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卡申科六度当选白俄罗斯总统,他和普京还能一起愉快玩耍吗?

卢卡申科六度当选白俄罗斯总统,他和普京还能一起愉快玩耍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8-11 18:41:05

当地时间8月10日,白俄罗斯现任总统卢卡申科再次高票赢得大选,将连续第六次当选总统。

这次胜利并不容易。在国内,反对派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并呼吁民众举行罢工进行抗议;在国外,不仅西方国家对选举结果表示质疑,就连被白长期视为“兄弟国家”的俄罗斯似乎也另有打算,并因此遭到卢卡申科公开指责。

作为俄罗斯与北约间仅存屏障的白俄罗斯,是否将与俄罗斯渐行渐远?

1

当地时间8月10日,白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大选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此次选举共有近579.9万选民参加投票,投票率为84.23%。卢卡申科获得了80.08%的选票。

根据白俄罗斯法律,获得50%以上选票的总统候选人将当选总统。白总统任期5年,可连选连任。现年65岁的卢卡申科,将连续第六次当选总统。

白俄罗斯是前苏联解体后,其加盟共和国中政治最稳定的国家。作为一个被夹在俄罗斯、波兰、立陶宛和乌克兰之间的小国,白既没有像乌克兰那样陷入内部动乱,也没有像立陶宛那样全盘倒向西方。相反,白俄罗斯从政治到文化保留了最多的前苏联元素。

白俄罗斯仍保留了许多前苏联的政治文化符号,图为其胜利日。

这与卢卡申科的政治立场和该国的政治制度有关。在1991年决定前苏联命运的关口,卢卡申科是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表中唯一对解体投下反对票的人。1994年7月,卢卡申科第一次当选白总统。2004年,白修改了总统不得连任三次的法律,卢卡申科连选连任至今。

白俄罗斯胜利日。

卢卡申科的得票优势明显。根据初步计票结果,得票率排名第二的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仅获得了10.09%的选票,其余候选人得票率均未超过2%。

2

但是,以季哈诺夫斯卡娅为代表的反对派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并号召民众举行无限期罢工。

在投票结束后,有抗议者在首都明斯克举行集会,与警察发生冲突。有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燃烧弹,警察则使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等工具驱散抗议人群。

这是卢卡申科近年受到的罕见挑战。不仅是因为季哈诺夫斯卡娅的号召力,更是因为反对派在背后似乎得到了来自俄罗斯的支持。

1991年以来,白俄罗斯是欧洲唯一至今仍与俄罗斯保持紧密联系、且对西方保持高度警惕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华东师范大学白俄罗斯中心主任贝文力对深海区工作室表示,除了政治联系外,俄白两国还同文、同种、同宗、同源。

1997年,两国缔结了俄白国家联盟条约,约定加强一体化,建立类似邦联式的国家联盟。目前,卢卡申科曾说过,俄白“几乎就是同一个民族”。

俄白国家联盟。

然而,就是这样的“兄弟情谊”,却在白此次大选前遭到巨大考验,以至于卢卡申科公开指责俄罗斯介入白国内选举。

6月1日,卢卡申科表示当时两位主要的反对派候选人维克多·巴巴里科和瓦莱里·赛普卡洛与俄罗斯关系匪浅,是俄方资助的破坏分子。7月30日,白国家安全局又对外宣称,在明斯克逮捕了33名俄罗斯“瓦格纳”公司的雇佣兵,理由是这批俄方雇佣兵受命潜伏到白境内,伺机破坏和干扰本国选举。

季哈诺夫斯卡娅等三名女性组成反对派的核心。

外界认为,卢卡申科的表态凸显了两国近年来矛盾的加深。白高度依赖石油进口,但俄近年来的石油税改导致向白出口的价格不断攀升,令白本就低迷的经济不堪重负。此外,围绕俄白国家联盟发展走向,俄总统普京与卢卡申科也协商无果。对于乌克兰问题,俄白两国所持立场也存在明显不同。

今年年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白俄罗斯,并承诺向白提供石油出口。美国之后立即重派大使,恢复了与白的外交关系。

3

但是,在选举结果出炉后,俄白两国关系似乎在一瞬间修复了。至少,远未如西方期待那般恶化。

目前,波兰、德国、爱沙尼亚等国,以及欧盟和北约均对白俄罗斯大选结果表示怀疑。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致函欧盟领导人,提议就白总统选举后该国局势问题召开欧盟特别峰会。

相较之下,俄白联盟国家国务秘书拉波塔表示,白俄罗斯总统大选过程中没有发现违法行为。独联体执行委员会主席列别杰夫也表示,白总统大选符合法律规定,公开透明,具有竞争性,实现了公民意志的自由表达。

卢卡申科也停止了对俄罗斯的批评。他在昨天指责波兰、英国和捷克指挥抗议者干扰大选,没有提到俄罗斯。他还表达了决不允许白俄罗斯出现“颜色革命”的决心。

至于被西方炒作的沸沸扬扬的雇佣兵事件,贝文力表示,卢卡申科在事发后不久就收到了普京五页纸的长信,这表明两国在这一问题上有很好的沟通,有意愿和渠道去化解存在的分歧与矛盾。

在“今日白俄罗斯”网站发布的题为《卢卡申科总统收到来自各国的祝贺》的报道中,尽管普京并非第一个送上祝福的外国领导人,但标题配图却是卢卡申科与普京握手的画面。

卢卡申科与普京在一起。

贝文力表示,俄白两国基于血缘和文化的感性认同非常强,白对西方的渗透和介入也很抵触,外界的炒作不免有刻意放大之嫌。尽管卢卡申科不再把两国关系看作兄弟,但他在8月4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还是提到,“俄罗斯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白最紧密的盟友。”

“白是俄面对北约的最后屏障,白则高度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与市场,如果两国关系破裂,双方都无法承受。”贝文力强调。

在美国将部分驻军东移至波兰后,白俄罗斯的屏障作用更加凸显。

4

不过,虽然俄白友谊依存,但卢卡申科面临的挑战并未减少。

一方面,俄罗斯受到新冠疫情和国际油价下跌的影响,经济低迷不振,既对白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构成消极影响,也制约了其为白俄提供援助的能力。

另一方面,白近年经济增速放缓,民众生活水平提高不明显,在整个国内外环境变局、尤其是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如何在保持稳定的前提下启动改革将是巨大考验。

此外,尽管卢卡申科近年来致力于外交多元化,并在乌克兰问题上发挥了不小的协调作用,但白与西方的关系总体依然紧张。

贝文力表示,向东看或许是白俄罗斯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个答案,这也是白国内不少精英人物的共识。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编辑:沈佳灵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