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

有一种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网   2020-07-06 11:22:00

文/周优泽

2020年的中考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推迟,6月27日、28日如期而至。不同以往的是考生们都带上了口罩,并按要求签了考生考试安全承诺书,送考的家长们写在脸上的表情紧张而充满期望,我作为其中一员,有些莫名的激动,甚至浸润了眼眶。与往年一样,上午语文考试还没结束,“上海发布”就公布了今年的中考作文题目:《有一种甜》,题目很开放,审题不会有障碍,孩子们出生后,从感知味觉的“甜”开始,一路成长至今,也品尝了不少心理感受上的“甜”,相信他们今天看到这个作文题目后会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写作。考试之前,很多人想着会出与疫情有关的题目,与“苦”、“难”相关的题目可能性更大点,题目公布后还是有点出乎大家的预料。作为十四五岁的孩子,不管是苦还是甜,都已经历了不少,我想,在苦与甜的背后,始终有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各种爱陪伴着他们成长,父爱就是其中一种。

我在儿子进入初三学习后,就尽量早回家多陪伴他,当我在家时,他烦躁的情绪会好些,可能因学习压力大而产生的脾气也会消散,考前在家复习的两天,我特意请了公休,一是帮他查漏补缺,二是帮他舒缓紧张的情绪。早上陪他去考点,边走边再作最后一遍委婉的提示和心理放松,到了考点门口,突然背后斜刺里冲出一位中年大汉,火急火燎,脸上挂满汗水,在行色匆匆中四处张望,似乎在寻盼着什么,忽然他冲我儿子大喊一声:“小周,你们来啦!”我一看,是儿子同学的爸爸,马上跟他打招呼:“你们也这么早!你儿子呢?”他一边与我们往校门方向同行,伸着头左顾右盼,一边喘着气回答我:“不谈了,这小子,早上跟我吵了一架,然后说不要我送考了,如果我坚持送,他就不来考试,就让他妈送了。但我还是不放心,赶过来看看,估计已经进考场了,哎!怎么生出这样的小子(略去原话里骂人的口头禅)!”我刚想劝他莫生气,一转眼他的身影已经钻入人群中。我心想,这个做爸爸的,也真是,儿子今天中考,再怎么着,也要忍让点,看来也是个大男孩。

中午临近考试结束,我去考场门口等儿子,由于下雨,我就站在一个公用电话亭下面躲雨,我跟儿子约好,会在学校门口马路的对面等他,考试出来后打电话给我。考试结束铃声响了,考生们陆续走出考场,此时,从我身后传来“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我扭头一看,一位身高超过一米八、戴着眼镜、穿着雨衣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镜头很长的相机,随着镜头里目标的移动而不停地按下快门。我就问他:“你是记者吗?在拍谁?怎么不在学校正门口拍?”他满足又小声地跟我说:“呶,我给儿子拍几张照片留念,他不肯。我就偷偷地过来,躲在远处给他拍几张!”声音很轻,相信除了我和他,没有第三个人能听到,更别说从我们视线里逐渐远去地他的儿子和接考的妈妈、外婆了。接到儿子后,我把刚看到的一幕告诉儿子说:“这个爸爸也挺有意思的,与其为了将来留作纪念拍照,还不如亲自接送考、留在自己记忆里更有意义呢!”

回家路程虽然不到一公里,但雨很大,我开着助动车慢慢前行,好几次停下来擦掉满是雨水的眼镜,突然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儿时的画面,同样戴着眼镜的父亲经常雨天骑着自行车回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很严肃地用衣角擦拭眼镜。中午安顿好儿子休息后,自己想想上午遇到的几位父亲,心里会心一笑:作为父亲,对孩子的爱往往表面显得很冷,其实内心很热,有时还很酷,只是不善表达而已,雨中的父爱不会因雨水有丝毫衰减,反而更显炽热。我想如果作为考生的孩子们知道了,心里肯定也感觉甜甜的。



2020年6月27日星期六




编辑:张晓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