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他们用“古画”唱rap,还让这件非遗火到“出圈”

视频 | 他们用“古画”唱rap,还让这件非遗火到“出圈”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颖,司徒若辰,李铭珅   2020-08-03 11:40: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第一次看自得琴社视频的人,多半会为其恍若尘封千年的“古画”风所震撼:画中人身着古代服饰,或轻抚古琴,或弹拨琵琶……让人不禁恍惚,仿佛穿越了千年,而耳边响起的rap,却一下子把人拉回到现实中。噢,原来这是一群热爱古琴的年轻人,打通了传统和现代,让古琴“活”了起来,并让全世界看到了它的美。

图说:自得琴社在“2020王者荣耀世冠”正赛开幕式上表演《御百川》 来源:自得琴社

从“黑色幽默”到大美“国风”

唐彬是自得琴社的艺术总监。2014年,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组建了自得琴社,在教琴之余,也拍些短视频来普及古琴文化。摄制团队成员来自各行各业,有人在游戏公司工作,有人是音乐学院的学生,还有人在群众艺术馆工作……大家因为对传统乐器的热爱走到了一起。

“最早我们拍的视频都是微电影,专门讽刺古琴圈的丑恶现象,叫《古琴诊所》。后来,我们发现这并不能够给古琴带来更积极的推广作用,所以我们觉得还是要拍一些让古琴更美的东西,让大家知道我们为什么喜欢古琴。”唐彬说。

想法的转变,让唐彬和他的团队开始拍摄古今传统曲的视频,也有一些改编的乐曲,同时尝试创作。2018年,他们录制了一首中国风版《权利的游戏》,开始被大众所认识。“这里面的乐器有笛箫、古琴、中阮和框鼓,当时微博上也有上千万的播放量。”唐彬说。2019年开始,团队开始尝试古画风格的视频。“因为乐器越来越多,到了《空山鸟语》是六个人演奏的时候,你就很难找到六套既统一又和谐还好看的衣服来拍视频。当时我就觉得,可能还是要用真的古代服装比较合适,所以就联系了上海的装束复原小组,找了六套宋代的服装,从那时候起我们开始正式做古画风的视频。”

图说:成都的说唱俑证明了古代也有“说唱”的存在 来源:微成都微信公众号

“老师,您回来了!”

如今,自得琴社的视频已经在全网收获了近两亿播放量,全球范围的粉丝有100多万。 令唐彬最为感动的是,琴社创作的一曲《长安十二时辰》发布后,一位日本网友留言说:老师,您回来了!“他说我们中国是日本的老师,现在中国文化强盛了,‘回来了’,很感动!”唐彬说,这是一种民族自信又回来的感觉。而他认识的一位在新加坡琴馆的老师也告诉他,“有很多学生是看自得琴社的视频来学琴的。”唐彬说,这番话让他很欣慰。“这就是为古琴在全世界范围的普及做了很大的贡献。”

唐彬说,成立琴社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传承古琴和普及古琴,这是最根本的。“所以我们的作品里有一个万变都不变的东西,就是每个作品一定有古琴。如果这个作品不需要古琴的话,我是不会去写的。” 古琴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中国乐器。在唐彬和他的小伙伴们看来,它是独一无二的。“古琴比较适合去表达情绪,对我们来说,它可能是一种治愈。我们这些人多少都有点性格上的缺陷,但是弹了古琴以后就治好了,它是我们的药。所以我们也觉得,古琴确实值得去传承。”

图说:自得琴社与郑云龙合作《须尽欢》来源:自得琴社

要的就是“违和感”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商业合作也向自得琴社抛来橄榄枝。7月,琴社受邀为成都市制作了一首城市宣传作品。《醉成都》大胆地将rap和古琴结合在一起。这一试,便试上了热搜,被人民日报等央媒转遍全网。“意料中会火,但没想到会这么火。”唐彬自己也有点意外。“目的就是要产生这种违和感。最现代、最西方的东西,和最古代的东西碰在一起,才会有‘反差萌’,也更有话题性,通过话题大家才能够更容易地看到作品。”

“其实你强行去普及是没用的。”唐彬认为, 以前人们不喜欢古琴,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没听过,对这个声音不熟悉。另一方面是没听到过好听的作品。“最好的方法是让大家先熟悉这个声音,所以,我们会改编一些耳熟能详的作品,比如《大话西游》、《哆啦A梦》……让大家对古琴的声音熟悉起来,这件乐器就会像一个种子一样,埋在大家心里。以后再听到古琴曲的时候,就能听得进旋律,慢慢地受到影响。”他说。

近日,自得琴社又登上了王者荣耀世冠赛的舞台,在开幕式上带来精彩演出。“我们最初的理想已经有逐步实现的感觉。最初的理想是什么?就是让更多人喜欢古琴,听古琴、弹古琴。”谈及未来,唐彬说,希望能再多创作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已经做过的东西不想再重复了。”(新民晚报记者 李颖 司徒若辰 李铭珅)

编辑: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