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们不希望美国乱

其实,我们不希望美国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海上客   2020-06-02 19:19:00

毕竟,我们未来还是要和美国打交道的。

文 | 海上客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独立尸检报告出来了,死因是“由于颈部和背部受压迫而导致的窒息,这种窒息会导致脑供血不足”。独立尸检发现,压在弗洛伊德身上的重量、手铐和体位都是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

弗洛伊德之死,引爆美国多州骚乱

这一尸检报告,与上周披露的官方尸检报告迥异。按照官方尸检报告的说法,弗洛伊德身上没有任何创伤性窒息或被勒死的物理证据。目前看,弗洛伊德死前所说“我无法呼吸”,已经成为全美示威者的共同呼声,甚至在加拿大、新西兰、英国等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游行示威。

白宫前的示威者

在美国,140多座城市爆发大规模示威,骚乱引起近40座城市宵禁。其中包括首都华盛顿。美国总统狼狈到两度躲到白宫地下掩体。当地时间6月1日下午6时,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号称他将援引1807年的《叛乱法案》,动员全国各地的军队,来“迅速解决问题”。

1

尽管因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超10万人死亡,可在弗洛伊德死亡之前,美国社会总体上还算平静。包括众议长佩洛西、国务卿蓬佩奥,当然还有特朗普,哪想到能在家门口看到如此“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不过,当时也有人告诉海叔,美国此种平静,是出奇的平静。果然,当几个白人警察光天化日之下弄死了非洲裔的弗洛伊德之后,犹如划着一根火柴,竟然瞬间点燃全美。单以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情况而论,紧邻白宫的、被称为“总统教堂”的圣约翰教堂被点燃,城市多处火光冲天。反倒是平日里夜晚灯光璀璨的白宫,于当地时间5月31日熄灯,一片暗淡。直升机在空中盘旋,特朗普两度钻入地下掩体。

华盛顿多处火光冲天,抗议者接近白宫图|福克斯(FOXNEWS)

尽管在美国来说,由种族问题引起的抗议,从来都没断过。比较近的例子就是2017年弗吉尼亚夏洛茨维尔市的骚乱。然而,无论从规模,还是影响力来看,今年这场疫情之下的全美骚乱,都与过往几年有所不同。在海叔看来,这次骚乱揭开了美国的深层次矛盾。

非裔弗洛伊德之死,揭露了美国种族不平等问题没有解决

第一,非洲裔人士的状况确实总体糟糕。在美国,有人有着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思维,甚至是潜意识里的。譬如特朗普能在弗洛伊德死后、骚乱起来之际发推“一旦抢劫发生,就会开枪”,这分明是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者沃尔特·黑德利的“名言”,可特朗普就拿来用了。之后他解释称,用这话时,没想到是黑德利的种族主义言论。而另一些人,则又到处耍弄表面上种族平等的政治正确。然而,撇开这些表象,单以疫情之下非洲裔人士死亡率最高,以及非洲裔的平均受教育程度、平均收入等等去衡量,非洲裔在美国是什么情况,并不以奥巴马曾经当过总统而有改观。弗洛伊德被捕前处于失业状态,警方当时逮捕他的理由就是他被控用20美元伪钞消费。单以此例,就能够说明非洲裔的窘迫。

5月27日,在美国洛杉矶,一名抗议者手持写有“黑人的命也是命”字样的标语参加抗议活动

第二,暴力执法屡见不鲜。美国是不是一个警察国家?美国表面上似乎不是“警察国家”——总统是民选的,议会是独立的,甚至各州制度都不尽相同,看起来是个“自由民主”的“灯塔”。然而,海叔觉得,无论“警察国家”在政治学上有什么意指——譬如警察国家就该是个“行政国”,政府为所欲为云云,议会可有可无云云。但必须看到,实际上在美利坚合众国,警察是绝对的国家机器,违反警察的命令就是对抗国家机器,对抗政府,对抗法律,警察对此零容忍。在警察对弗洛伊德施以令人发指的暴力之际,在警察直接将正在直播的CNN记者铐走之际,都能看清这一点——美国很像一个警察国家。

抗疫期间到纽约耍宝的美军“安慰”号医疗船

第三,恰恰就在于美国的体制是有很大问题的。在美国经济高歌猛进,美军“扬威海外”的时候,美国体制的问题变得不那么显而易见。然而,疫情之下的美国,以特朗普为首的当局领导无方、抗疫不力,却四处甩锅。其他一大堆政客却都在借疫情各说各话,捞取政治资本。然而,谁又有办法整合全美社会资源,解决问题呢?没有。

2

美国是否在滑向深渊?截至目前,在美国,已有至少4400人因为“盗窃、堵塞交通和违反宵禁”等罪名被捕,其中包括纽约市长的25岁的女儿基娅拉·白豪斯。不下5000名国民警卫队队员出动,紧急部署在全美15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朗普甚至要动用军队。

基娅拉·白豪斯

美军对内用兵?这是南北战争以来很少发生过的事吧?由此可见情况的严重性!但是,海叔觉得,我们并不乐见美国一步步地进入更糟糕的地步。在美国,非洲裔人士争取民权是一回事,要求美国政府有更好的执政能力是一回事,可我们也必须看到——真正把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看作人类公敌的人,不会把美国此刻满街石块、火光和枪声看作幸事。我们中国人民不希望香港乱下去变“臭港”,同样也不希望美国变“丑国”。在美国当局屡屡出错牌——在香港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想要挟我们,并从中捞好处;在反恐问题上屡屡犯错误,当年“9·11”真是吃尽苦头;在种族问题上又屡屡出现各种状况——可我们并不乐见美国就此倒下去、垮掉。

美国病了,需要手术。然而,美国真不能死。海叔要说,毕竟,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是世界头号发达国家,美国乱下去,甚者倒掉,留下的很可能不是天下大治,而是政治、经济、金融和产业领域内的全球性休克。

3

下一步美国该做什么?我们又该怎么做?在海叔看来,美国国内一定是有明白人的。美国最终能够解决,起码暂时平复国内危机。美国的骚乱也好,疫情也罢,那都是美国人自己的事。我们不用抱着隔岸观火的心态看笑话,更不应干涉他们的内政。让他们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我们要做的,该是两点——

未来,我们还是要和美国打交道的

一方面,做好我们自己的事。譬如在涉港国安立法上,我们要按照我们的节奏去做;譬如在疫情控制住以后,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已经发布。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得越好,我们就越不怕美西方反华势力的各种恶搞。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得越好,我们还越有可能在未来世界中,与包括美国朋友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打交道——无论是人文交流还是经济往来,我们一起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

另一方面,对美国发生的情况,做好研判。尽管我们不干涉他国内政,但中国打开的国门不会关闭。作为地球村的一分子,我们有必要搞清楚别家有什么问题。这有利于我们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毕竟,我们未来还是要和美国打交道的。

编辑:沈佳灵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