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新GDP创二战后最大跌幅,日企在疫情下艰难自救...

日本最新GDP创二战后最大跌幅,日企在疫情下艰难自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健美,徐雨晨,深海星   2020-08-17 17:29:00

还记得常常因游客爆买而登上新闻的日本药妆巨头松本清吗?新冠疫情冲击下,以往不缺客人的药妆巨头日子也不好过: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跌近四成。

这一幕是一个缩影。一则今天发布的简短消息更是震惊全日本: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GDP环比下降7.8%,按年率计算降幅为27.8%,为二战后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这显示了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冲击:外出消费需求骤减、海外人员访日受阻、全球化供应链中断……

在这个创纪录的统计数字背后,迟迟无法平息的疫情正深刻改变着日本社会的运行方式,也给日本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经营困境。尽管日本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但更多日企选择积极自救。

新冠疫情冲击下,日本药妆巨头松本清利润大跌。

01

刷新纪录

《每日新闻》报道称,日本此前最大GDP降幅为2009年第一季度的17.8%,原因是美国次贷危机的冲击。今年第二季度的数据大幅刷新了这一纪录。

究其原因,有分析认为,日本个人消费在GDP中的占比超过50%,但在4月至5月的紧急状态期间,民众的外出就餐和旅游活动大幅减少,与第一季度相比,个人消费下降8.2%,为1980年以来的最大降幅。由于世界经济陷入衰退,汽车等商品的出口以及海外游客的大幅减少,导致对外输出大幅下降18.5%。

对这组数字最有切身感受的就是企业了。

拥有六十多年历史的爱知县知名温泉旅馆富士见庄,倒在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下,负债约24亿日元。这家旅馆近年来一直依靠外国游客而维持生计,如今成为日本首个受新冠病毒影响而破产的案例。旅馆老板伊藤刚十分无奈:“虽然是上一辈人维持下来的宝贵旅馆,但是没有客人就毫无办法。”

疫情下,创立64年的老字号富士见庄破产。

6月发布的官方调查结果显示,受疫情影响,日本全行业大中小型企业信心指数已连续三个季度全面下降,特别是中小企业的信心指数达到历史最低。

“如果并购进展不顺利,我们正在考虑关闭。”位于东京都品川区的志田工程事务所的负责人志田弘明说。他的企业制造控制工业管道中液体和气体流量的阀门,目前正在与同行商谈业务转让。志田注意到,人们开始采取行动避免资本投资。今年以来的某几个月,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一半。眼下事务所通过金融机构的贷款避免了“短路”,但他也在考虑放弃经营。事务所拥有14名员工,平均年龄超过60岁。去年刚刚迎来成立100周年纪念日的百年老店,正艰难地站在十字路口。

日本一咖啡店使用人体模特为客人隔开社交距离。

对一些实体商铺而言,如今更是到了危及存亡的紧要关头。在名古屋市中心的商业街,一位经营咖啡店数十年的店主坦言,“平日里常来的客人都不来了,长时间关门的店铺越来越多,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条街上人这么少。这景象比08年金融危机厉害多了。”

02

大企业:开源节流

为抵御市场寒冬,日本大型企业正在努力适应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灵活调整成长战略,寻求新的增长方向,并尝试削减疫情下的非必要成本、开源节流。

疫情之下,现金流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越是拥有雄厚现金实力的企业,在危机中越有可能率先实现突围。虽然日本大型企业有着注重现金储备的传统,但鉴于疫情期间及结束之后可能出现的市场变化,多家日本大型企业正在着手调整事业战略,改善组织和运营模式,以保障充足的危机应对资金。

6月,日本大型光学企业奥林巴斯宣布将出售其最早开展的照相机业务,并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出售提升事业集中化程度,以此改善企业收益。据悉,此次业务出售决定主要由于长期以来的照相机业务低迷,疫情对销量的毁灭性打击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稻草”。无独有偶,由于疫情而饱受重创的日本航空业也正在努力寻求生存。据日本共同社消息,在6月股东大会上,全日空公司社长片野坂真哉直言目前公司存在资金流紧张,业务亏损严重等问题。对此,公司在努力筹措经营所需资金的基础上,将“坚决进行结构性的业务改革,减少事业规模”,以解决当下人员往来和航班数量骤减的危机。

今年6月,有着84年相机生产历史的奥林巴斯宣布将其相机部门出售。

除了通过调整事业战略,回笼资金外,不少日本跨国公司也将目光对准了疫情控制较为良好的中国市场。在我国“网络直播带货”如火如荼的当下,多个日本品牌也纷纷在多个国内直播平台试水。例如,松下派出了中国区业务负责人亲自上阵,向观众解说各类产品功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图为松下的中国业务负责人、专务执行董事本间哲朗。

