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士报了我的网课班

黄龙士报了我的网课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天元宝宝   2020-05-20 16:56:20

“这个叫李奕霖的学员有点意思:布局5级,掌握的定式不足一只手;中盘5段,棋盘上每个交叉点里都写着一个字:怼。打个浮夸的比方:好像黄龙士穿越到2020年上网课。”

我一边给学生复盘,一边自言自语。突然脑子被一个叫灵感的钝器撞了下:

“黄龙士报了我的网课班!”好文案啊。

前两天有位编辑对我说,疫情下围棋在线教育是最不受影响且蓬勃发展的产业,一个值得铭记的转折点。

然而围棋不是语数外刚需教育,多少家长送小朋友到线下课堂,为了浮生偷得半日闲?多少孩子上围棋课,为了找到小朋友玩?当这两项需求都不能在线上被满足,招生还是经常会困惑的。

线上互动也是一个问题:网络,设备,环境,各种不确定因素都会弹出来。有次上课到了问答环节,对面传来嘶嘶的电流声,紧接着锅碗瓢盆,婴儿啼哭,各种生活日常后悠悠响起一个老奶奶的声音:

“侬刚撒(你讲啥)?”

老师是天使,飞过学生的头顶,给他们带去莫名的温暖和无端的勇气。那也先要凑起一个班啊。

某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写下了煽情版文案1:

“围棋是一个在纷扰尘世里沉静下来的可以长期享受的爱好,每个人思考凝练的过程不一样,不存在统一的方法论。

我希望成为这样一个老师:时隔多年学生谈论起来,不是彬彬有礼,用词准确,语言拘谨,面无表情。相反,他们的声音会有些悦耳,眼神会有些清晰,心情会有些美好,好像生活因为一段回忆添了光彩。”

这款文案的KPI是感动,发布后果然收到很多家长咨询:“老师,您的作文班招生吗?”

又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推出了吐槽版文案2:

“本局A学员执黑,B学员执白,关于这盘棋的好话我只能说这么多,接下去都是难听的了……给你们复盘的时候,老师经常会有种错觉,棋盘上的黑白子看到老师进来都羞愧到无地自容。”

这款文案的KPI是毒舌,发布后收获了大量学员点赞,表示和对手复盘时候引用起来很方便。

文案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我不会放弃,又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躲在房间里搜肠刮肚,写出了怀旧版文案3:#南京西路150号#

“5月,日照充分。小学生程景桐从地铁人民广场站8号口出来。阳光洒在柳树上,像为柳树浇上了橙汁,树枝好像梦想一样,随风摇曳。此行的终点站不在人民广场,只是当地铁路过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想下来看看。”

这款文案的KPI是情怀,发布后得到不少同行的赞许,徐家汇某非著名职业棋手在下面评论:下次帮我写个天钥桥路400号。

这次我决定了,写个玄幻体裁的文案:黄龙士的魂魄在弈客少儿平台上试听了不同老师课程后,反复比较,选择了我们。为了增强宣传效果,我问李奕霖的妈妈要了张小姑娘的照片:

弈客围棋大会上,肉嘟嘟的李奕霖端坐在棋盘前。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棂,为她镶了一个金边。(天元宝宝)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