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隆执棒上交2019-20音乐季闭幕音乐会:同呼吸,感受艺术直抵人心的力量

余隆执棒上交2019-20音乐季闭幕音乐会:同呼吸,感受艺术直抵人心的力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华心怡   2020-06-28 22:00: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今晚,上海交响乐团2019-20音乐季,在音乐总监余隆的执棒下,以莫扎特《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和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堂·吉诃德》两部经典作品收官。疫情影响下,演出行业面临种种困境,然而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季依旧坚持高品质的艺术呈现,决不妥协。

图说:余隆在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奏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下同)

疫情期间,世界各大乐团都纷纷推出“线上音乐会”,上交也在剧场按下暂停键后,相继推出“周末线上音乐会”、在“线”场室内乐直播音乐会。演出前,余隆接受采访被问及,未来这样的演出“新业态”会否逐渐成为主流?他直言:“线上直播只是让古典音乐的展现多了一个渠道,但它永远不可能有一天取代现场演出。技术虽为艺术插上了翅膀,可艺术直抵人心的力量唯有面对面、同呼吸才能传递。”

今晚音乐季闭幕场上演的两部作品,都颇有挑战。其中《堂·吉诃德》更是凭借艺术性和趣味性成为很多乐迷心中的保留曲目。理查·施特劳斯为大提琴、中提琴和管弦乐队而作的交响诗《堂·吉诃德》,诞生于1897年。比起传统交响乐,交响诗的创作形式更自由。作品强调音乐中诗意和哲理的表现,着力寻求音乐与其他艺术如绘画、文学、戏剧等的联系。

图说:上海交响乐团正在演奏

《堂·吉诃德》是一部能激发听众对于文学故事精准联想的作品。作曲家以高超的作曲技巧融合他对原著的深度理解,通过音乐与文学的交互拓宽音乐表现功能,扩大自身界限。听众从交响诗中获取的不仅是动人的音律,也能看到作曲家描绘的一幅图、一句诗、一个故事,甚至是一缕思绪。现场不少观众表示,上交的演绎极具画面感,让人仿佛能看到那个秉持着骑士精神的堂·吉诃德在眼前逐渐丰满和鲜活起来。

图说:小提琴演奏家张松洁和中提琴俞海锋(右)在演奏

为了今晚的演出,乐团整整准备了两个月。因为疫情,演出的排练起初只能以“网课”的形式推进,这让在莫扎特《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中担任独奏的上交中提琴演奏家俞海峰很不适应:“音乐是需要有肢体和眼神的交流,加上网络环境也会产生延时,而音乐是要求严丝合缝的,一个气口都不能差。”最终,音乐家们还是选择从“网恋”转到线下,虽然长时间戴着口罩拉琴很考验肺活量,但什么也不能取代现场排练的效果。“唯有大家在现场磨合,才可能将细节处理到极致。”

疫情之后,国际艺术家入境变得极为困难,在往后的演出中,中国艺术家将担任越来越重要角色。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直言,这青年音乐家而言将是绝好的崭露头角的机会:“一大批青年艺术家即将或已经在独挑大梁,这在2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这些青年音乐家让我们看到了中国音乐的未来,希望国内音乐机构可以给年轻音乐人更多的机会和平台。”

图说:音乐会海报

音乐会后,余隆为今晚上交演奏家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他们的表现也印证了乐团发展的职业化成果,虽然一开始有些小问题需要调整,但很快将状态调整到最佳,这种能力和专业素养就是职业化最精准的体现。”(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马上评丨爱乐之城

一个不期而至的破碎音乐季,却考验着一家交响乐团、一座城市音乐底蕴的整体素养。在鲜花与掌声中乐声悠扬,自是悦耳怡心。在风暴与未知中,若仍声声入耳从容自在,便有格外一份气魄与气韵。也许这一次,疫情中的上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当得上“爱乐之城”这张城市名片。
爱乐之城,音乐家不慌不忙。国际艺术家入境变得困难,没事,中国艺术家昂头顶上。青年人挑上大梁,这份“迫不及待”,虽是时势所迫,却也是水到渠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潜心苦练,终在机会来临时,不惊不怯,成为舞台最中央的那一抹闪耀。他们是中国音乐的未来,他们不期然地被推到幕前,向众人显示——我们已做好准备。
爱乐之城,机构核心不破不立。上交拓展线上“云直播”,从“周末线上音乐会”到“线”场室内乐直播音乐会,有它们在,申城妙音不止。除了那些看不见摸不到的音乐,“一碗馄饨”小程序上线,除了回顾往日精彩,点播大师课程,更可以在文创板块买到实实在在的音乐小物。这些新形式、新业态、新事物,来源于上交的新思路、新作为。
爱乐之城,观众们不离不弃。在线上,他们静心守候,侧耳倾听。待场馆重新开放,他们又走进剧场。资深乐迷纷纷表示,想念这种让自己震撼的感觉。懂你,陪你……这批知音人,是音乐之城的基石。
2019-2020上交音乐季昨晚闭幕,没事,上海夏季音乐季即将到来,就在7月,就在一切都好起来的这个夏日。(华心怡)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