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在这次战疫当中,中国几乎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个防疫专家

张文宏:在这次战疫当中,中国几乎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个防疫专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炯强   2020-05-28 08:35:00

徐程.jpg

资料图:张文宏又一次分享抗疫成果 新民晚报记者 徐程摄

时值建校115周年,5月27日,复旦大学举行第54届科学报告会。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教授张文宏又一次走上讲台,分享抗疫成果。

”在这次战疫当中,中国几乎每一个人都成为防疫专家”,这是张文宏发表的主要观点。

张文宏介绍,全球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已经达到了500多万,死亡人数接近30万,意味着这种疾病的病死率达到了接近7%这个水平。这个水平是个什么概念呢?2003年的SARS,其病死率是9%,也就是说,目前为止,新冠的病死率跟SARS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2%,远远高过流感的病死率。如果我们按0.1%来计算,现在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是流感的70倍,而它的传播率远远超过了SARS,它的传播人数已经达到了SARS的450倍。

张文宏透露,英国大学的学者曾发表论文,如果我们什么事情都不做,估计上海最终暴发后,新冠病人将有80万人。如果把武汉完全给阻断掉,不让人出来,上海最后的感染人数会到多少呢?估计是20万。后来,根据传统的传染病数学模型计算的结果,如果上海采取“国家一级响应”,就是每个人进来都严格检查,让感染者隔离治疗。在此条件下,估计上海应该有29000人感染。但是,真正第一波国内流行的时候,上海病例数只有350个左右。

29000是怎么变成350的?张文宏表示,这首先得益于给病人进行了饱和式的诊断测试,包括对每一个输入的疑似病人进行饱和式的诊断,而对他所有密切接触的人进行饱和式的追踪。这种做法,把每一个病人都找到,所以在上海,二代病例、三代病例非常少,把追踪做到最极致的时候,抗疫工作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张文宏认为,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这次防疫的策略不仅仅是动员医务工作者,还有民众的科普、社区工作者的发动、海外人员的介入,事实上,是“全民战疫”。如果仅仅依靠医务人员,那么对输入病例的饱和时追踪和早期防控都是很难做到的。

张文宏特别提到,面对着汹涌而来的疫情,“80后”“90后”年轻人冲在第一线,独当一面。“其实前浪、后浪都是一个浪,大家都是构成我们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

面向当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态势,张文宏表示,仅仅一个国家控制好是没有用的,并且要看到,世界各国经济社会条件、文化宗教风俗等存在的巨大差异,各国所适用的防控策略不同,疫情发展的趋势也会有天壤之别。“世界面临重新打开的新常态,打开以后我们如何去防疫,这仍然是下一个阶段我们要面对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疫情是不确定的,将来延续的时间,冬天会不会再来一波更强的,现在一切都在未知之中。而我们可以相信的是,中国在第一阶段取得了一些经验,在第二阶段的全球性疫情当中,我们有能力使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在张文宏看来,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把复工、复产、复市做得更加好,就是一种“新常态”。

新民晚报记者 张炯强

编辑:杨玉红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