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起谈心(2) | 特殊时期如何做好家庭管理?

“疫”起谈心(2) | 特殊时期如何做好家庭管理?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结海   2020-06-13 16:05:24

几年前,我计划去欧洲自由行,身边的亲朋好友得知纷纷加入,最终连我自己一共八人同行,没想到一路矛盾不断、争吵不休。

回上海之后,我好好地总结了一下,认为问题主要出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角色分工不明确。从管理学的角度看,这八个人已经是一个小团队,因为只要2人及以上、有共同的目标,就形成了一个团队。而团队形成的第一天,就应该明确各自的角色和分工。

第二,没有清晰地意识到人与人的差别。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人和人不同,这在口头上或理论上应该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是一落到具体事情上,我们经常不自觉地把别人当自己,觉得自己怎么想的,别人也会这么想。比如,在旅游上,有人喜欢随机应变,看到好的景点就改变计划;有人希望墨守成规,严格遵守制定好的路线规划,尤其是改变失败后,更是抱怨连连!

还有一点很重要,要根据人的不同特点进行分工,比如,有位女士比较斤斤计较,别人算账基本上到元,后面就四舍五入了,而她一定要算到分。可能很多人觉得她太过“精明”,但实际上她这样的人特别适合做会计,而会计在这类团队中是非常重要的。

两年后,我又去欧洲自由行,又有一些亲朋好友加入,这次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欧洲行还没结束,就开始计划下一次的行程!

这次,我干了两件事:第一,首先把旅行中涉及到的任务全部事先落到每一个人身上。我把自由行的主要工作罗列了一下:确定行程和路线、找民宿、开车、买菜、烧晚餐和早餐(因为我们全程住在民宿里)、洗碗。当然,还有我最看重的记账管钱的工作,碰巧团队有一个职业会计,她当仁不让。最终,付过路费、停车费,欧洲各国的方式、标准她现在比谁都清楚。

第二,给每个人测量一下个性和偏好,比如有的人喜欢自己决定景点、有的人喜欢像旅行社那样什么都给办好,有的人欧洲去了好多次、有的人是第一次去,有的人喜欢看欧洲名画、有的人看不懂毫无兴趣等等。当然,有一件事是咱中国人最容易达成共识的,那就是购物。这次我安排了三个大型奥特莱斯,可惜最大、最好的那个周末竟然关门了。

我当团长,但是我发现我和司机兼副团长经常有分歧,我觉得不错的景点他经常反对。好在我很快就发现他是风险厌恶型,原来,他反对的不是景点本身,他需要出发前落实好各种细节:行车路线、具体景点、中午哪里吃饭、游玩时间等等。所以,之后我再临时提议新的景点,一并把他关心的所有细节都告诉他,他就再没反对过。

看来,我的测试问卷还要再增加一些题目。

这次新冠疫情,意料之外,夫妻关系和亲子关系出了一些问题。我记得当时看了一个小段子:一位女士在视频里说,最近整天和老公呆在一起,还真处出感情了!

这个调侃的段子颇具远见,据报道,疫情结束多地出现了离婚潮。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冲突据说也增多了。有记者采访我,请我分析其中的原因,我说原因很简单,就是家庭管理学出了问题。

药方就是上面的两条:首先是任务分配。其实,一般家庭原本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都形成了某种固定任务分配的模式,买菜、烧饭、洗碗谁干大家都清楚,问题是,这种模式之前是建立在正常上班时间,疫情期间整天在家,新出来的任务谁承担,而且平时的“紧急抢救措施”——叫外卖——疫情期间也没有了。有些夫妻没有及时制定新的任务分配方案,就容易出现矛盾。

至于亲子关系方面,近些年,我反反复复强调一个观点,中国教育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成人用一个相对单一的标准要求五颜六色的孩子。所以,我现在逢人就告诉年轻的家长,发现你孩子的优势与劣势,因材施教,你的家庭教育一定是成功的。

美国著名作家弗里德曼最近提出一个新观点,世界历史将会被划分成疫情前和疫情后,我建议各位读者疫情后学点团队管理心理学,因为2个及以上、具有共同目标的人就组成了一个团队。你会发现,管理原来无处不在。(张结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教授)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