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杂鱼,大杂烩,美味绝不杂

小杂鱼,大杂烩,美味绝不杂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魏鸣放   2020-06-28 16:17:34

一个浅底大盘,十几条小鱼,密密匝匝,红光闪亮,如向日葵,似红太阳,大都身长两到三寸。小鱼三种,不多不少。

三种小鱼,两“家”一“野”。家者,即人工饲养,在菜场可见,如昂刺鱼(黄骨鱼)、河鲫之类;野者,来自大河小浜,如穿鲦鱼之属,一般很少见到。

红烧小杂鱼,多在水乡小镇见到,汤色绛红,咸甜适中,鱼肉酥烂,入口即化。

一般是,昂刺鱼隆起,如船,一片艳黄;河鲫鱼,小而扁,如银圆大小,“奶鲫”,是它可爱的昵称;穿鲦鱼,细长似刀,条肉洁白,尤其“头脑”尖小,嗫之吮之,如珠,似米,像豆,鲜汁香浓而味长。

曾在湖北黄石,坐在一家小店,面对出产武昌鱼的梁子湖,第一回吃到红烧小杂鱼。

三鱼之中,前两种,也是昂刺鱼与河鲫鱼,后一种野鱼,是一种有着黄色花纹的美丽小鱼,也叫黄花鱼。黄花鱼,那是许多美鱼的好听名字。

家里新居,在偏远的市郊。宝山区美兰湖,全是大大小小的河。一家小饭店,夹在两条并行距离仅百米的小河中间。红烧杂鱼,外加小虾和小螺,如瓜子和零食。坐着,静静地吃,听外面的水声,还有黄昏的沙沙树声。

昂刺鱼、河鲫鱼和穿鲦鱼,一条一条轮流着吃,悄然而无声息。

老子《道德经》第六十章:“治大国,若烹小鲜。”不说其他,老子也是一位烹制小鱼的高手。战国时,冯谖家贫不能自给,投奔养士三千的孟尝君。有人因为孟尝君开始并不看重冯谖,也就供给他粗劣的饭菜。冯谖不服,不平而鸣:“长铗归来乎!食无鱼。”最后得以“食有鱼”,被落实了“知识分子”政策。再后来,他作为孟尝君的高级谋士,多次为孟尝君办成了不同凡响的大事。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在“渔人”的眼里,小鱼大鱼,来自几亿年前的远古。天地人间,浑然一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生的浮沉了悟不透?(魏鸣放)

编辑:新民晚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