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荀鹤之谒

杜荀鹤之谒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米舒   2020-05-22 16:29:54

说到杜荀鹤,油然想起他写的诗:“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他的诗很有才情,可惜身处晚唐末年宦官专权、藩镇割据的年代。

杜荀鹤(约846—906),字彦之,其身世流传不一,据宋人范致明主编地方志《池阳记》载:荀鹤,牧之微子也。杜荀鹤是杜牧小妾程氏所生,程氏为杜牧夫人所不容,复嫁杜筠,生下杜荀鹤;另一说是程氏生下杜荀鹤后改嫁给杜筠。《池阳记》还引杜牧诗为证:“长林管林闲风月,曾有佳儿属杜筠”,这个“佳儿”即指杜荀鹤。

对于这段记载,杜荀鹤的诗文中没有记载,周必大的《二老堂诗话》对此民间传说质疑,杜牧的《樊川文集》未收入这首诗。杜荀鹤则自言为“寒族”,撇清自己与杜牧的关系,故其身世说法不一。

杜荀鹤一生曾多次赴京应考,均不第,虽才气横溢,却苦于无人赏识。古代的读书人,自科举设置,无一不走考试之路。但晚唐局势动荡,科场腐败,中举者大都为公卿子弟所把持。而杜荀鹤“三族不当路,长年犹布衣”“空有篇章传海内,更无亲族在朝中”。他光靠自己的才情与苦读很难及第。于是干谒,找官吏与名流引荐,也成为不少读书人求仕之路。杜荀鹤想凭借自己的诗名获当权者的赏识与重视。于是,他不断写干谒诗以期遇到知音,他先后干谒过池州、明州、江州、潭州、衡州等州刺史,也向一些朝官或社会名流献诗,这些干谒诗大都诉说自己的才干与所处困境,赞扬对方的才德,进而提出希望,希冀这些朝官与知名人士推荐自己,如《投裴侍郎》:“只望至公将卷读,不求朝士致书论”。又如《投崔尚书》:“闭户十年专笔砚,仰天无处认梯媒”。杜荀鹤写的干谒诗多达三十多首,占其诗集的十分之一。

杜荀鹤途经大梁(开封),献《时世行》十首给当时唐末最大割据势力梁王朱温,诗中提出“省徭役,薄赋敛”,未见回复。朱温亲信敬翔劝杜荀鹤“稍削古风,即可进身”,杜荀鹤又献《颂德诗》三十首给朱温,欲谒见朱温。朱温既不拒绝,也不回复,杜荀鹤只得在开封旅馆内住了一二个月,进退两难。因朱温脾气火暴残虐,他想见一个人,人若不在,便追究有关官员责任,甚至当场杀人。杜荀鹤只能每天苦等。

某日,朱温突召杜荀鹤,他指天说道:“天好像要下雨了?”亲兵汇报:“天边无云有太阳,雨点很大。”朱温当即说:“秀才,你见过无云太阳雨吗?”遂命杜荀鹤以此作诗。杜荀鹤大笔一挥写道:“同是乾坤事不同,雨丝飞洒日轮中。若教阴朗都相似,争表梁王造化功。”此诗获朱温赞赏。后经朱温推荐,杜荀鹤于大顺二年中了第八名进士。当时杜荀鹤已46岁。朱温又赏杜荀鹤锦衣钱财等物。过了几年,朱温胁迫唐昭宗移驾洛阳,由自己掌控天下,当时百官任命,皆由他做主。他授杜荀鹤为翰林学士,任主客员外郎。

这一年大约在公元906年,在科举上奔波三十多年、受尽势利白眼与冷遇的诗人,终于有了一个官位。但杜荀鹤获官职时,已患重疾,“旬日而卒”,因此唐史上有“五日翰林”之称。自杜荀鹤于大顺二年中举,至906年去世,这十几年中,诗人几乎没有留下“鼓与呼”的好作品,而他的干谒诗亦为时人所抨击:“老而未第,求知己者甚切”,诗中多恳求之言,“几乎哀鸣”。

杜荀鹤进士及第后,因有朱温赏识,他表现出高人一等之态,并在文章中挖苦其他官吏乡绅,招致众怒,当地缙绅朝官欲谋机会暗害诗人。这些记载,未必确实,但杜荀鹤那些干谒诗,确实没有多大价值可言。(米舒)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