上跟我的队友在视频聊天。聊着聊着大家都哭了。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 ,我们一队人曾在这里一起拼过命,在这里我们建立了革命友谊,然而明天天亮了,我们就要走了,大家都有些伤感,有些不舍,有些难过。我们对这里、对武汉充满着不舍与感谢。

3月31日15时,我们乘坐飞机缓缓降落,我们医疗队一个不少地平安返沪了。看到“向援助湖北的白衣天使致敬”,“欢迎白衣战士回家 感谢生命守护者”的标语,我们再次眼含热泪。

是的,我们回来了,再次踏上了脚下的这片土地,她是那么的温暖,在回来的路上,我们有着警车开道的最高礼遇,我又哭了,大家都说我们是英雄,是最美逆行者,可我从未感到自己有这么伟大,我只是去做了我应该做的且力所能及的事情。

隔离过后最想见家人和男朋友,也想家里的小狗,想吃妈妈和外婆烧的菜,支援的这段日子他们为我担心,所以想回家多陪陪他们,在武汉支援时有点内分泌失调,皮肤变差了好多,又为了做好自身防护天天洗头,头发都枯燥了,作为一个爱美精致的上海猪猪女孩,回来之后当然是很想立马去做护肤,做头发护理。还想念上海的同事朋友,想和她们一起海吃胡喝,撒开了到处去玩!回到科室上班之后也想努力加强我自身的业务水平。在援鄂期间,也认识了好多不同医院小伙伴,约好了常联系,再聚会。

一切回到熟悉的模样

赵清雅(上海市东方医院外科ICU护士)

这场战“疫”结束了,想起在武汉的点点滴滴,我历历在目,难以入眠,总会挂念在武汉的战友,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休息好了?他们是最早接触这场疫情的战友。

我是年龄小的队员,我的战友,有比我年龄大10岁的,他们对我非常照顾,但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最小的,参加战“疫”,就是打仗,每个人都一样,不因为年龄小而被特殊照顾,所以我更加谨慎,做好每一道防线,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而在这刻他们没有家人,此时我们就是家人,看到患者求生欲那么强烈,他们太坚强了,经常会问我,“我是不是多吃点饭,是不是更好。”“我吃不下,但我一定要逼自己吃!”“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即将转普通病房)?”几周后,他们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会问我,“吃饭了么?穿防护服肯定很不舒服?你们太不容易了?不要给我们带吃的了,你们很辛苦,留着自己吃!”在这个冬天,我们互相抱团取暖。

你会问我,为什么坚持到现在?我想说,我身边的每一位人,他们是一个平凡人,却做了太多不平凡的事。援鄂期间负责住宿的员工,像“睡衣大哥”,他每天夜班接送我们上下班,坚持了一个月,他本该可以在家,但他选择了成为我们的后盾,与我们一起并肩作战,问起他,他说,“比起你们,我这不算什么。”在隔离酒店时,看到他驱车800公里送来的礼物,我落泪了,他说,“感谢在武汉最困难的时候,你们来了。”大家都说援鄂人员是英雄,但我觉得他们才是英雄,是因为他们后方保障,我们在前方才能毫无顾忌地工作,我们大家只有一个目标,早日打赢这场战。

我们这批队伍由四十几家医院组成,我一个也不认识,但却很快就熟悉起来,会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在物资紧缺时,拿出自己的给你,在安排轮休时,你让我让。这样一支队伍,时刻温暖着我。我清楚地记得穿防护服时,大家互相检查,时刻关心彼此。

还想起穿着防护服缺氧呕吐,硬生生地再咽回去;还记得刚去时,冷冽的夜班一路走去;还记得吃了两周的一模一样的饭;还记得抢救无效时,大家眼里的惋惜;还记得患者的一句话,使我们泪湿的双眼;还记得大家吃一碗热干面幸福的样子;还记得抢救室里,大家互相打气加油的场景,一幕幕今生永难忘。

回到上海,到机场的那刻一遍又一遍得地唱着“我和我的祖国”,看到上海人民的热情,我泪湿眼眶,对于沪漂的我来说,上海就是我的第二个家。

隔离结束后,我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我心情激动,想见到男友时,我一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想看看阳台上的小花,经历了一个冬天,是不是长出了绿叶?想念我的同事,我们说好的回来吃火锅。回到家,吃到男友煲的骨头汤,粉蒸肉,麻辣鸡,这是我在武汉心心念念想吃的,我去了商场,去买年前没来得及买的小老鼠吊坠,男友说好今年本命年,要送我的礼物;我约好和我的“战友”去做个头发,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在武汉我们一起拼过命,回到上海我们更像是姐妹了。一切回到熟悉的模样,但我成长了。(居平)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