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梅子黄时雨

晨读 | 梅子黄时雨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黄顺福   2020-06-30 06:30:00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多好,没有月光,梅雨又在丝丝地炫惑着无声的夜。从阳台望去,脚步蹀躞,踩碎了摇曳于冥蒙中的光;影子被拖到前,又被抛到后,朦胧的,细细的,却很长;风絮怕打碎披着婚纱的小径,不声不响地滚落,粉碎。望着望着,我只找到闲,未见到一丝愁。

蓝色的伞融入蓝色的夜和雨,移动着,左手换右手,右手又换左手,柔柔的飘逸长发湿润得发亮,随手采一朵小花,举到鼻端。天空错会了意,隐约飘送一缕萨克斯的《离别》,却毫无愁肠百结的痛楚,没有涌上心头的思念,只有爱的柔情爱的咏叹。在这约会的姑娘身上,试问悠闲多几许?谁能回答?

原来悠闲总是同梅雨勾肩搭背,游荡在小巷,如人体中的血液,时粗时细,曲曲弯弯,纵横交错,流遍城市角落,带一点神秘,带一点情趣。

载着柔情蜜意的恋爱。蓝色的雨伞沿着小径慢慢远去,“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滴水的滴滴答答声萦绕耳边,柔婉缠绵,我的灵魂悠然脱离躯体,在这淡淡幽幽的光影下,有点怅然,慢慢闭上双眼,轻轻张开手臂,微微屏住呼吸,仿佛进入了恬淡的梦境,融着悠闲和情爱的气息跟着梅雨飘散。

契诃夫说:“望着温暖的夜晚的天空,望着映照出疲惫的忧郁的落日的河流和水塘,是一种可以为之付出全部灵魂的莫大满足。”世界多烦扰,夜晚也不例外。梅雨用自己的身体让世界安静,河流和水塘承接着疲惫的夜空和忧郁的落日,这样的夜空才真正让孕育爱的灵魂得到满足。但是,梅雨粘着树叶,滑落草茎,飘落泥地,不见了,失散了!有一次,我坐在虬江河边抽烟,河水从吴淞江流来,经过数年治理,泛绿了,但不干净,没有显露生命的迹象。两岸垂柳柔柔吻着水波,荡起一个接一个涟漪,像我的心思。桥旁不知名的小花随风飘扬,沾到我衣领上,更多地飘进水里,飘向远方。大型超市就在不远处,人们热热闹闹从桥上走过,往回家走的人喜气洋洋,手里大包小包,好多好多便宜货哎。生命生机勃勃地朝向一个方向,朝着生活本身的方向,朝着与人分享的时光,跟一切信念无关,这种生活让人舒心。“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是千万年不变的事情;虬江河水却在向西流。我不知道河水为什么这么匆忙,是在寻找失散的梅雨?

很多雨水到不了大海,却总有一天会相聚,就像那约会的姑娘,即使在别人的梦里,在梅子黄时雨里。(黄顺福)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