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泉气象

鹿泉气象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郭影   2020-06-07 12:48:04

   抱犊寨风景区恢复运营。土门关恢复向游客开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来自河北石家庄鹿泉的这两则消息令远在上海的我很是欣喜。在鹿泉并无亲人,一次相逢使得我与鹿泉结缘,有了一份牵念。

    此前,于我而言,燕赵大地是山峦平原,是硬朗疏阔,是金戈铁马,是豪迈爽利……如果说一个地方有性别的话,这片土地是英武男儿。但他的面孔是模糊的。此行踏访古邑,穿越历史,鹿泉在我的眼中心里,清晰着,变幻着,跳跃着。

    那天,午夜抵达鹿泉,从机场往酒店路上,借着月色和路灯打量鹿泉,整洁,安静。司机来自东北,说近年来鹿泉发展快变化大,吸引了很多外地人。

    第二天一早,来到户外。鹿泉的天,真蓝,蓝得透亮,在稀疏枝头上金黄柿子的点缀下,那天空蓝得晃眼,直印到人的心里。鹿泉的空气,清凉,干脆,直入胸膛。这是鹿泉给我的第一观感,心底也冒出一个疑问:北方的冬季,空气质量怎么这么好?先留一个伏笔。

灵气

    “鹿泉”两字充满灵气,此名来源于一个美丽传说:韩信带兵打仗,苦于没有水源,梦到一只鹿,策马追去,“射鹿得泉”。鹿泉乃河北之古邑,地处太行八陉之第五陉井陉口土门关,扼晋、冀、陕三省通衢要道,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自古享有“一京二卫三通州,比不上获鹿旱码头”之美誉。鹿泉四千余年历史,太平河水抱古城,奇石名山镇城垣。战国时称石邑,隋朝设鹿泉县,唐时改称获鹿县。鹿泉人有道是一路(鹿)走来,全(泉)是风景。

土门关驿道小镇

文气

    鹿泉文化底蕴深厚,人文荟萃。这里儒释道文化融合共生,农耕商旅文化交相辉映,红色文化更是熠熠生辉。荣臻小学、抗日军政大学,叶剑英、聂荣臻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此留下诸多革命佳话。

    鹿泉旅游业态丰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依此理念,鹿泉将依山傍水的生态优势与便捷活跃的都市生活紧密融合,形成业态互补、各具特色的全域旅游新格局。在空间布局上,形成了环抱犊寨美丽乡村游、环龙泉湖生态文化游等组团;在业态上,形成山水游、农业游、工业游、美丽乡村游等十大品牌,打造“外有形、内有魂”的旅游产业。

    山前大道是鹿泉近年打造文旅的有名道路,北起石闫线,南至青龙山大道,全长约50公里,涉及鹿泉区7个乡镇、31个村。通过山前大道,把抱犊寨、土门关驿道小镇、岸下石窑小镇、动物园、西部长青、龙泉寺、君乐宝奶业小镇、北国奥特莱斯等30个景区景点串起来,真正实现了旅游项目串珠成链,绘就了一幅山清水秀、休闲畅游、绿色发展的“百里画卷”。

走在德明古镇仿佛穿越时空

    西部长青旅游度假区是按照“旅游+”的新业态模式,构建旅游大格局。“景区+农村”的旅游新模式,靠山“养山”,鹿泉人把区域内的水峪、梁庄等5个封闭的小山村景区化,以独特的石头民居和天然绿色氧吧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让山水变成乡亲们的“金饭碗”。走在德明古镇,仿佛穿越了时空,古亭矗立,江南丝竹声隐约传来,古老文化与时尚文化激情碰撞。德明古镇的建设,不仅给西部长青铺就了鲜明厚重的文化底色,更是让元曲文化在这里得以发扬光大。

马仙破墙寓意美好

    “才雄学赡”的元好问六十岁时来此定居。元好问诗、文、词、曲各体皆工,诗作成就尤高。“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他的一首《摸鱼儿·雁丘词》,古往今来,令多少人吟诵唱叹。

