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得总统总理双双下台!非洲的马里军人哗变“成功”,那接下来呢?

逼得总统总理双双下台!非洲的马里军人哗变“成功”,那接下来呢?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08-19 17:32:00

马里,意为“国王居住的地方”。这里曾是加纳帝国、马里帝国、桑海帝国的中心地区,红极一时、极富感染力的金贝鼓就是从这里走向世界。但动荡政局之下国王不会居住在此。

军人扣留总统总理,将他们带去军营,一同被扣的还有国民议会主席、外交部长和财政部长,司法部长的住所着了火。首都的街头一辆辆军车驶过,到处是穿着迷彩服、手持枪械的军人和抗议民众,时不时还传来枪声……

这不是电影情节,而是当地时间18日发生的一场军人哗变。最终,75岁的马里总统凯塔宣布辞职让这场哗变暂告一段落。但,接下来呢?

图说:当地时间19日凌晨,马里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在马里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宣布辞职,同时解散政府和议会。来源:央视新闻

枪声四起

上半年举行国民议会选举以来,马里一直处于政治动荡之中,反对派组织的针对总统凯塔的示威游行不断。然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7月开始介入的调停似乎并没能够缓和危机。

18日一早,住在距离马里首都巴马科约15公里的库利科罗地区卡蒂镇的居民被四起的枪声惊醒。枪声来自于镇上的一处军营,据说是有军官在早操时间利用军人对军饷和政府的不满鼓动哗变,一些军人于是前往军火库,拿上武器,朝天开枪。

在卡蒂军营的迪亚上校、卡马拉将军和登贝莱将军的鼓动下,持枪的哗变军人随后一路朝着首都巴马科前进。他们封锁了街道,包围了国家电视台,冲进了总统府,抓扣了正在那里的总统凯塔和总理西塞。凯塔的儿子、国民议会议长、外交部长和财政部长也被一并抓扣。

图说:马里总统凯塔(左)、总理西塞 来源:央视新闻

等他辞职

西塞曾试图同军人对话。“没有对话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一份声明中他说道,承认人们的愤怒有“正当理由”。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他和凯塔被哗变军人当做战利品一般带回了军营。因为,哗变军人的诉求只有一个——总统凯塔辞职。一整个下午,抗议民众聚集在首都独立纪念碑附近,高举着“告辞,凯塔”的标语。“听说军人正在和总统对峙。我们会等在这里,直到他辞职。”31岁的罐头制造商易卜拉欣·登贝勒解释道。

图说:马里首都巴马科街头,民众向军人致意。

反对派组织“6月5日联盟”也计划8月18日起举行一系列抗议游行活动,要求凯塔下台。

马里的政局受到了外界的关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其发言人谴责哗变,呼吁立即恢复马里的宪法秩序和法制,要求立即和无条件释放总统及其政府成员。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以及欧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法国等都对这起事件表示谴责。

“我决定辞职。”在被哗变军人羁押了数小时后,凯塔同意了军人的要求,结束自己对这个西非国家长达7年的统治,同时解散国民议会和政府。

历史重演

这一幕似乎是历史的重演。2012年3月,也是在卡蒂镇的这处军营发生的军队哗变演变成政变,时任总统杜尔因此在任期结束前辞职。而8年后的这次军人哗变似乎也并非意料之外。

今年3月底至4月初,马里举行了议会选举,然而宪法法院却在4月底推翻了31个选区的选举结果。根据宪法法院裁定的最终选举结果,总统凯塔领导的马里联盟党获得议会147席中的51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这也为75岁的凯塔招来了越来越多的不满。反对派“6月5日”运动不接受选举结果,怀疑有人动了手脚,但也不认同西共体发出的组建联合政府的呼吁。

图说:马里总统凯塔。

但这似乎只是个导火索,当地民众对凯塔的不满不止于此。

早年曾远赴法国巴黎读中学,后来又在巴黎第一大学和国际关系史研究所深造,拥有历史学硕士学位,2013年和2018年两次当选总统的凯塔曾誓言要带着这个被叛乱、政变和恐怖主义笼罩的国家走出废墟,重建和平。但这一切并没有那么容易。

一直以来,“基地”组织成员和“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在马里肆意妄为,令当地的安全局势日益恶化,许多马里人不得不远走他乡,不少马里军人在与极端分子的战斗中丧生。然而,凯塔上台后,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首都巴马科几乎已经沦为极端组织的核心活动区,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马里各地因恐怖主义而丧命的人数猛增了5倍,2019年超过4000人,而2020年到目前为止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去年。

图说:马里是非洲西部撒哈拉沙漠南缘的内陆国。

加上战乱和饥饿,当地民众生活本就不易,43%的人每日生活费不足13元人民币,而新冠疫情又加剧了生活的艰难。许多人没有工作成为当地最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如果那些失业但又希望能出人头地的年轻人投奔了极端组织,那么马里以及西非国家抗击极端组织的努力就会成为泡影。吸引他们入伍、领军饷、对抗极端分子,顺便还能保护妻儿,似乎是一个好办法。但政府内部的腐败、对经济治理的不力,又让微薄的军饷成了军人们的软肋……累积的不满情绪交织、爆发,要求凯塔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最终……

然而,军人哗变、政府下台并不能解决马里这几个月来严重的社会政治危机。8年前的那场军人哗变之后,马里人迎来的是北部地区日益恶化的安全局势,8年后的今天和未来呢?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深海区工作室 深海三文鱼

编辑:王若弦,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