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上海·竞在上海① | 实探电竞选手“老巢”,揭开平均年龄18岁的“后浪”们的训练日常

十分上海·竞在上海① | 实探电竞选手“老巢”,揭开平均年龄18岁的“后浪”们的训练日常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新民晚报视频摄影部   2020-08-02 09:30: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编者按:

提起“电竞”,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电子游戏,还是体育赛事?是“后浪”眼中的理想职场,还是长辈眼中“网瘾少年”的自娱自乐?当电竞“破圈”闯入大众视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行业。

新民晚报全媒体微纪录片栏目《十分上海》特别策划推出“竞在上海”系列片,摄制组造访战队俱乐部、赛事制作中心和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跟随上海打造全球电竞之都的步伐,呈现电子竞技最真实的一面。

十分钟,邂逅《十分上海》。

把打游戏当成工作,以此谋生甚至功成名就,是不少游戏玩家梦寐以求的事。然而,在电竞选手4个字前加上“职业”二字,谈何容易。当打游戏从爱好变成工作,有多少人能坚持自己的初心?

本期《十分上海》来到位于宝山区蕰川路上的哔哩哔哩电子竞技俱乐部,蹲点职业电竞选手的“老巢”,看看他们的训练日常。

走进俱乐部,两层楼的开放式空间里,囊括了训练室、食堂和宿舍。50名电竞选手,专攻各自不同的职业联赛,在这里训练和生活。

中午12点,二楼宿舍内的选手们陆续起床,对于习惯训练到深夜的他们来说,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在楼下训练区,青训队员Muke已经开始练习了。他说:“刚来俱乐部试训,目前队里自己的游戏段位最低,只有抓紧时间练习,笨鸟先飞。”

Muke今年只有17岁,5年前开始玩《英雄联盟》,之前平均一年打1000盘游戏。进入战队试训后,每天至少要打20盘,训练到凌晨两点是常态。“我相信只要多练,过段时间我的分数就能上去。”

青训队员大多在14至18岁,各自练习时,教练便如同班主任一般开启了巡视模式。Hunter转行做教练前,也曾是职业电竞选手,他对选拔新人有自己的看法:“除了游戏中的数据和表现,更重要的是他们个人的职业态度和心理素质。如果是抱着来玩的心态,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是一份工作,需要静下心来付出努力。”

下午5点,俱乐部里来了位人气颇高的理疗师。洪师傅每周两次为俱乐部里的选手按摩推拿,缓解他们脊椎疼痛和血液循环差的职业病。

理疗师口中还能“抢救”的是BLG战队的打野选手(打野:《英雄联盟》选手游戏位置)国豪,之前他曾是一名国家级乒乓球运动员。放弃已经走出名堂的职业乒乓球运动员生涯,转而投身电子竞技,国豪用实力说服了原本极力反对的父母。短短两周,他从国服2万名开外的“路人甲”,一路打上排行榜前200名。国豪回忆,别人睡觉的时间他都用来打练习赛:“那时候不觉得累,反而还有些享受其中。”

夜间的训练从晚上7点开始,将一直持续至凌晨,俱乐部的“大家长”龙多来到训练区查看大家的训练情况。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职业联赛和俱乐部都越来越专业。龙多告诉我们:“以前在网吧摆上几台电脑,头上有个屋顶能遮风挡雨,就算成立战队了。现在条件好了,对选手的要求就更高了。”

看着这些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青年,龙多坦言电竞之路并不好走。“现在,一名选手如果16岁进入电竞行业,职业寿命从18岁开始,总共只有三四年的时间。要有足够的天赋才能踏进这个行业,而沟通技巧、心态、努力与否等各种因素则决定了一个选手的上限。最终能打出一片天的电竞选手都是优中选优、万里挑一的。”

如果说,与生俱来的天赋是进入职业电竞圈的“敲门砖”,那么打开这扇门后,这群少年们就必须坚持、努力。竞技场上的每一个操作都是他们彻夜练习的结果;每一场比赛都是他们向自己发起的挑战;每一次胜利都在证明他们作为电竞选手的价值。

(新民晚报视频摄影部)

编辑: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