豪气

    土门关驿道小镇是鹿泉以旱码头商埠文化、军事文化、民俗文化为依托,引入陕西袁家村运营团队打造的集民俗文化、自然景观、特色商业、游玩娱乐等于一体的“美丽乡村”特色小镇。

    土门关是太行八陉第五陉——井陉的东口。太行八陉是与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秦岭古道等齐名的著名古道,是珍贵的线性文化遗产。穿关而过的就是秦皇古驿道。《史记》中称其“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又因道路多在沟谷中,所以古人又有“土门沟,三十里,望不见星辰日月”的咏叹。诗圣杜甫诗言 “土门壁甚坚”,苏东坡亦有“千峰右卷矗牙帐,崩崖凿断开土门”的名句。

    土门关历来为兵家必争战略要地,有历史记载的战争便有17次之多,其中最著名的是韩信的背水之战。

颜真卿《祭侄文稿》(资料图)

    在土门关驿道,一面墙上,著名书法家颜真卿大幅画像吸引视线。颜真卿同土门关有何关联?唐朝安史之乱,时任常山太守颜杲卿与其子颜季明为国捐躯。颜真卿见到兄长与侄儿部分骨骸后,奋笔疾书,含泪写下了被后世称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文中两次提到的“土门”就是这里。颜氏一门忠烈,豪气冲天,令人感佩。

和气

    岸下,岸下,把心安下。在鹿泉石井乡岸下村,感受到鹿泉人安居乐业,淡然平和。鹿泉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打造怡心养性、山间隐寓的岸下石窑小镇。这里紧邻国家4A级风景区抱犊寨,古旧石窑,石头街巷,古朴之中蕴含乡情。

    岸下村石窑民居,一派田园风光;古街旧巷,乡音乡语,恬静安然。来到岸下书局,推开木门,绿草萋萋,鱼儿戏莲,品茗,读书,石头房子,幽静安逸。这里的人们和气,友好地接待我们参观。“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远离都市喧嚣,这清净淳朴之所,不正是陶渊明《归园田居》所描述的嘛。

清气

    “鹿泉人均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依靠丰富优质的石灰岩资源,20世纪70年代,鹿泉水泥业迅速发展,“小水泥”遍地开花,鹿泉一度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水泥生产基地。水泥给鹿泉带来辉煌的同时,高耗能、高污染如影随形。

    鹿泉在蝶变。自2007年以来,鹿泉区集中分批拆除水泥建材企业,向绿色、高技术产业转型。通过产业转型,鹿泉由过去华北地区“灰头土脸”的建材基地,脱胎换骨成山花烂漫、层林尽染的河北省会后花园,闯出了一条产业优、百姓富、生态好、城市美的鹿泉发展路径。由此,鹿泉的天空,清朗;鹿泉的空气,清新。抵达鹿泉次日早上的疑惑消散了。

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是鹿泉建材工业转型升级的缩影

    回到本文开篇提到的抱犊寨。抱犊寨奇险天成,其四周皆是悬崖绝壁,远望如巨佛仰卧,眉目毕肖。寨顶平旷坦夷,有良田沃土660亩,土层深达66米。古人为了耕种,只能把小牛犊抱上山,待其长大再耕田犁地,抱犊寨因此得名。现在,抱犊寨景区修建有目前全国最大山顶门坊——南天门,全国第一座山顶地下石雕五百罗汉堂,全国最大的山顶石雕壁画装饰的韩信祠、金阙宫、万佛洞等诸多景点,素有“兵家战场,人间福地,天堂幻觉,世外桃源”的美誉。

    听当地人介绍,来鹿泉必当去抱犊寨。因时间关系,此行未能登抱犊寨一览雄奇。就让这份遗憾化为一个念想吧。

    鹿泉,我会再来,那时,鹿泉彰显的将会是另一番气象吧!(郭影 文/图)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