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去哪了|志愿者“拼手速”抢单,小区新添这些“黑科技”

垃圾去哪了|志愿者“拼手速”抢单,小区新添这些“黑科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旻矣   2020-06-30 15:24:00

原本20组垃圾桶,一年后只剩2组,居民从“反对撤桶”到主动“求撤点”;原本楼道堆满杂物,一年后楼道干净了,有人还用这些“垃圾”换成了近300元现金;原本志愿者说得最多的是“我教你怎么分”,一年后他们说得更多的是“到规定时间再扔”……

“垃圾分类一年,小区改变太大了!”现代星洲城的居民陈星火这么说。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垃圾去哪了”第一集:分类

微信图片_20200630131139.jpg

图说:早上9点,垃圾箱要被收入垃圾厢房内,保洁人员会将垃圾箱用高压水枪清理  孔明哲 摄(下同)

  新垃圾箱房墙上张贴“红黑榜”

现代星洲城的垃圾分类年度报告,要从垃圾箱点位的变化说起。

一年前,小区有20组垃圾桶,每个门洞前设一组,24小时开放,“扔垃圾下楼就行,不要太便当”。去年5月1日,20组垃圾箱撤走了一半,7月又撤走了3组,12月改建的垃圾箱房投入使用后,整个小区干脆只保留了2个投放点。

“小区建造时并没有规划垃圾箱房,要分类了,最头疼的就是箱房造在哪儿。”星泰居委会主任胡惠明回忆,由于垃圾箱的“邻避效应”,经过居委会和街道的反复思量,最终将原本的大件垃圾投放点隔出一半,新建了一个垃圾箱房。海岸君看到,这个箱房离居民楼不近,离居委会办公室却很近,墙上张贴着具有宣传警示意义的“荣辱榜”。

今年4月1日起,根据上海的新要求,箱房又升级到“2.0版”,增加了除臭喷洒剂和除臭记录本,并接通水管,安装了临时洗手桶。

微信图片_20200630131638.jpg

图说:扔完垃圾,垃圾厢房边就有水龙头,让居民能够洗手保持个人卫生

“落包”垃圾“斗智斗勇”勤巡视

箱房造好了,扔垃圾开始“不方便”了——不仅早晚各只开2小时,最远的楼扔垃圾还要多绕10分钟路。于是,楼前原来垃圾桶的位置,出现了成袋垃圾;非投放时段的箱房前,也出现了一袋袋垃圾。

这些垃圾,被管理者称为“落包”。于是,和“落包”垃圾“斗智斗勇”开始了。巡视中,一发现“落包”,社区微信群就忙开了——志愿者负责打开垃圾袋寻找“线索”,物业负责清理托底,居委会干部则负责对垃圾主人进行劝说。

星泰居委会党总支书记沈敏还记得,志愿者曾在“落包”垃圾中找到一张外卖单。她拨通了上面的电话,主人起初坚决不承认,见她竟能一一说出自己家买了哪些东西、扔了哪些垃圾,这才松口说“是钟点工带下来的”。沈敏礼貌地请业主对钟点工也进行培训,心怀愧疚的业主一口答应。

渐渐地,住在一楼的业主发现了变化——“落包”垃圾少了,门洞前干净了,连草坪中苍蝇笼子里的苍蝇也少多了。更令很多业主产生“获得感”的是——撤桶后,楼前更宽敞了,整个小区能多停十来辆车,“抢车位”变得更容易了。

减少了垃圾箱并集中投放后,小区保洁员不用再挨个清理20组垃圾桶了。“省下来的时间,他们也没偷懒,不定时会在小区里巡视有没有‘落包’垃圾。以前一小时兜一圈,现在半小时就兜一圈。”万伽物业公司星洲城三期管理所经理王国农说。

亲眼看到减少垃圾桶让小区变得更干净,这几天甚至有居民主动向管理方建议:撤除靠近2号门的临时投放点,彻底解决进出通道的污渍和异味问题。“7月起,我们可能会再次撤点,只保留固定投放箱房。”胡惠明说。

楼道堆物“喂”给机器换积分

去年12月,在杨浦区的“垃圾分类减法新生节”中,现代星洲城三期获得减量街道第一名。如何将可回收物从干垃圾桶中迅速“拣出”?小区居民们指着入口处两台“爱回收”机器说:“多亏有它们。”

原来在垃圾分类之前,很多人家都会将报纸、纸板箱等堆在楼道里,积到一定数量,再打电话叫收废品的师傅上门。楼道堆物一多,不仅影响环境,还有消防隐患。

去年分类开始后,小区先引进了一台回收机器,不久又因机器每天“吃太撑”而增加了一台。几个月来,很多居民已经养成了将可回收物“喂”给机器换积分的习惯,“楼道堆物”的现象也基本看不见了。

说话间,大家纷纷掏出手机,点开APP。胡惠明突然发现,自己的两台手机已经分别积到了187.05公斤和108.13公斤。大家打趣说:“靠卖垃圾也能赚300元。”

  志愿者群“抢单”值班拼手速

就在采访的前几天,星泰居委会工作人员正忙着为150多名志愿者拍照留档。摘下口罩,大家露出了“真容”,笑得很开心。

这支志愿者队伍去年刚成立时才60人。68岁的三期小组长柴亚君向海岸君回忆说,一开始大家天天8时“上岗”,指导居民怎么分类。两个礼拜后,大部分居民们已经“出师”。“现在我们调整到9时半开始值守,重点对‘定时’进行宣传,万一有‘落包’也能及时发现。”她说。

微信图片_20200630132501.jpg

图说:志愿者柴亚君每天早上7点就在垃圾厢房门口,劝导居民做好垃圾分类

微信图片_20200630132705.jpg

图说:当社区居民需要扔湿垃圾时,柴亚君会教对方使用“破袋神器”轻松割开塑料袋,方便居民

疫情期间,小区进出口需要值守。以垃圾分类志愿者为“班底”,居委会招募热心人组建起了“红蚂蚁”志愿者队,不仅是党员干部和楼组长,就连80多岁的老人、14岁的学生、上班族等都参与进来。

“现在,群里发的值班需求,要‘拼手速’抢单,慢一步就没了,有人说这就是‘星泰速度’。”沈敏笑称,志愿者中有不少摄影高手,疫情期间不能上街,这些摄影爱好者就在小区里“练手”,“以前,我整理材料要到处约稿、约图,现在群里的照片拿来就能做美拍。”

“还有很多志愿者,哪怕不在值班时段、哪怕没穿‘绿马甲’,只要看到小区里的不文明现象,也会去说一说。大家已经习惯了垃圾分类,说明这件事越来越深入人心。”同为志愿者的陈星火告诉海岸君。

不久前,一则喜讯传来:“红蚂蚁”志愿队的孙国民被评为了上海市优秀志愿者。

  【年报】

现代星洲城三期

地 址:江浦路1100弄

员工人数:居民和商铺共约580户

经营业务:江浦路街道首批试点推行垃圾分类投放的小区之一

资产状况:设立之初拥有垃圾箱20组,目前减少为2个分类投放点

营业总收入:日均分出干垃圾12桶、湿垃圾4桶

业务特色:组建有“红蚂蚁”志愿队,拥有150多名志愿者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