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院校毕业后怎样才能当上电影导演?答案或许“从四分钟出发”

专业院校毕业后怎样才能当上电影导演?答案或许“从四分钟出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首席记者 孙佳音   2020-07-30 10:52:00

从一所专业院校毕业,要熬过多少的苦,才能算真正入了行?

从一个故事梗概,要经历多少的难,才能改出一个能够开拍的剧本?

从一条四分钟的短视频出发,又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电影导演?

前昨两天,在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406教室,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短视频单元的两堂“探索课程”如期开讲,怀揣着梦想、也有一肚子困惑的学生们问题多多。周子陽、袁媛两位青年导师答疑恳切,解惑犀利。

download_water__c7563ccd-5095-4552-b53f-10eb0b05d249_副本.jpg

图说:学生认真听课 官方图


等待漫长


2008年从中国传媒大学导演专业硕士毕业后,袁媛经历了七年的摸爬滚打,才等到了自己第一部院线作品《滚蛋吧!肿瘤君》的上映。“很长时间,我们都是边缘人,出去以后谁也不认识。靠拍电影养活自己,那就是不可能的事儿,只能通过做一些其他的工作,比如说电视节目、晚会(撰稿),中间也做过半年图书编辑。”虽然《滚蛋吧!肿瘤君》后来代表中国内地参加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角逐,虽然后来袁媛又凭借编剧作品《后来的我们》,提名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及第55届金马奖最佳编剧奖,但她还是以过来人的身份说,“其实中间也经历了无数个失败的作品,要么有些电影、电视,写着写着就没了,要么电视剧拍也拍了,但没有播出,各种各样的原因。其实现在能被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等待的时间是非常漫长的。”

download_water__2e37d6d1-15e2-494f-b1fd-7d6837839abe_副本.jpg

图说:袁媛分享 官方图


从“小”做起


凭处女作《老兽》摘得第54届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和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以及第9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青年导演奖的周子陽同样被学生们追问,“要如何成为一个被需要的编剧和导演?”他建议年轻人先自己写一个“简单”的剧本,“又想拍类型片,又要追求作者感,结合起来弄一个剧本。”周子陽说自己的第一个影视类作品只是一部五分钟的短片,但也正是这部短片,给了设计专业出身的他成为一名导演的信心与决心。“不管是长片、短片或是短视频,只要具备创作能力、创意与技术,便是一部好的作品。”他还说,如果选择了影像创作,便要有坚守初心的信念,“不要轻易停止拍摄”。

download_water__3e400c3d-8bd5-4dab-97d1-e901ebce93f6_副本.jpg

图说:周子陽分享 官方图


得有“伎俩”


决心和毅力之外,两位青年导师还从自身经验出发给青年影像创作者们留下不少“干货”。袁媛说要随身带一本小本子,随时随地记录下一丝一毫的灵感,“一本书里能打动你的话,或许同样也可以打动别人”;周子陽建议在梗概和第一稿上花费最多力气,“你只有思考得越深、越完整、越全面,你后边那个东西才会相对简单一点,改的时候就不会太难”;袁媛又说,面对投资人的修改意见,要忍耐住自己的愤怒,“想想怎么才不那么大范围地损伤自己的创作,又能满足他的要求”;周子陽甚至还给出了一个“狡猾”的建议,他强调说正面冲突不解决问题,“你要知道你的结果,你的结果是让这个电影出来,这个电影能保留你的东西。”(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孙佳音)


download_water__6862de23-9616-47fe-ba5d-134d045ae89e_副本.jpg

图说:探索课程现场 官方图


记者手记|他们怎么来了?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的李发红,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吴虎生,上海市松江区文化馆馆长陆春彪,上海新文艺群体代表、“田耘社”班主赵松涛……他们怎么来到了金爵厅,来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短视频单元特别活动现场?

原来,2月初市委宣传部在全市发起“艺起前行”主题短视频征集活动,鼓励百姓用镜头记录身边事、感人事、有意义事,讴歌抗疫英雄,也传递上海精神。半年来,涓涓细流汇成江河,仅在抖音平台活动就集聚到短视频2.4万多条,累计播放超过13亿次。医生、演员、基层文化工作者们昨天来到了上影节现场,接受由上海市民文化节与上海国际电影节共同颁发的“荣誉创作者”纪念证书。人民文艺人民创造,人民文艺服务人民,“艺起前行”活动奏响了短视频全民创作“集结号”。

从四分钟短视频出发,要经过多少波折和坎坷,才能成为一名长片的导演?不好回答。但我知道如何拍好四分钟,知道为何这些跟电影工作没有太多关系的人会来到电影节现场——因为他们拍摄了熟悉的生活,表达了真诚的感受,打动了许许多多的观众。(孙佳音)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