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往日好时光

池莉:往日好时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池莉   2020-05-22 16:02:45

今天在业主群里刷屏的,是一只小猫咪。小猫咪毛色搭配相当时尚:一身雪白,从眼眶开始往上,覆盖整个头顶的,是黢黑的黑色。乍一看,小猫咪俨然戴着一只棒球帽。我一见钟情,好生欢喜,立刻就叫它“棒球帽”了。棒球帽蹲坐在服务台上,双腿笔直且紧紧并拢,这是一只天生好素养的小猫咪。物业女生微信:“三天了,这只小猫咪都在我们物业大厅流浪,超漂亮,哪位业主想要,可以收养哈。”我这颗心啦,居然不由自主怦怦直跳,第一时间就想下得楼去抱它回家。

第二时间来了:现在的我,还能够收养猫吗?猫仔一旦到家,我现在的简单生活马上就会变复杂很多:猫食、猫砂、猫窝、猫玩具;猫叫、猫闹、猫洗澡、猫还要打防疫针。等等。即便只是小猫咪,它的日常需求,也是不胜琐细的。我做不到了。我得上班。我得出差。我得出国。我平时的写作和阅读,得特别安静的家居环境。

第三时间到来,理性占了上风。理性很快消灭了感性。为了避免眼馋和心酸,我果断删掉群里的微信。删掉了可爱的棒球帽。一个名字,诞生了三分钟,就归于寂灭。

我曾收养过流浪猫。十三年前。那时候我住独栋,屋大。尽管房子又土气又简陋,但有前庭后院,大门口还有宽宽的廊檐。有一天回家,被一只小猫咪跟踪了。从小区大门口一直跟到我家。我进院子门,它也跟进。我打开家门,它竟然懂事地止步于大门口,只是朝家里张望了一下,然后安分守己地蹲在门外。它怎么就知道我并不想让流浪猫进屋呢?小家伙太聪明了!这是一只丑猫咪,黑白杂色,瘦骨伶仃,患有严重眼疾。我立刻给它清洗眼屎,上红霉素眼膏。它对我完全信赖,百依百顺,因此也就顺利地,把我变成了它的家庭医生。它眼睛弄好了,吃饱喝足了,绕着我裤管亲昵撒娇,再一个趴,就趴在我脚边了。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姿势:它全身完全放松、呈扁平状,酷似一只丢在地上的布口袋。我惊奇地问它:喂喂,你怎么会像一只布袋呢?你简直太好玩了!它的嘴角两边往上翘翘,似乎在笑。我提起它的颈脖,它索性就装成一只布袋,没骨头没肉只有一张皮的那个样子,我提它在手,还可以任意摆动。我们全家乐得哈哈大笑。没有办法了,这就是缘分了。我给它取名布袋,它也欣然接受。每每只轻唤一声布袋,它便应声而来。从此,布袋结束了流浪猫的生活,正式住进我家廊檐并在我家养得膘肥体壮。来年早春二月,布袋生了五只小猫咪,一色都是虎皮斑纹,个个都是虎头虎脑,双双都是明亮大眼睛。那一年恰好是虎年,我家草地上五虎闹春,蜜蜂在花间嗡嗡采蜜,廊檐下,舒适的高背藤椅,暖阳高照,布袋趴在人身边,人和猫都会懒懒打个盹,那是怎样的好时光啊。

时光一刻不肯停留。一晃就是现在了。现在我更多地蜗居在小工作室,习惯了生活的简单方便。居住于这种密集高楼的盒子间里,就再也没有了那份收养动物的条件和心思。只是像今天,偶有激情袭来,过后不免更加惆怅。便去阳台上,凭栏远眺,怀念往日的好时光。是不是可以这么想想:既然今天有往日的好时光给你怀念,那么,说不定,今天也会是明天的好时光呢?很奢侈的想法。很贫瘠的现实。(池莉)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