在积极寻找新的增长机遇的同时,诸多日本企业也正在着力进行成本的精细化管理,力图以此提升企业收益和资金管控能力。针对疫情所直接导致的面对面办公、会议、商务合作困难问题,不少企业以疫情为契机,大力推广企业ICT,利用远程办公机动灵活的优势,精简办公流程,提升企业行政效率。

关于人员成本削减上,企业也提出了“增加兼职人员”、“动员员工提前退休”等方案。根据2020年度东京商工调查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已有41家上市公司开始实施“员工提前退休”动员计划,希望以此削减不必要的用人成本。“提前退休”计划的主要行业集中在服饰、餐饮、旅游出行等行业,近六个月实施企业数超过了2019年全年总额,达近十年以来最高。而即便是暂时不考虑裁员的企业,也计划通过其他方式实现劳务成本控制。例如日本大型广告公司电通近日便宣布将通过疫情期间降薪、与外部企业签订劳务短期合同、缩短工作时间等方式削减约7%的成本。

03

小企业:抱团取暖

对本就更为缺乏资金,且依赖传统销售路径及固定消费对象的中小企业及个体商户而言,通过抱团取暖“活下去”成为了更切实际的目标。

疫情威胁的不仅有企业的资金流,还有其长期建立起的供应链及供需关系。据日本经济新闻社7月实施的日本企业紧急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16家制造业上市公司中,有八成以上的企业表示疫情给企业供应链带来了严重阻碍。为解决这一难题,有56家企业选择主动与多家上下游企业展开合作,确立零件材料紧急供应体制。此外,还有42家企业计划与供应商建立及时迅速的产品供应信息网络。由此可见,危机之下日本制造业企业正尝试通过加强企业间的联系,以提升企业供需稳定程度。

  午餐时人流稀少的东京新桥的餐饮街。

这一尝试并不局限于上市公司。根据日本商工会议所疫情对策报告,日本中小企业及实体商铺群也正在通过各种互助形式抱团取暖。

在5月解除紧急事态后,由日本各地的约500家地方企业及商业团体代表牵头,针对不同区域特点进行了不同形式的帮扶活动:

兵库县小野市内的商业团体开设了专门用于介绍市内餐饮店外卖菜品的网页,还向市内各居民投递了支援餐饮内容的相关宣传单;长崎县平户市则联合市内各小型零售店铺,以福袋的形式搭配12家店铺商品,帮助店铺渡过难关;神户市商工会议所则针对各中小企业库存积压、防疫物资不足等问题,通过“SOS企业匹配系统”帮助企业联系全国厂商及买家,构建B2B、B2C线上交易模式。

疫情下,餐饮业遭遇重创,日本各地开展了不同形式的帮扶活动。

此外,为了在避免密集人群的前提下,鼓励顾客前往小型店铺聚集的商店街消费,各商店街协会也颇费了一番心思。例如,大阪天神桥筋商店街就打出了“不畏困境,携手向前”的口号,通过在社交媒体等平台展示商店街各店铺的特色,并提供了详细的开店时间、到店交通等信息。

04

承担社会责任

此次疫情使众多日本企业更深刻地认识到企业与社会间的利益共同关系,企业要想获救,也需要在各尽所能,积极参与社会支援的同时,开始将目光投向“后疫情时代”下企业与社会的可持续共同发展。

此次疫情之下,对承担社会责任最为积极的是有着雄厚经济实力和灾害救援能力的大型跨国公司。早在4月日本疫情加剧,政府宣布紧急状态时,丰田汽车公司便表示,将利用其全球供应链系统,共同支援医疗现场,参与急缺医疗设备的生产工作;富士通公司则宣布无偿开放4万多件新药开发及患者护理相关的知识产权。5月,由佳能、日产等公司牵头,日本企业团体发表了《新冠对策知识产权支援宣言》,表示将以“防治传染、尽快终结病毒传播扩散为唯一目的”,在一定期间内无偿提供知识产权。截至8月13日,参与这一宣言的企业达95家,尼康、索尼、三菱等知名企业均位列其中,涉及公开专利达920746件。

参与社会支援的并不仅限于大型企业。4月起,日本不少高科技初创企业积极发挥自身灵活机动的优势,看准疫情期间新出现的新需求,为社会提供相应服务的同时,开始逐步探索疫情下企业与社会的共生之道。例如,医疗技术企业Arumu为日本医院提供了可供病毒感染诊断参考的影像资源库;软件开发企业Queue积极开发远程办公相关软件产品,并免费投入市场;网络教育企业Aidemi则结合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出了网络学习的新途径,获得了良好反响。

今后的全球疫情长期化已成不可避免的态势。日本社会各界也多次提出了“withcorona(与病毒共存)”的主张,号召企业和民众努力适应疫情之下的新型生产、生活方式。

可以想见,在疫情危机中自救成功的日本企业还将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其未来可持续发展道路仍任重道远。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 孙健美 徐雨晨 深海区工作室 深海星 编辑 王若弦

编辑:王若弦,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