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儿的五十岁生日

弄潮儿的五十岁生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近仁   2020-07-31 16:01:46

航海人都是孤身一人在外,与一群同样孤身在外的人同舟共济,相依为命。

以航海作为职业的人,一生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航行的船上度过的。

一般的人过生日,都是一家人团聚互相祝贺祝福。而航海人都是孤身一人在外,与一群同样是孤身在外的人,同舟共济,相依为命。工作一忙,连什么年月日都会忘记,更何况生日呢;往往是过去了,才想起来啊一声,泡一包方便面,纪念庆祝一下。对于下属船员的生日,我都记得清楚,并且会请厨房大师傅在那天给他做一碗丰盛的长寿面,表示祝贺,唯独对我自己,从来不声张,故意忘掉。

但是,唯独五十岁的那一次生日,我还是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还特意在日历上做了标记。人生五十年,似梦似幻,一晃就到了“知天命”的时候了。纪念一下,回味自己半个世纪的历程,过了这一天就是人生的下半个世纪了。

1992年3月3日,按照身份证上的日期,是我的生日。如果按农历我是二月初三的生日。这一天,我们船离开中国已经14天了,航向是130度,向夏威夷岛北面驶去。初春的太平洋上并不太平,低气压一个接一个地在我们船的前进航线上经过。西南风掀起的尾斜浪,高达五六米,把船弄得东摇西晃,七歪八倒,横浪不时涌上后甲板,冲进了保存粮食的仓库。为了保证安全,船的航向也由原来的130度改为90度,用以减轻船舶的摇晃,便于抢救仓库里面的生活物资。大家一直搞到晚上六点多钟才吃晚饭,饭后还要整理抢救出来的东西。这一来,我的生日庆祝不了了。我想,今天生日就不庆祝了吧,反正明天要过日界线,日期向后退一天,还是3月3日,同样可以庆祝的。

船在当天晚上23点37分从北纬22度33分处通过日界线,进入西半球。一夜的东摇西晃总算过去了。结果早晨一起床,就听说船头的消防泵间,又灌满了水,是昨天夜里的大风浪,摇坏了泵间的通海的水管,海水涌进了泵间。早饭后,马上进行抢修。从早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钟,累得不行,更没有过生日的心情了。

三天后的3月6日是农历二月初三,我们已经航行到夏威夷群岛的瓦胡岛北面,离开檀香山三十余里的太平洋上,这一片海域正在一大片高气压控制下,海风轻轻,海浪不兴,是一个好天气。我想,今天真是天时加地利,好极了。

上午,又传来消息,主机八号缸漏油了,必须停车修理。八点半钟,主机停车。经过检查是八号缸的缸头漏油。这是一个大工程。刚停车的主机,汽缸头上的温度超过四十摄氏度,大家一齐上阵,换下了坏缸头,换上备用的缸头。从上午一直干到凌晨一点过后,机器正常开动,船正常航行,已经是3月7日的凌晨2时30分了。我们从夏威夷的电视里看到了当地热辣的草裙舞和精彩的冲浪表演。

这也算是我的五十岁生日的庆祝吧。(孙近仁)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